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肉寻欢

他们的灵魂和梦想亲密无间。
个人囤文处,本质甘党。

【周叶】他与叶先生(完)

架空现代,平行世界

听说他与隔壁的叶先生早就应该认识。 

001

“……太热了。”

 

周泽楷是带着一大包行李离开的。

六月的艳阳里,空气都透着热意。大学里还有课,这次孤注一掷,算是在校内篮球队老师和同学的支持下报名了选秀,连假条都早早打好,提前交上去了。

 

年轻人有冲劲,有闯劲。

要想走上打篮球专业的道路,像他这样半途决定赌一把的人不多。好在国内篮球联盟现在学了国外那一套,也搞了个每年的选秀大会,但凡是打过大学生篮球联赛的大学生都能报名,虽然选不选得上要看方方面面的情况,但也终归是多了一条出路。

 

周泽楷是所在大学的校队队长,队伍成绩这几年也算相当不错,所以刚一报名没多久,还真有几个职业球队发了邀请,让他去队内参加试训。家里人当然开始是不同意。周泽楷乖乖学习了十几年,品学兼优,奖学金奖状一样没少,从没让别人操心过,却没想到一操心,就让人撞上个大的。

要放弃所学专业,去走职业篮球的路子。

这个决定在率领球队拿下大学生超级联赛的冠军的一瞬间,就在他心里扎了根。哪怕是爹妈专程飞过来一趟,都没能把这个决定掰回去。

 

七八月份选秀大会就要开始,六月份顶着艳阳天,千里迢迢一个人来了这座城市。

选秀训练营还没开始,他就在预备要举行选秀大会的大学附近租了间房子,每天除了跟有试训可能的球队联系,就是在人家学校里找专业方面的老师。不过教练倒是远程遥控把一切帮他安排了些,找老师和训练场地不算难,何况周泽楷又是大学生超级联赛冠军队的核心人物,本身还算小有点儿名气。

难的是孤身一人在外。

家里人不反对也不支持,自然不会有别的大动作。专业院校的选手自己扎堆,平时除了训练也不会跟外人多说一句话。

 

外面烧的像一个蒸笼,连树荫下都是避之不及的热气。

他一个人走在路上,训练完回到住所,身上的T恤已经湿透了,像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每一寸肌肉都仿佛在叫嚣着抗议。

酸疼,麻木。

周泽楷脑内是放空的,比起在学校时,他还得自己回去临时起灶做饭吃,且为了体力充足和试训体检,方便面这些东西是最好不要碰,天天吃外卖也不算事儿,还有额外的一笔开销。

租房子的时间不长,但因为靠近大学城,地段热门,所以价格偏高。周泽楷走之前没要家里的钱,带着平时存的帮人写代码赚的外快的卡就离开了,衣服都是从简,怎么方便怎么拿的。

 

同学天天往他这里发询问的消息,有的是关切,有的是好奇,还有些是看好戏。他每天累的只剩一口气,本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但有一股子气撑着,叫他还得言简意赅地回了不可。

 

——累不累啊?有没有不适应的?

 

累,当然累。

 

周泽楷拿着手机,明明浑身酸痛,只随着平时的习惯坐的笔直。

屋子里风扇已经开到了最大,他一身背心短裤,额前的头发被夹子别起来,后面扎着一个小马尾,嘴里含着一根冰棍,呼啦啦地被吹着,一双手就在这阵风里,一边抖一边打字。

从窗户边漏进一阵烦人的蝉鸣声,还有夹带着白天热气的微风,压的人有些喘不过气。头顶的灯光把他的影子拉的长长的,像他这个人,沉默极了。

 

“没别的,就是太热了。”

 

有太多人要叫他知难而退,周泽楷知道。

 

 

002

 

这栋楼住的大多是像他这样,孤身一人或是两人的外来者。

周泽楷这一间在最东边,有的时候起的早了点儿,就能听见隔壁传来的吉他声。训练时间紧,一整天都得泡在训练馆里。中午那顿在人家学校里解决了,回来这顿还得自己随便弄弄。

 

不长的时间里,周泽楷迅速学会了煮面。

他从前对面食提不起劲儿,现在却觉得这实在是个好东西,既方便,又省事儿。他只需要准备好调料蔬菜,一餐就算完了。

这天教练解散的早,他回到住处时,天竟然难得没黑。周泽楷背着包,浑身疲累地站在门口掏钥匙。钥匙掏到一半,门没开,后面倒突然有个人喊他。

 

“……周先生?”

一个女生别着红色的袖章,捏着本子站着,看他转过去,人顿了一下。

 

周泽楷沉默的时候眼睛会说话,侧脸像嵌在阴影里,被刀劈出来的锋利。

女生哽了一下。大抵是眼前这青年长的实在是出人意料的好看,又或许还有点儿别的什么原因,眼神里透着点光。

“我来查天然气……”

话说到一半,她又深深吸了口气,道:“你叫周泽楷?”

 

青年人沉默了一下,也不知该回一句什么,半晌才点了点头。

女生抿了抿嘴,悄悄漏出一句不会吧,漏完了,才在对方异样的目光中继续手里的职责。周泽楷是个谨慎的人,他看了人家的工作牌,开了门,老老实实地让人查完,本来以为这事儿就算了了,却没想到那女生临走前欲言又止似的,终于开口。

“你隔壁的叶先生,认识吗?”

 

她是怀着撞大运的语气问的,可对面的人茫茫然,也不委婉一下,直接摇了摇头。

 

他当然不知道了。

 

周泽楷有事要做,有梦可追,难得时间去关注别的。

隔壁照样会在晨间时传来阵阵吉他声,他每天起的已经算足够早,却没有一天落下。

这栋楼多的是沉默的时候,唯有这时不是。

 

小年轻一贯是高标准高要求,对自己从没有狠不下心的情况。带他专业老师倒说他是个好苗子,如果一早直接进专业体校,发展的肯定会比现在更好。这话是当着一批人的面说的,用来作的是正面教材,虽然没明说,但显然批评的是不愿受累的那一拨。

 

有人找事上门周泽楷不怕,反正不过语言上几句刺激,在这种环境里,动手的人就算是提前输了。老师的话不过是催化剂,这些日子旁人刻意在他面前行事肆意,他却像听不见话的树,在自己的世界里悄悄立着。

 

晚上回家的时候他买了些生活用品,照旧是踏着走廊里昏暗的灯光行的路。

楼层与楼层之间,仿佛全靠一点暗灯相连。周泽楷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回荡,呼吸声也异常的清晰。

安静的夜里,一栋楼都伴随着他陷入沉寂。周泽楷走的是自己的步调,拉了拉肩上的背包带,又听见有人踩着完全不一样的步子上了楼梯。跟他隔了一层楼,有一下没一下的,仿佛是刻意错开,走的肆意极了。

 

那人走的比他快些,周泽楷双手都是东西,刚到住的那层楼,身后的人就追了上来。他没回头也没搭话,后面的人也只是慢慢地走着。

一股烟味隐隐地自身后传来,青年人在自家门前停了脚步,钥匙掏到一半,微弱的灯下借着余光一瞥,才发现那人竟然就在自己右侧停了下来,隔着一个人的距离,竟然就巧合的住在隔壁。

 

他顿了一下,还没缓过神,那边的人也像是意识到这个巧合,径直抬头看了过来。

这一看就叫那微微下垂的眼角透出了些柔和。周泽楷没反应过来,两个人默默一对视,倒是对面的人先咧了嘴。

 

“这么巧啊。”

 

是挺巧。周泽楷也被感染出一点笑意,默默应和了一声。

 

003

 

隔壁的叶先生是搞音乐的。

 

知道这事的时候,周泽楷在隔壁蹭了第一顿饭,嘴里塞了一口白饭,若有所思。

 

第二次搭话是夏日雨天,周泽楷在路上奔跑,没带伞,浑身上下湿的透了,好好一件T恤贴在身上,粘粘糊糊。他停了下步子,没想到后面又跟了个同样雨里奔跑的人冲上来,把伞往他头上一罩,两个大男人就立在了晴空下。

叶先生冲他笑了一下,开口就是邻居要互帮互助四个字。周泽楷人还有点愣,却是下意识道了谢。

 

“你姓周?”

叶先生仿佛早有所耳闻似的,得了应允,喊他小周。

周泽楷手里被塞了一袋水果,点了下头,就坐在原地傻了吧唧地看叶先生不停地用不同的旋律唱着小周,一会儿升一会儿降的,对着手机拨弄他的琴弦。

叶先生工作几年了,在这里住了有一两年,说是交通便利,懒得挪地儿。

 

“哪儿人啊。”

“S市……”

“嚯,跑这么远,上学?”

“不是。”

周泽楷实在是有一段时间难得与人说这么久的话,感觉有些久违,却并不反感。

他实在是难得憋久了,有些放松。

“我来打球。”

叶先生挑了挑眉:“专业运动员?”

周泽楷抿了抿嘴唇:“会的。”

总会成的。

 

屋子里冷气开的足,还有钢琴声在流淌。他们俩分坐在茶几两边,借着最后一缕夕阳吃饭瞎聊。

叶先生没懂,却咳嗽了几声,笑着开口:“怎么神神秘秘的。”

 

青年眼里透着光,他看得见。

 

004

 

队里找事儿的有,但能说上一两句话的,其实也有。

老师手下又新来了外校学生,周泽楷本来没想多打交道,架不住人家眼睛一亮,直接就朝他这里喊,帅哥,叫什么名儿啊?

周泽楷。

三个字稳稳当当,平静无波。

外校学生哎哟了一声,兴奋了,激动了,问怎么写的?三点水和木字楷?

周泽楷抱着篮球没出声,扭头往肩膀一蹭,短袖糊走脸上的汗,点了下头。

 

“那巧了嘿,”新来的自来熟,手直接搭了过来,笑道,“还真叫周泽楷啊,认识叶修么?”

周泽楷一听,觉得这名字从没听过,又摇了摇头。

 

傍晚回家,碰上叶先生又在搬东西。

气喘吁吁的,周泽楷实在看不下去,便顺势把人家扛在肩膀上的东西往手里一挪,很快就移到了自己身上。叶先生骤然得救,如释重负,好似普天同庆,拍了拍周泽楷的背,脸涨的通红,大口大口地喘气。

 

要多运动,少抽烟。周泽楷眼睛瞥了一下,心里想,没说出口。

叶先生头发翘着几根,靠着墙出了口气,站的地方半是光,半是影,弓着身子看他,显得有些茫茫然。

“谢了啊。”

他俩一前一后的,一个拎着袋子,后面的轻轻松松地扛着箱子,顺利地上了楼。

叶先生今天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实在累的够呛。周泽楷干脆借了人家小厨房,三下五除二下了两碗面出来。

 

兴许是因为不小心多放了点儿辣椒,叶先生吃的鼻头通红,周泽楷余光撇过去,瞧见对方正耸着鼻子,额前的头发也学着自己用夹子别了上去,平时沉稳大人样而早没了,简直有点儿可怜又可爱,想叫人揉一揉那撮乱飞的毛。

 

屋子里灯光一圈一圈地在汤里泛开,周泽楷收回目光,吸溜一口。

 

006

 

你认识叶修么?

 

最近问这话的人也不知道是打哪儿来的,跟人人商量好了似的,非得顺口问他一句。

周泽楷当然不认识了。他被问的烦了,干脆用手机搜了一下,也没细看,只知道那个叶修好像是什么小说里打游戏的。

那这又跟他有什么关系?

 

周泽楷心里的情绪一上来,就有些懒得理了,别人问,就干脆来个不认识三个字。

训练期间,老师组织的对抗是按照正式比赛的五对五。他理所当然的和外校生一队,一群人配合不够默契,对面又是三分雨又是造犯规,打得他们毫无还手之力,周泽楷被严防死守,想出手都有些困难。

 

蝉鸣声依旧在归家路上回荡,青年人每一步都踩着影子,走在迷茫的海上,随着海浪被推向前。

他手里拎着菜,肩上挎着包,路过隔壁时,发现门竟然大开着,往里一瞥,叶先生家桌上摆好了饭菜,正在收拾一个巨大的快递箱。

“小周回来了?”

叶先生叼着烟,蹲在新买的音响前,扭过头朝他挥了下手。

周泽楷被喊的一愣,哦了一声。叶先生眼力好,上下一扫,就喊要不到我这儿来吃?上次你还帮我搬了东西嘛。

这理由显得光明正大,年轻人也架不住几句劝说,便回了隔壁把东西放了,又到他这里来闲坐。

 

坐到一半,叶先生总算开口说话。

 

“心情不好?”

输球了,还是输给平时来找自己事的人,当然好不起来。年轻人有自己的小骄傲,一时半会儿没出声,只是点了下头。

叶先生把烟头掐灭了,道人生哪能没什么难事儿,挺挺就过了。

周泽楷对这一点倒是挺同意,正要点头,叶先生却忽然起身,把音响开了,里面流淌出轻快的琴音,声音不大不小,刚刚好能把两个人的声音掩盖住。

 

你说吧,我听不见。叶先生皱着眉头喊了一句,依旧透着点儿懒散劲儿。

一个人别憋着。

周泽楷一愣,看着对面的人堵着耳朵的模样,实在没忍住笑了开。

 

007

 

多了个能说话的人,在外的日子就算没那么难。

 

叶修早年写歌还卖不出去的时候就在这里住着,现在算小有了些名气,却依然在这里窝着,美其名曰懒得动弹。隔壁搬来人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动静,却没想到后来阴差阳错认识了,才知道这竟然是个算得上离家出走的学生。

 

少年人追梦。

年轻的邻居怀着一颗炽热的心,并不健谈,露出的只言片语倒要几乎把周围也烧着了。

叶修听的清楚明白,大概有一半是出自于感同身受,一半出自于音乐人的敏感。

他也是追梦人。也曾为了音乐舍弃一切,固执的只能看见自己的路。

邻居开始还有些僵硬,后来倒好了,还会主动聊些话题。

他俩住的隔着一堵墙,生活却像是几十年的伙伴似的,无缝贴合。你忙了我帮你,我闲了搭把手。

 

周泽楷生的好看,眉眼里就透着桃花,被一个女孩子尾追拦截也不奇怪。叶修买东西路过,隔的老远啧啧嘴,临到大学门口,打算绕路。

 

年轻人被人围追堵截发问卷,周泽楷疲于应付,发问卷的女孩子眼神亮晶晶的,还在追问,你真的不打游戏吗?

周泽楷摇头,三下五除二填完了,抬步就要走。

叶修站的有点儿远,但架不住年轻人视力好,人走得近了,一看叶修两手都拎着东西,直接一个顺手全都接了过去,一边接还一边淡淡地问了句,重么?

叶修仿佛获救,连声道叫重啊怎么不重,谢了。

倒是周泽楷看他又是甩手,又是动脖子的,双手提的极稳,还掂了几下手里的东西,想真有那么重?

 

夕阳西下,正是散步的好时候。

两个人并排着往家里溜达,临到水果摊前,叶修就跟想起了什么似的,立刻叫停,还顺手捧了个西瓜,说是一人一半分着吃,刚好。

他说这话的时候眉飞色舞,语气懒懒的,可眼角眉梢笑意藏都藏不住。

“小周你还在长身体嘛,营养要跟上了。”

 

周泽楷看着也跟着笑了一下,双眸流光溢彩。

一双人隐没在暗红中,化成两缕散开的影子。

 

008

选秀开始的前天晚上,隔壁的叶先生有事出了门。

周泽楷忙的脚不沾地,还得参加不少球队的试训。等他以榜眼的身份被球队挑走,跟父母汇报完情况,回来收拾东西的时候,叶先生也刚好在忙着收拾家里。

脸上顶着个口罩,整个人耷拉地靠着扫帚,手上还夹着烟。

 

“出门?”

周泽楷脸上还透着红,他刚刚参加完媒体发布会,语调难得有些起伏,目光在叶先生手里的烟顿了一下,微微闪了闪。

“……选上了,准备回家。”

他隔着一道门往里喊。

眼看着叶先生闪身要进厨房,周泽楷想叫这人等等,等会儿自己请客出去吃饭庆祝。可卡到一半,竟然才发现自己除了对方姓叶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他有些气闷,这个问题到饭桌上没憋住,倒是叶先生愣了一下,笑得前仰后合,半天才管他要手机。

要手机干嘛?

年轻人懵懵懂懂的,又喝了点酒,虽然不明白情况,但还是老老实实把东西交了出去。

 

“好了。”

叶先生没喝酒,吧嗒吧嗒按了几下。周泽楷不动声色地接过来,听见那边的人发话。

 

“不是要回家么,电话留给你了,以后随时联系。”

 叶先生咳嗽了一下,朝他眨眨眼,示意他看手机上的字:“我叫叶修。”

 

009

 

所谓居心不良。

叶修承认,他当时把电话留给那小子,的确是存了点儿私心在的。说这话的时候他正跟着一堆老友在录音室啃盒饭,还是同事一针见血,说你他妈就是一见钟情,装什么装!那段时间谱曲写词都带着脱团气息,简直看不下去,人歌手都说怎么叶老师最近老是写恋爱,甜的齁。

叶修不乐意了,拍板说我这是日久生情。

同事嗤之以鼻,你们日了吗,还生情呢。

叶修这下又严肃了:“正经点儿,和谐社会,你这叫不正作风。”

 

人走了,隔壁空了,周泽楷汇报消息是挺勤快的。

什么今天比赛赢了,今天差点和对手打起来了,今天队长请他们吃饭。刚刚进职业联盟的新人,没地儿倾诉,只能悄悄往他这里吐露一点,长久下来,倒有点儿老夫老妻的意思。

叶修收敛心思,以长辈自居,耐心开导。又是文思泉涌,大手一挥,写了好几页歌词。

 

八月夏天就要过去,隔壁空空荡荡,他心里却流淌着声音,一直到隔壁来了新的住户都不曾停歇。

 

010

 

周泽楷平生仅有的一回被打脸,就是跟叶先生牵扯上这回。

 

他从前说他不认识叶修,如今没想到不仅认识,还对对方似乎有那么点儿不正常的非直男情谊。周泽楷一贯看得开想得开,对想做的事情也从没有半途而废的,所以压根就没那个纠结的时间段,只想着温水煮青蛙,先把两个人无话不谈的关系维持下来再说。

待两个人联络平稳了,他才又心血来潮,刷着微博,想起训练那段时期被人围追堵截着问叶修的经历,上网查了查名字。

 

OO高手里,周泽楷和叶修到底是什么关系?

没想到有人先他一步提问。

 

“天生一对!”

他瞧着那四个字,心里蓦地一动,面上稳重,胸口热流涌过。哪怕这个周泽楷和叶修跟他其实没什么关系,也竟然咂摸出几丝甜味儿。

回答人ID一枪穿叶,连答案也是四个大字摆着,跟强迫症似的。

 

011

 

男朋友是运动员,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要是让叶先生来回答这个问题,那估计就是生活幸福,各种意义上的。

 

叶修扶着腰,整个人靠在床头,腰要断了,脸是红的,偏偏后面人的热度不散,非得一个劲儿地往他这边靠,时时刻刻贴着肌肤,恨不得变成一个人。

他想学人家电视剧里来支事后烟吧,可烟被收了,打火机也没了。周泽楷只要是有时间回家,看他跟看犯人似的,说是他偷犯一次,就罚他跟自己一起跑步训练饶小区一圈。

叶修当然是屈服了。

 

他现在额头被人抵着,浑身上下都烧着一股热意,细细密密的吻落在额头,亲昵中透着爱意。

当季的篮球职业联盟MVP,到床上也是MVP,酣畅淋漓搞了几次,腿非得挤到他双腿间,肌肉硬邦邦的,像石块一样,他也没法挣扎。

这倒是了。人家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想要罩住他这个写歌的战五渣不能动,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太热。”察觉到对方的意动,叶修无谓地挣扎了一下。

周泽楷的呼吸就在他的耳畔:“热也忍着。”

叶修哑着嗓子,手有点儿发抖:“……真的热啊,小周,你看我是不是浑身是汗。”

他一边说,一边不客气地冲着恋人的脸揉了上去。周泽楷脸颊上的肉被他捏着,肉嘟嘟的,杀伤力没了,整个人也沉默了。

可沉默了片刻,又是闷闷的声音。

 

“……真的想你。”

 

那眼神灼灼的,几乎要把对面的人的心穿透,热气撩的耳垂发痒。

队内赛季不放人走,只能靠手机互相联系。周泽楷是带着冠军回来见的人,小年轻的脸在他手里跟个玩具似的被拉扯,他心里正有点儿报仇似的快意,却被这声撒娇给逼的心头一软,叹了口气,反而是跟着揽了回去。

两人一对视,就看见了光。

 

叶修又认命了。

算了,腰断了就断了吧,还是谈恋爱重要。

 

012

 

迈过三十岁大门,叶修终于开始被男朋友带着一起玩儿网络游戏。

他们俩入门晚,尤其是还有叶修这个有点不大精通电子设备的在,摸索还是用了好几天的。但用玩了十几年的同事的话来说,就是你们俩真是浪费了天赋,说不准早些年,还能搞搞职业。

叶修不乐意了,搞这个能让他写歌表白泡男朋友吗?周泽楷在旁边默默操作着神枪手,伸手就解决了叶修身后冲过来的两个怪。

同事目眦尽裂,一口老血,说是下次再玩再带你们俩,我就是个智障。

 

看人秀恩爱的智障。

 

 

013

他们始终呼吸着同一处的空气。

始终相爱。

天生是一对。

END


我就是那个回答问题的周叶粉!(不

 @荀阿贩 想看他们存在在现实生活中,就私设写了一篇T.T

注:篮球选秀大会最简单可以理解为一群选手报名,一群队伍按顺序挑人。具体规则感兴趣的姑娘可以自己查一查XD

评论(31)
热度(1035)

© 割肉寻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