割肉寻欢

他们的灵魂和梦想亲密无间。
个人囤文处,本质甘党。
头像两只可爱崽感谢好方@晨昏线。
墙头很多,称呼废肉/寻欢。
最近的目标是日更直到完结(flag

【周叶】故作寡言少语(55)

目录:点这里

 

曹广诚心里不平愤懑,可轮到该跟比赛了,还得老老实实地带着器材跟着一起东奔西跑。

季后赛第一轮瞩目的比赛不少,嘉世对轮回也不算其中最重磅的,主要是双方名次摆在明面上,单纯客观地看起来,似乎是围观群众觉得最好预测结果的一场。

嘉世也是头一回以第八名的身份进入季后赛,随队出征的粉丝比之往年少了不少。轮回如今气势正盛,主场也不知道从哪儿学了一套加油法,也搞的声势浩大。

叶修是在一阵阴雨中进的场馆,轮回的主场人声震天响,哪怕是走在走廊上,也能隐约听见场馆里的加油声。休息室里,离他隔了几个座位就是嘉世的其他人,苏沐橙在闭目养神,其他人对他好像视若无物,各说各的,只是也不敢闹的太大声。

叶修一个人靠在角落里,翻了会儿手里的本子,又站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溜到外面,打算吸根烟静静心思。刘皓假模假样,象征性地问了声叶哥去哪儿,叶修也没别的表示,只是摆摆手,说是静一静。

这倒不算是敷衍的回答。

季后赛一旦开始了,哪怕再老练的选手,也多半会有所波动,无论激动兴奋还是紧张,都不是能用一个词简单地概括的了的。外面雨点铺天盖地,叶修靠着窗户站着,手中火星一点,划拉出一道长长的轻烟。比之前几个赛季,这回他像是安静了不少,心里也没起什么波澜,反倒还难得地茫然了一下。

当然也只是一下。

叶修人没有变得沉默,心却沉默了许多。

面对陶轩他早就能心平气和,何况嘉世队里那点为难他的套路,大不了眼睛一闭,耳朵一合,就算是不知道了。有一条明确的路,就任何时候都不会失去方向。叶修骨子里那点儿自我和冷漠,到了这儿就成了一道防线。

他在心里和嘉世和解了,没人知道,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所以只剩下一个百毒不侵的叶秋,而叶秋的理想悬于高处,是明灯也是铠甲,让他通透。

走吧,叶修掐灭了烟头,随手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他早就注意到苏沐橙找了过来,只是小姑娘坐着不开口,安安静静地看着他,他也就安安静静地立着,默契地沉默着,俩人一抿嘴,算是互相笑了一下,又一前一后慢慢地回去。

赛场的屏幕里循环播放着轮回本赛季的高光镜头,叶修也不需要出场露面,所以这时候还有空闲一边做手操,一边琢磨着看屏幕。刘皓领在最前头,苏沐橙其次,一溜五个人,在轮回主场观众相当给面子的掌声里站定,而另一边轮回的人不过才露出半个身影,掌声立马就切换成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天花板都要被震碎了。

周泽楷就在波浪的最前面领着队伍,面色淡定,明明跟往常也没有什么不同,却像是走在风里,直白肆意,坦荡犀利,带着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势,闯进在场所有人的视野里。

叶修眨了下眼,很快就回身到了自己座位上。

屏幕上的周泽楷绷着嘴角和刘皓握了手,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余光一扫嘉世的座位席,心跳又快了三分。

这是他第一次和嘉世——和叶秋在季后赛的舞台上对上。

那点热情的激动和兴奋几乎要把他整个人吞噬掉,哪怕对方是自己心里装着的那个……或许也正因为是那个谁,才更比以往都要来的强烈。

他想赢。

不如说,凡是进入这个联盟的,谁不想赢。周泽楷打从第一天就明确了自己的方向,为了荣耀放弃了一些东西,又总是直线型的思考方式,哪怕最初被孤立的日子,也没有因为动摇或者怅惘停下过脚步。

而叶秋和他是同路人。

老早之前他自问自答的时候想过自己是怎么喜欢上叶秋的,想完了,也只能得出个是对方样样都好的结论,也是近些日子才像开了窍,忽然透彻了不少。他有拗劲儿,叶秋也有,不仅有,还深深地藏在骨子里,在那股从容不迫的水面之下,甚至还根植了点儿冷酷决然的劲儿,只有在赛场上能看得见。

轮回第一次以常规赛排名第一的身份进入季后赛,外面的人说是运气好,又说是别的队放水,反正各种说法层出不穷,他听在耳朵里,一遍就算过了。这些又算什么,轮回反正是拿下了常规赛队史最佳战绩,结果证明了他的路没有错,轮回也在不断地进步。

周泽楷闷声不响地抓住鼠标,又默默地出了口气。

似乎就连空气也陷入了紧张的氛围中。他前一天犹豫再三,依旧是惯例如常地和此时的对手道了晚安,纷繁复杂的思绪也全都不需要,周泽楷目标明确,多余的话一句也没说。

屏幕上的一枪穿云在他手里即将变成利剑,劈开一条路。

他刚入联盟时初生牛犊不怕虎,又还一根筋,对叶秋说过不少直白的狠话,之后回忆的时候才觉得实在是太幼稚,甚至还纠结后悔了一下,但念头是没变的。

也不是为了别的谁,周泽楷想。既然要冠军,在季后赛跟叶秋对上是免不了的。他尚且还没有别的直观的感受,心里却已经有一点点思绪露了头。

轮回是头一次头名,巨大的优势摆在面前,无论是本能还是职业素养,都在叫嚣着要他拿下这场比赛,那点儿求生欲和征服欲波涛汹涌,前一晚来了一遭,现在又燃了一瞬。

巨大的海啸在内心回归平静,擂台赛终于在冗长的现场介绍后打响,斗神的披风烧成了一团火,周泽楷操纵着手里的角色,又是沉着稳重,平稳无波,压根没意外这个排兵布阵。

叶修也是淡定地扫了一眼。

“一叶之秋对战一枪穿云……!”

解说的声音拉出一道长长的弯,随后又是一声大喊:“……满血的核心之战?!单挑?!”

卧槽!

台下观众懵了一瞬间,瞬间就炸开了锅。

 

——第一轮嘉世对轮回看了吗?队长核心单挑!叶秋排这个阵真的是在赌啊!

赛后的论坛微博瞬间被一轮季后赛的消息屠了个遍,原本还不算众人瞩目的嘉世轮回战,由于双方出人意料的排兵布阵,一下子成了焦点核心。

周泽楷被排在第一个登场倒是自然,轮回这个赛季能这么顺利走过来,他这一场必赢的胜利功劳不小,常常在焦灼的团队战后在对手头上刚巧压上一分。也正因为如此,轮回的排兵布阵在众人眼里,相较别的队伍也要明确许多。周泽楷和江波涛聊过,两个人都觉得稳妥起见,所以布阵上没有大的变化。在这种情况下,一般的队伍,基本上就会做一定的安排,来避免一场硬仗消耗了主力,出点儿奇招。

那叶秋是疯了么?非得要这么着在季后赛跟周泽楷对上!所有人心里都有这么个想法,纷纷混战成一团。

叶修从休息室拐出来,两支队伍在体育场门口刚巧碰面,好在双方都还算有人坐诊,刘皓和江波涛两个人聊的自然,他这边就只是站着没吭声,那边周泽楷的眼神闪了一下,也没有主动开口。

叶秋拼尽全力赢了单挑,轮回轻取团队赛赢了主场。放马后炮观众尚且能看得清事实,一贯摸得透战术的叶秋又怎么会不清楚?

嘉世难道还指望自己主场翻盘?这几率想想都知道有多低!

叶修转头跟苏沐橙说了几句话,站的从容闲散。

他是没有奇招可出了。旁人手里有兵有卒,他只有一个自己,一个苏沐橙。前一天夜里排了再多的阵法,随意推敲,也敌不过势头正盛的轮回,团队赛拿不稳,倒不如能拿一分是一分,看能不能赌出个什么结果。

他信自己。

这一场单挑酣畅淋漓,打完下来,觉得疲累倒也值得。

轮回队长就在对面立着,眼神有点说不清道不明。叶修是第一回看见小年轻这种神情,只是他不动声色地回过去,两个人对视像是隔着层雾,一层纱隐隐罩着,各自心里都有点儿什么。

哪怕是周泽楷想说,这时候也是头一回被哽了嗓子,什么都说不出来。

叶修早看的清楚,所以这时候也没什么别的想法,反倒是觉得轻松了,一点儿萌生的杂念又被压了回去。巨大的压力在肩头时时刻刻提醒着他,要做到举重若轻并非易事。

外面依旧下着小雨,轮回的人先一步上了大巴车,轮回队长坐在最后一排,没回头看,心里大部分是获胜时的快意,又有点儿输了擂台的郁闷,还有些微隐隐的尴尬,互相掺杂成了一锅乱炖,品不出味儿。

“……你看,那是不是嘉世大老板?这怎么了?”杜明巴在最后一排的另一边,对前面的吴启努努嘴,“我没认错人吧?”

说话间,俩人伸长了脖子往回看,周泽楷还有些愣神,下意识也跟着回头望了望。

嘉世的车在门口停着,余下只剩门口似乎还有两个人。

一个男人西装革履的立在一边,动作却很不自然,即便隔得老远,一层窗户,也隐约能看见那人焦躁的步伐,似乎在对什么人吼什么话。这头周泽楷愣了一下,余光瞥见对面一道火星,在夜里烧的骇人。



TBC


评论(26)
热度(524)

© 割肉寻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