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肉寻欢

他们的灵魂和梦想亲密无间。
个人囤文处,本质甘党。
头像两只可爱崽感谢好方@晨昏线。
墙头很多,称呼废肉/寻欢。
最近的目标是日更直到完结(flag

【周叶】故作寡言少语(20)


冬日寒风凛冽,冷气不停地顺着袖口往里灌。

在这种恶劣的天气条件下,周泽楷几乎是怀着视死如归一样的心情上的路。脚踩在了H市的地,人还有些晕乎,一直到了来过的嘉世基地门前,才终于觉得思绪理清了些。

轮回神枪手的行动力极强,显然不仅仅是体现在游戏里的操作上,连带着现实生活中也是如此。

比完赛的第二天没事可做,前一天脑海里升起的念头又不断在耳边催促,比赛的画面和醉酒的记忆交织,终归是逼得他直接认命一般承认了那个念头。

一路上手机刷出的新闻不断,各大公共平台几乎都统一了口径,说是嘉世复仇之路被蒙上了阴霾,几乎全都是唱衰的风声。

周泽楷一边刷新,也只是看,盯着屏幕默不作声,等下了出租车,把帽子往下压了又压,挑了个尽量不惹人注意的地方站着,又把手机收回去,对着手哈了口热气。

决定下的匆忙,出来的时候穿了一件极厚的高领毛衣,外面的外套却有些薄。他才站了一会儿,心里还在纠结等下的说辞,天公又直接甩了脸子,干脆飘起了绵绵细雨。

周泽楷也当即就地取材,赶紧钻进便利店买了把伞,又端了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暖手。

他打扮的相当低调,因为怕站久了引起别人注意,也有脚站的发冷的原因在,索性下定了决心,绕着嘉世走了好几圈,一边走,一边琢磨开场白。

……要怎么开口?

是若无其事地谢谢再提出吃饭,还是干脆上来就直接掏钱包,丢下一句随意点我请客?

周泽楷本来就不善言辞,更何况这个人情欠的实在是有些太尴尬,他从小到大,就连对着周母都鲜少撒娇,却没想到难得一次醉酒,就把这经验贡献了出去。

甚至还再巧不过,那个人还是他这些日子里总有点在意的,想要打倒,又怀着点微妙情绪的对象。即便先撇开在意什么不谈,这段时间也像一个又一个巧合经历接着,像是老天爷在强调缘分两个字似的,不管是怎么个特别法,非得刻进他脑子里不可。

周泽楷地拍了拍自己的脸,捂着深深呼吸了一口。

他心里纠结,面上稳重,加上行事自然,没有吸引任何人多余的注意。没了人打扰,他也就更有时间钻起了牛角尖,是非得从无数个方案中挑出一个。

风带着雨,呼呼地往伞沿砸。

时间长的周泽楷鼻子耳朵都泛起了红,可预先的准备却还没做好。

他觉得心里都是想说的话,可苦于少话的天性,又觉得压根张不了嘴,甚至还自己出了个馊主意,决定写信得了。

“……小周?”

周泽楷郁闷的正自顾自地念叨,旁边却突然一个人声传来,熟悉得直喊的他后背一麻,心里咯噔一声,道了句不好。

他在这边站,叶修却是举了把黑伞,直接杀到了年轻人面前。

两个人伞沿直接靠在了一起,周泽楷人低着头,一瞧越来越近的那双球鞋,也是下意识一个动作,把整把伞往下压了压,人也跟着转了个角度。

只是叶修也挺自若,干脆把伞也跟着往下按,弓起了身子从下往上瞧过去,似乎非得寻到个真相。

明明面对面站着,可一个非得若有似无地躲,一个又兴致盎然地躬身,只借着两把伞,像是玩出了情趣似的。

雨点打在伞面刷刷一阵。

大帅哥的鼻梁实在是太有标志性,几乎是在入眼的一瞬间,叶修就有了断定,心里满意,还得艰难地控制了自己的腰不顺着惯性往下弯。

“……真是你啊,还以为眼花认错了。”

说话的声音怀着点得意,那人透过伞下的缝隙,自下望了过来,原先视线里的球鞋也换成了微眯的双眼,下垂的角度带着笑,染着一点难得的柔和。

四周都是雨声和行人,灰暗的幕布在天地间绵延,世界里像只有这方伞撑起的小天地,而小天地里只有两个说话的人。

周泽楷定定地朝下看,握着伞柄的手一紧,呼吸跟着停了一下。

他听到自己慢慢地开口:“……路过。”

一出口,就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这话就连周泽楷自己都不信,怎么又说的过眼前这个能说会道的。

果然,叶修闻言就直接笑了起来,还相当潇洒地伸手,抓住他的伞,带着两个人都站起了身。

整个世界立刻便又从两把伞,变成了绵延的马路。

“俗话怎么说来着,来即是客嘛,”叶修领着他往嘉世基地里走了几步,选了个安静的地方站定,“正好要出去吃饭呢,天儿这么冷,解决了温饱问题再说别的。”

周泽楷来找他是为了什么,其实叶修心里门清着,估计就是为了上次那事儿。

年轻人好强又倔,出人意料的一面被他瞧见了,甚至还被当成小孩儿来照顾,他作为年长了几岁的大前辈,都能感同身受地觉察出这人有多尴尬,又有多懊恼。

其实这又算多大点儿事儿,只是新人脸皮到底不如他们这些老油条厚,再说,前辈照顾几下后辈,爱护新人,这不天经地义么。

叶修想的透彻犀利,目光在周泽楷红彤彤的鼻头凝了一会儿,又若无其事地移开,开口道:“去不去?”

周泽楷一听这话,瞬间就清醒了。眼前的人先把他的来意提了出来,也用不着再多想话头,他心里升出点窃喜,但嘴皮子却一翻,直接翻出三个字。

“我请客。”

一边说,一边又觉得有些难看。他呼吸尽量平稳,又接着道:“就去。”

能把人情还了,周泽楷心里总算放松了不少,他不熟本地的街道,只是跟着叶修东拐西拐,一会儿过街,一会儿穿巷子,走了好几分钟,总算到了一家店门口。

他请就他请,叶修知道这好意自己不受着,估计轮回队长能好久都睡不安稳,何况天上要砸馅儿饼,省钱的好事谁不干?

后面的人随着他的脚步停了下来,两把雨伞,中间还隔着一个人的距离。

年轻人背着小书包,一路上连脚步都跟自己一致,如果不是个头够高,叶修还以为自己什么时候转职当老师去了,后面跟着的是一个乖乖的学生。

可惜,周泽楷不是学生,也并不算乖乖的。

叶修抬头瞧了一眼有些窄小的店面,率先往里面走了几步,站在房檐下收了伞。

“就这儿了。”

这儿?

周泽楷茫茫然地随着他的行动,侧过身看了一眼店面。

招牌上面馆两个大字映入眼帘,店铺除了里面的位置周围还摆了好多张露天的桌子,撑了一把接一把的打伞,荫蔽着一个个坐下的客人。

一向思考方式比较直接的周泽楷这个时候又有些懵了,请这儿能抵的上人情?

他心里疑惑,看叶修那边招手,只能收了疑虑,合上伞跟了进去。

这家店虽小,但却五脏俱全。叶修显然算得上这儿的老顾客,人还没呆几秒钟,坐在柜台前的老板就热情地招呼了起来,又跟他说里面还有几个位置。

周泽楷沉默不语地跟进去,又沉默不语地坐下。

两个人都不算矮,衣服也厚,坐在店铺最外面刚刚空出来的一张桌子两侧,其实是有些缩着的意味,甚至从外人的角度来看,还有点两个大男人挺可怜的意思。

叶修问他有没有想吃的,周泽楷只说了随意,叶修听了也不再劝,对着服务员道了声老规矩两碗。

两个人一套流程走的顺利,不知道的估计还以为这俩都是常客。

周泽楷盯着冒着热气的茶杯看了一会儿,周围都是客人吸面的声音,他想了又想,终于开口:“你常来?”

叶修也不藏着掩着:“是啊,常来。”

这家店开的时间久,又离的近,周围不少店都换了一轮,只剩面馆还坚挺着,他在嘉世呆了多少年,就在这儿吃过多少年。

寒冬腊月,因为赛程安排,职业选手就算有时间回家过年,也少有人会做这样的选择。

门口的风通过门帘呼呼往里冲,叶修冻的双手通红,周泽楷也没好到哪儿去,鼻子和耳朵都凉透了。

两碗面终于上来,辅一感觉到热气,对面的人便像得救了似的,捧着碗暖了一会儿,直嘶了一声。周泽楷跟着暖了暖手,又拿起筷子,看了一眼叶修,看他动了筷子,自己也才低头跟着吸了一口。

联盟的斗神和炙手可热的新人围坐一张桌子吸面,这场景要是被谁拍出去,估计非得在微博上闹翻天。眼下两个人不仅吃的安安静静,甚至还相当合拍,这边的人一伸手,那边的就把醋递了过去,似乎默契得不得了。

周泽楷吃了一会儿,身上也暖和了起来,脸颊也有了热度。他抬起头,一看叶修还在专心致志地吸面,也不知道是那大剌剌的动作哪里触动了神经,忽然就开口道。

“你在意吗?”

他想问的是昨天那场胜负。

叶秋昨天的表现像是困兽,周围的同伴毫无还手之力,唯有他一个人在挣扎。他那时心中涌起的强烈感受,用一句话就能完整概括。

这个人和他太像了。

而周泽楷之前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

因为能力足够强大,所以想事事都包揽下来,补好每一个错漏点,可现实终归有更强的人在等待。他那时候输给了嘉世,这个人却也用同样的方式输了。

周泽楷问出了口,可答案也其实是再清楚不过。

在意吗?这联盟绝对不会有一个不在意胜负的人。可叶修今天表现的依旧像是没事,他看着只觉得有微妙的差别,也只有在刚刚那一秒,周泽楷才感觉看到了一个放松的人。

对面的人闻言,像是听明白了,又像是压根没懂,吃完一筷子面,喝着水,淡淡地嗯了一声。

叶修夹好筷子,又看了过来。

“想进季后赛吗?”

周泽楷几乎是没有多思考一秒,道:“想。”

叶修又笑:“你要是想还人情,那咱俩就决赛见吧。”

他浑身褪去了些该有的柔和,明明只是普通的对话,却让周泽楷难得感到了一丝疏远。这种疏远并非是自身的刻意,而是一句话下意识带出的心情。

“要是今年见不了,就明年,”叶修歪着头,带着点难得的认真,说到这里又啧了一声,“……反正总会见的,到时候就算把人情还了。”

从第一次交手开始,叶修就已经觉察到了。这个年轻人跟从前的自己实在太过相似,又倔强,又不肯认输,也因为如此,才想把所有的不可能变成可能。

 

“敢赌不?”

周泽楷脑袋一热,回他:“为什么不敢?”

 

如果能够和这人在决赛上相见,那绝对是一场无与伦比的对决。周泽楷毫不怀疑这一点,他认认真真地回话,连眉头都跟着皱了起来,抿着嘴紧巴巴的,隔着蒙蒙的热气,带着点决绝的意思。

叶修本来说的也挺认真,这一看对面的小年轻表情,不知道怎么,就忽然有些出戏了。

这怎么吃个饭搞得跟开大会似的……

他一出戏,心情也跟着放松了下来,甚至连带着跟陶轩争吵后的郁闷都消失了不少,剩下一点仅存的微妙。

“那就等着你了。”

叶修一面说,一面也觉得好笑,忍不住把筷子放了下来,支着下巴,定定地看过去。

周泽楷往常总是喜欢这么看着他,又说自己会赢,他今天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显然是合理的。叶修自我说服工作做的很成功,连带着眼神也有了变化。

两缕茫茫的烟,两个人。

目光灼灼,像是要看穿一个人似的,透着一点难以言说的意思。周泽楷脑子里忽然就蹦出了那点记忆,叶秋蹲下身,跟他平视,问他觉不觉得哪里难受,温和的压根不像同一个人。

又矛盾又神秘,还带着点总让人侧目的懒散,有时候又恰当的温柔。

他人生的前十几年的确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人,那时候方明华嘴里说的特别,现在他又觉得,似乎不仅仅只是特别。

周泽楷被看的心里一跳,能感受到自己耳边的热意在蒸腾。

寒冷的凛冬,一方桌子,缩着两个人,那个人又是对你而言的特别,还认认真真地看着你一个人,这种剧情明明俗套的要过了头,他却瞟了一眼叶修红红的鼻子,不知道怎么就觉得心里发痒,那尾鱼游来游去,只是这一次却压根停不下来。

想见他。

周泽楷觉得,来见他真是来对了。


TBC


评论(42)
热度(625)

© 割肉寻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