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肉寻欢

他们的灵魂和梦想亲密无间。
个人囤文处,本质甘党。
头像两只可爱崽感谢好方@晨昏线。
墙头很多,称呼废肉/寻欢。
最近的目标是日更直到完结(flag

【周叶】故作寡言少语(48)

目录:点这里

方明华的家庭条件挺不一般,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但也算相当不错的了。他当时被家里强行绑架了去相亲,也没想到第一回就能成,还恰巧撞上个爱好三观都相合的姑娘,两个人一聊就有戏。

他和他女朋友都是H市的人,婚礼主要是在老家办一场大的,再抽个时间出国办一场小的。后者是亲人出席,前者轮回一干人等是逃不过。

周泽楷这个夏休期算着时间呢,要往外地去一趟,驾照拿了一年,正巧能开车去上高速去溜达一圈。不过他也挺谨慎,杜明虽然是联盟里的后辈,但开车可是前辈了,两个人便干脆约好了一起动身,这样也安全些。

周母听说周泽楷要出席朋友的婚礼挺欣慰,儿子知道主动人际交往这是好事儿,也没多嘱咐,就让他不要太闷,给朋友一点儿面子。实际上就算家里人不叮嘱,周泽楷也知道个中道理。

方明华是他们队里第一个有了着落的,他们既是男方这边的同事,又是男方的好朋友,当然得为朋友撑起场子。

大概是考虑到职业选手不大方便也不能多喝酒,方明华的伴郎找的是上班族的朋友,给轮回众人安排的位置也并不算太显眼,但也就在主桌附近,这是情谊到了,又是顾虑周全。

酒店门前挺热闹,周泽楷把车停好,跟杜明两个人刚到门口,已经是一群又一群的人进去了。男的西装革履,女的着精致礼服,个个都收拾的光鲜亮丽。

周泽楷领着杜明上了电梯,等楼层到了,才挑了个安静地儿给江波涛那边打电话。

江波涛家里没事儿,人要早到一天,算是自告奋勇替轮回这帮愣头青看情况的。

他俩也没站多久,江波涛就套着西服,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我先带你们进去坐着?”

等两个人按部就班交了礼金签好字,江波涛拉着他俩到一旁走廊,小声道:“新郎那边脱不开身……没办法,其他人都已经到了。”

说的是轮回队里别的人都到齐了。

方明华家里那位背景不一般,这事儿轮回上下其实都心知肚明,但也绝没可能有人傻到光明正大地说这件事儿。

杜明把头点的飞起,跟在周泽楷后面进了大厅,三人在一阵明灭的光影和钢琴声中入了座位,也用不着跟谁打招呼。

果然,轮回队里其他队员都凑成一拨,一帮宅男没集体出席过这种场面,虽然个个都特意收拾了,但面色都颇有点儿紧张,一看就是在家里时,这种场合跟在家人身边一起混的。

在这种情况下相比起来,周泽楷身为队里带头人物,竟然已经算是相当自如的了。他今天头发打理的干净利落,穿着休闲西服,整个人既挺拔,又鲜少有的多了点儿商业精英范儿的感觉。

“你也这么觉得啊,”杜明在旁边听吕泊远瞎聊,“我也觉得队长今天收拾的跟个生意人一样,那气度。”

大厅里虽然没有严格地划分区域,但男方一侧,女方一侧,算是默认的坐法。方明华这边来的人不算多,女方那边一看就是有所考虑顾忌,桌数也是按照男方的规制来的,并没有大搞什么特殊化。

周泽楷他们没坐多久,方明华就一头大汗,匆匆赶了过来。新郎官今天穿着正式,梳着背头,眉眼里都透着笑意,过来搭话,脚步虽乱,但人神采奕奕的,一看周身就洋溢着一股幸福的氛围。

“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就觉得自己跟打了鸡血一样。”方明华还有心情跟周泽楷开玩笑,也是在调节轮回这边一看就有些紧张的气氛。

江波涛在一边听着笑着:“你不激动才奇怪呢。”

一帮小年轻被带着见了新郎官父母,叫了叔叔阿姨,又见了几个方明华的好朋友和走得近的表亲堂兄,本来按理说是见不到新娘子的,可奈何新娘子爱好所致,还是特意悄悄地来他们这边转了一圈儿。

还不到婚礼进行时,新娘子没换婚纱,穿着一身粉色的小礼服,站在方明华旁边,两人个子都显得极配,笑得甜蜜的不得了。

江波涛主动牵头,和周泽楷领着一帮人恭喜了,又聊了几句荣耀,这才一群人回了座位,终于有时间松口气摸摸手机。

大厅里来往人虽多,却各自划拨。

本来嘛,除去亲戚外,其他人大多都是好友同事,彼此之间不认识,不搭话也算不上有多不自然。

台上有人在现场钢琴伴奏,周泽楷在桌前听了会儿曲子,又摸出手机玩了一会儿消消乐,估摸着一会儿估计要开始了,便先一步出去透口气,等会儿赶紧回位置上。

这一层都是人来人往,周泽楷要想找个安静地儿,着实不太容易。

洗手间来去一趟,又多了不少的人。他在人群中安静的走着,本来个子挺拔,长的又出色,可是大约是因为实在太安静了,一路上行过去也没引起什么人的注意。路过电梯间时,恰逢一群人从电梯里涌了出来。周泽楷没来得及加快脚步,就只能老老实实立定,打算等他们散完了再回大厅。

可偏偏就有人跟他打的是一个主意。最后出来的那个人脚步相当慢,有一下没一下地走着,前面一群老板中夹杂着熟识的人,他也不慌不忙,好像走在一片云海里,周围人都是背景一样。

他们都想待人散完了再走。

周泽楷抬头瞄了一眼,这一瞄,就跟前段时间在B市那回一样,目光收不回来了。

……叶秋。

这回他是真看的清清楚楚,那个人鲜少地穿着正装,侧脸透着一股隐隐的苍白,也不算又多面无表情,嘴角明明微微勾着,却还是轻而易举地与周遭人拉出一道隔阂,像一把不合时宜的刀,凭空拉出一大道口子。

周泽楷没忍住又看了几眼,这才看见见过的那个嘉世老板就混在前面那堆人里,好像熟悉的不得了,这边笑一下,那边聊几句,显然对这种场合应付的得心应手。

叶秋就在他的左前方,从容有余地迈着步子。

“……叶。”

周泽楷差一点就脱口而出。

叶修压根没意识到后面还有个熟人,他走的是自己的步调,陶轩跟自己豪气冲天似的,老早就说礼金用不着他准备,但叶修有自己的考虑,交了礼金,认认真真登记了名字,闪身便进了大厅里。

陶轩领着他在一堆陌生人里落了座,叶修对他现在也没什么多的话好说,但嘉世的面子总得撑着,所以还会应付几句。

这些年来窝在俱乐部里,叶修对应酬的场合已经相当陌生,可婚礼是喜宴,既然人都来了,那就得给新人献上自己的祝福。他和陶轩的恩怨是一回事,对新郎新娘又是另一回事。

落座没多久,婚宴核心就往这边慢慢移了过来。

新娘子估计真的是他的粉丝,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杀出重重女方亲戚的包围,特意来他这里见了一面。小姑娘眼睛里泛着光,别的话也不多说,只说谢谢男神,说完了又像是有点儿感慨万千,和他握手笑了一下,开玩笑说是脱团无憾了。

幸福的人身上总是透着自己的气质。

即便只是面对面站着,叶修的确被感染了,能感受到一点儿什么。

“恭喜。”

叶修发自内心地祝福,又补了一句,道今后生活幸福,打副本也顺顺利利。

他是真心实意,又是活跃气氛。新娘子眼睛都弯成了月牙,正想多说一句,后面又来了个核心杀了过来。

新郎是被推过来找人的,可人没才到,这边和叶修一对眼,两个人都愣住了。

方明华要好一点儿,他早知道自己女友是叶神粉丝,也两个人一起确定过宾客名单,可骤然在这种场合下看见叶秋,那效果还是有点儿震撼的。

“小方……?”

叶修率先反应过来了,他反应过来了,又干脆侧了侧身,把那边时不时瞄过来的陶轩视线躲过,接受的速度相当快。

方明华赶紧接话:“叶神也来了啊。”

叶修摆了下手,道:“不懂事了啊,这情况下还叫我叶神,你唯一的神不在你面前呢嘛。”

新娘子眉开眼笑,乐得直说男神教育的对。

新人有正事儿要忙,自然不会在每个地方停留太久。待时间走到整点,司仪在台上露了面,现场就跟忽然关了开关一样,一个个安静了下来,都往中央看过去。

婚礼一步步都按照流程进行,从亲朋好友到视频回忆,算不上怎么有新意,但新人俩是刻意小了规模,精了感情,来的都是精挑细选过的名字。

有人欢笑,有人流泪。

周泽楷恍恍惚惚的,既替队友高兴,又被现场气氛感染出了一点儿伤感。他的轮廓落在阴影中,好似一尊精雕细琢的雕塑,内心有自己的小小世界在翻涌。

待一切主要的步骤走完,吃饭不是正经事儿,却也是必须要过的一步。

叶修他们坐的离主桌较远,按理说开席后想走也是自由。可陶轩不干了,这种场合下,一方背景不简单,来的大人物不少,他想趁机拿几张名片,便拉下脸按兵不动,又好言劝说,叫叶修也没法一时半会儿脱身。

周遭都是酒杯的碰撞声。

叶修坐了一会儿,目光游移,一会儿落在满簇的玫瑰,一会儿就往另一方瞎看。没有手机,又不好起身离席,就只能任由放空。人靠着坐着,正装拘束,刚才还不觉得,现在灯光骤然开的透亮,才觉得后脖处一块儿痒的不舒服。

这痒是烧出来的灼热感。

他开始以为是有虫子咬,后来才福至心灵,忽地往回看了一眼。

这一眼,叶修呼吸一顿,掉入了一汪溺人深海,里面层层涌上的气泡漂浮,泛着瘆人的情意,越过人海,直直地透了过来。那是有人注视你的眼神,宽广的世界唯你一人。

周泽楷的目光不变,对方一脸茫然的回看,即便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也让他心里几乎要软成一滩水,想起了叶秋病中难得的柔软样儿。

……这回他不能叫这人跑了。

年轻人直觉作祟,差点儿又跌入心软的漩涡,赶紧自我振作,试图硬起心肠。

TBC

评论(20)
热度(544)

© 割肉寻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