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肉寻欢

他们的灵魂和梦想亲密无间。
个人囤文处,本质甘党。
头像两只可爱崽感谢好方@晨昏线。
墙头很多,称呼废肉/寻欢。
最近的目标是日更直到完结(flag

【周叶】故作寡言少语(38)

前文:点这里


赛程过半,轮回在一阵欢天喜地的放假声中迎来了贺武的新人。

现在队里不愁季后赛资格,愁的是怎么个排名才能有更有利的赛程。周泽楷最近状态不错,每天都是轻轻松松的,心情好到连经理都有点侧目了。

这也难怪,队伍气氛佳,他的感情也好像终于找到了点儿突破口,年轻人嘛,到底还不能藏着遮掩着。

何况这也没什么可藏的不是。

新人介绍欢迎会,周泽楷甚至还难得多说了几句话。这既有他现在身上的队长自觉,还有就是心情的缘故了。

贺武转来的新人也很上道,刚到第一天,就把全队上上下下的人记了个遍。没过多久,整支队伍就都知道来了个新人姓江,叫江波涛,脾气好性格也不错,轮回管理层看着也挺欣慰。

赶巧快到圣诞,队伍就干脆聚了次餐,然后又是象征性的年末假期。

周泽楷背着队里发的特产回了家,到了自个儿屋子,第一件事就是登上聊天软件问叶修要地址。

嘉世冷冷清清的,叶修一个人坐在自己屋子里吸泡面,吃一口又停一会儿,到最后干脆缩上了椅子。

战绩不佳,队里谁都没心情聚餐。

挂在季后赛资格的末尾上下浮动,有前两个赛季做铺垫,联盟里对嘉世的表现早就从震惊逐渐变成了习惯。

老牌劲旅总有滑坡的一天,许多人纷纷认清了这个事实,嘉世从前的比赛粉跑了将近一大半,都往最近崛起的几只队伍去了。主场的票房还能维持,客场跟战的粉丝却明显减少。

这些倒也没什么,就是队里不少人状态都有点浮躁。叶修开始还会说几句,到后来也逐渐有点习惯了队内这种氛围,他人也像是沉默了些,只是外人看着似乎是变稳重了,连对着正在气头上的陶轩的时候,也依旧是平时的样子,看的对面的人是有气也没处发。

 

玩枪的:有地址么

 

电脑里传出几声提示音,叶修点开,摸了摸下巴,敲回去。


不约战:干什么

玩枪的:寄东西 

叶修把名字又改了,周泽楷把头像又换回了从前的兔子,俩人跟商量好了一样。

 

不约战:我没别的地儿去,就俱乐部

他刚刚把这行字敲到屏幕上,正想按发送,又顿了一下,删掉了整句话,重新打了几个字。


不约战:不用了

不约战:麻烦

 

叶修说的有点含糊,也不说是麻烦你了还是我嫌麻烦了。他这也算是故意的,有点想让周泽楷知难而退的意思。

 

玩枪的:不麻烦

玩枪的:那寄俱乐部了,一点特产

 周泽楷有了上一回的经历,倒是越挫越勇,甚至到最后还大着胆子问了一句。

 

玩枪的:要人陪么

叶修正在喝水,看到这句话直接被呛的咳嗽了几声。

什么意思?这话要想歧义,那可就多了去了。

屏幕对面的人的意思估计是怕他年末了孤单寂寞冷,所以问了这句话。只是经过周泽楷那么直白的说话方式一加工,感觉就有点变了味道,有点微妙黏糊的意思在里面。

 

窗外的风已经凉透了,刮的窗子吱呀作响。

 不约战:不用,多虑了

 泡面早凉了个透。

俩人扯淡似的,一个攻一个守,天南海北地聊了一会儿。

聊到一半,周泽楷中途又跑出去问家里人要了个箱子,把特产装了进去,又把自己前段时间从在外旅游的亲戚那儿收到的东西装了些。

周母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看见自家儿子忙里忙外,终于没忍住,道:“我给你找个大一点儿的?你这都塞满了吧。”

周泽楷一想也是,干脆换了个大的,打包到最后,就差连家里的水果都一股脑地塞进去了。

 “寄给同事啊?”

周母就在旁边帮着教着打包,显然老人家也不太懂电竞这一套,自家儿子的队友啊敌人之类的,在她这儿就通通成了同事。

周泽楷嗯了一声,忙活了半天才终于收了工,把头发一撸一别,又赶紧回到了电脑面前。

 

外面开始下起了小雨,叶修把凉透的泡面处理了,站在窗户前抽了会儿烟。

一缕缕凉风直往屋里灌,他也不出声,就定定地瞧着窗外的嘉世大门,像是在发愣,又像是在想事情。

玩枪的:明天给你寄东西,记得查收

等他回了桌边,看到的就是这么句话。

叶修愣了一下,想回真的不用四个字,周泽楷就跟猜到了似的,发了一个刀上流血的默认表情,作势威胁。

 

玩枪的:不准拒绝

然后就又是一把大刀流血的默认表情。

他有点儿无师自通的意思,连对面的人的想法也有点能琢磨到了。

轮回队长这一通有点暧昧的威胁看在叶修眼里,其实还有点稚嫩了些。他干脆把其他的表格录像都关了,只开着游戏和聊天软件,有点出神。


不约战:嚯,够霸道的啊

不约战:我要真拒绝呢 

叶修仿佛又找回了点儿当初调笑对方为乐的感觉,下意识打出几个字。

可惜周泽楷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被哽的死死的小年轻了。他面色淡定,行动沉稳,喝了口水,又继续回。

玩枪的:见面的时候再来一回

玩枪的:上次那个

 

叶修:“……”

这边坐着的也不傻,当然知道指的就是上回那个搞得两个人都头脑发热的吻。

客厅里的电视里隐约传来主持人倒数计时的声音。每年的最后一天都是这样,有人甚至自我调侃,说搞他们这行的,压根就没有过年这个说法。

周泽楷却是难得第一回感到了点欢欣。也不是别的,俩人连面都没有见着,隔着几百几千公里,像是牛郎织女似的,遥遥地借着屏幕相会。

他这个脑补很是浪漫,叶修那边却是风嗖嗖地吹了一会儿,冷的他哆嗦了一下,很现实地赶紧去把窗户关了。


玩枪的:新年快乐

叶修穿上外套坐回座位,正想赶紧把人打发了继续干正事儿,看到这话,手下意识顿了顿。

凌晨十二点的第一秒,有人给你发来了祝福,还是特意卡准了时间的。



TBC


评论(24)
热度(514)

© 割肉寻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