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肉寻欢

他们的灵魂和梦想亲密无间。
个人囤文处,本质甘党。
头像两只可爱崽感谢好方@晨昏线。
墙头很多,称呼废肉/寻欢。
最近的目标是日更直到完结(flag

【周叶】故作寡言少语(19)


与嘉世相比,轮回这一轮遇到的对手显然没有那么棘手,加上主场作战,占了场面上的优势,打起来也得心应手,没花多长时间就顺利拿下。

赛后轮回队员聚餐,一帮人随便挑了家餐馆解决了,周泽楷窝在最里面,安安静静地吃,别人跟他说话,也会抬头回几个字,只是显然心里还有事情记挂,有时总有点走神的意思。

方明华找到了女朋友,这事儿轮回上下早传了个遍,甚至连老板经理都特意来恭喜他,说是咱们这个圈子的选手脱单不易,好好珍惜,争取彻底稳定下来。

桌子上人一句接一句地调侃,当事人只能连连苦笑,该接的话接,不该接的话无视。等一帮人八卦够了,话锋又是一转,开始议论起了今天的宿敌之战。

谁赢谁输这预测不了,随便猜猜下个怡情的赌注是可以的。

轮回的比赛结束的飞快,可那边却打的火热。周泽楷也是因为心里记挂,所以吃饭的时候一听嘉世两个字,就有些别扭。

一是别扭的叶秋那事儿,二就是今天这场比赛。

也不知道是不是全明星的影响,原先明明不怎么喜欢站队,他这回也像是有了立场,隐隐地希望叶秋能赢。

个人赛嘉世先胜!霸图不甘示弱,紧随其后拿下两局!

战况之激烈,到最后,轮回饭桌上竟然还有队员专门负责播报情况,听得人都觉得热血沸腾,甚至一溜人干脆也把筷子丢了,跟着翻直播。

霸图个人赛拿了两局,接下来就是一叶之秋力挽狂澜,来了个精彩的一挑三,直接让消息刷爆了所有直播的地方。

方明华把手机调整了一下,他早看周泽楷瞧着这边直播的动静蠢蠢欲动,这时候干脆把手机横着往俩人中间一摆,挥了挥手示意跟着一起看。

“叶神还是厉害,”他看着屏幕上仿佛要烧成一团火焰的斗神,直咂嘴,“这种时候还扛得住这么大压力。”

他当然扛的住。周泽楷嘴上不说,心里清楚。

方明华玩的牧师,很少有跟叶秋直接对位的机会,而轮回队长却不一样。身为现在无可争议的核心,连着两轮败北,那人操作的一叶之秋有多厉害,整个队里不会有人比他更清楚。

手机上的视角直接切换了大地图,所有人都明白,这决定最终胜负的团队赛马上就要来了,心也不知不觉随着局势提到了嗓子眼。

身在现场的观众更是尤其激动。

这可又是一场一叶之秋对大漠孤烟的决战!精彩程度绝对足以跟决赛媲美!

而且上赛季两队都补足了强力新人,一方是算无遗策的牧师,一方是操作出众的枪炮师,现在要真刀真枪地决胜负,这强度和决心也不是全明星能比得上的。

一叶之秋的行动轨迹像是没人算的到,显然是特意为了对战调整了战术安排。可偏偏霸图新来的那位石不转也是出了名的善于精心计算掌控全局,两边一对上,嘉世核心不仅要正面迎击巨大的攻势,还要另空出时间应对牧师的决策。

双方你来我往,火花四溅,这边一句垃圾话,那边也马上不甘示弱,跟着喷回一句。

叶修坐在电脑前,嘴唇绷的紧紧的,整个人好像都投身在了游戏中,每一下的操作都是刻在骨子里的战术意识体现。

目光随着角色的移动,心里也飞速盘算着破解局面的解决办法。上赛季痛失冠军,正是因为霸图自从引进了张新杰,实力不仅仅有明显的提高,似乎就连攻击点都变多了。

这赛季是磨合的更好了!

叶修咬了咬牙,脸上也一扫平日里的轻松。

沐雨橙风的炮火毫不犹豫地砸下,一叶之秋跟上,可还是有点照顾不过来霸图算好的偷袭战术。

“卧槽……”

赛场上爆粗口是大忌,尤其是在局势激烈的时候,选手更是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以免队员之间相互影响。可刘皓这赛季还没见过这种场面,对阵霸图的经验不足,他的暗无天日每一次在关键点都会被对方的出手打断,根本没有办法按照赛前的战术安排行动,不免就生了怨气。

一叶之秋的无所不能像是一遇见这个队就失去了魔力。

有那么神嘛!

刘皓刚一骂出口,就马上极力控制了自己。叶秋的每一个安排好像对方都有针对,他怎么按照安排控制角色也逃不过阻击。

这不是战术落伍是什么?

他脑子里闪念而过,目光往旁边瞟了瞟,心里啐了一口,屏幕上的魔剑士也被人用大招攻击得手,直接倒了下来。

叶修还专心致志地在和霸图那位宿敌作着斗争,不断下降的血限像是不停响起的警报,提醒着结果即将到来。

主场的观众个个面如死灰,心里却都还抱着一点希望。

还能逆转吗?还能逆转吗?

所有人都在心里问,而这种可能性是谁都看得出来——

微乎其微。

眼见着沐雨橙风也跟着退出战斗,陶轩坐在工作人员的席位上,直接差点把塑料瓶子捏爆了,恨得几乎要骂娘。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局势也开始彻底向一方倾斜。伴随着大屏幕上的一道光,嘉世的最后一个角色兼核心,一叶之秋也不堪众人夹击,倒了下来。

场面在那一瞬间,便立刻陷入了凝固。

输了!

输了!

萧山体育馆一片寂静。

他们在主场耻辱地吞下了这场败仗,远道而来的霸图粉丝则陷入了狂欢。

有人喜有人忧,这是比赛再正常不过的规律,轮回的桌上也是鸦雀无声,一个个像是都没有反应过来。

嘉世输了!团队赛还输的这么彻底,跟毫无还手之力似的!

这还是那个可以狂虐他们队的嘉世吗?别说他们觉得恍惚,周泽楷都开始跟着心神不宁。

霸图很强,可现在的第一人,还是一叶之秋啊!嘉世也绝对不是弱旅!

直播画面开始切到选手席,霸图那边在韩文清的带领下一个个走到台上,面上都是克制不住的喜悦。

也难怪,能不开心么,这可是在宿敌主场取胜,就算是他们到时候主场输了,也能吹到季后赛开始!

方明华这边在屏幕外看着,心里羡慕,也清楚轮回还没那个能力跟谁宿敌,不免又升起点失落。他正想抬头跟周泽楷搭句话,却没想到对方竟然还死盯着屏幕,嘴唇也干的吓人。

“……小周?”

全明星的对决再是精彩,只不过也是停留在表面的东西。

那个人就算立在金字塔尖,也有吃下苦果的时候。周泽楷也说不清自己现在心里的情绪,是因为叶秋输了而难受,还是因为感受到了现实而难受。

也不过一秒,当画面切换到代替叶秋出场的苏沐橙刘皓等人身上的时候,他心里忽然就有股冲动。

那些因为失败而沮丧的面孔,和官方僵硬的说辞。

这股冲动夹杂着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有一点点的感同身受,还有困扰了他好多天的丢人记忆。

……想见他。

周泽楷往后一靠,整个人慢慢地出了口气,又窝回了椅子里。

 

一月份已经到了该裹着羽绒服动用皮袄的时候,虽然南方比不得北方飘雪,但阴冷潮湿,偶尔还有寒风凛冽,也足够折磨人。

嘉世主场吃了败仗,体育馆四周的粉丝都是一片愁云惨淡。这些日子以来积攒下来的不满终于得到了释放,陶轩感觉自己几乎快要失去了理智,连外套都没来得及穿,抓着就回了基地,似乎要逮谁炸谁。

这比赛明明不该输的!可眼下不仅输了,还难看得一塌糊涂!

他甚至可以预见第二天的电竞头条会怎么报道,怎么吹捧霸图,又有多少机会随着流失,嘉世会成为众矢之的,就连季后赛的风向,也会随着改变。

可是那个人,那个所谓的胜负至上的嘉世队长,赛前却表现的轻轻松松,像是十拿九稳了。

陶轩早跟好几个赞助商打了包票,说是这场一定顺利拿下,队伍却在这个时候掉了链子,非要作对扇一巴掌似的。

他坐在办公室里,一股气没处发,到底还是没忍住,朝路过的人喊了一声。

“把叶秋给我叫过来!”

说的是咬牙切齿,显然是想借着机会清算了,只是几分钟过去,喊人的是去了,被叫的却没带过来。

刘皓屏息站着,也不敢跟正在气头上的领导说话,脸上赔着笑。桌子上又是一声巨响,一堆资料直接被摔在了地上。

苏沐橙一比完,回了基地就躲了宿舍,除了她,其他人也猜不到叶修的踪迹。一帮人心里都存着事,有的是怨,有的是担心,还有的是失落。

当事人这时候坐在网吧包间里,只安静地回放着今天的比赛视频,像是压根不知道外面的骚动似的。

这样下去,季后赛说不定真悬了。

很多人把目光集中在这一场比赛的胜负,叶修却看的比谁都远,情绪也因此难得的波动了一下。他在网吧里坐了几个小时,又没跟任何人打招呼,直接回了训练室做了几盘演练,才回了房间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人才刚刚走到二楼,那边来寻人的却又是锲而不舍地来了。

“叶哥……”

新人才假笑着开口,叶修像是早算到了,只是挥了挥手,示意不用多说,神色不变地跟在了后面。

他和陶轩相识多年,整支战队可以说是两人的合力作品,和谐到今天,已经是相当出乎意料的事情了。

如果说初期的时候因为什么都没有,彼此之间没有嫌隙,可以互相理解,现在队伍正在低谷期,裂缝就跟着越拉越大。

窗外飘着冬日细雨,叶修隔着落地窗,凝神看了一会儿,陶轩却是直接咄咄逼人地开口了。

“你说怎么办吧。”

桌子上甩出一打杂志报纸合同,陶轩是觉得自己好话说尽,总算不用忍下去,心中又是畅快又是愤恨,脸上只是冷笑。

叶修慢慢地开口:“你说。”

一场败仗,伴随而来的显然不止是失败的痛苦。

谁能比他还明白呢?输一场,进入季后赛的名次就有可能变动,对手也会变化,所有的安排说不定都会付之一炬。一壶好茶泡在桌上,两个人都没闲心,也都像是有所坚定了似的。

陶轩终归还是有些理智在,他先是闹完,随即心思也动的快,张口又敷衍似的激励了几句,又开始给眼前人分析场外场内的情况,似乎是比谁都懂。

叶修心里明白,面上听着,像是听进去了,可最后听到老生常谈的出镜话题,又是淡淡地笑道:“这个就算了。”

算了?陶轩是真的吐血。

这位祖宗当真是什么面子都不给,他好生供了四五年,原来以为是撞了大运气找到了天才,现在没想却留下了后遗症。

这一败,像是让他清醒了。

叶秋是不是真的过时了?陶轩在心里问自己,又有些不愿意承认。

可他这边心里纠结,叶修却只是冷静地站着,面上也不多作表情,跟往常没两样,有些闲散,却又有点不一样。

二人的第一次正面对峙,谁也没想到会是在这个时候。上赛季决赛输霸图,尚且还能好好的交谈,互相聊几句,甚至彼此鼓励一下,这时候却好像所有的东西都被一场普通的常规赛逼到了高压线,直接喷发出来。

这种微妙的气氛一直到出了办公室的门,都还微微地持续着。

走廊里一片阴暗,叶修走在影子里,像走在未知的道路上,每一步都有新的疑问产生。

要足够冷静,还要足够强大。

许多的东西朝他袭来,或许有一点对陶轩的失望,也或许更多的,是对自己不足错漏处的失望。

力不足,心有余。

叶修头一回有了这样的感觉,这种感觉持续了昨天一晚,原以为可以突破的对手依旧在不断进步,嘉世却好像陷入了一个无法逃脱的怪圈,有朋友离开,却无人能跟上。

训练营的小孩子在楼下吵闹,一阵欢声笑语,他听着本来想笑,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情绪,让他忍不住站了一会儿,只一会儿,就出了一身的冷汗。

叶修忽然想起了那天晚上跟自己聊天的孙哲平,好像潇洒的不得了似的,说话也带着利落的干脆,像是毫无挂念,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人人不过多虑。

其实跟他又有什么差别。

叶修习惯了一个人扛起东西,不回头地向前走,是因为觉得值得留恋的太多,所以通通应该放下。

比如曾经的冠军,又比如离开的队友。

细雨绵绵密密,铺天盖地而来。他没有带伞,只穿了一件厚厚的外套,里面还是嘉世的队服。如果是从前,自己一定会嚣张得如同那些新进联盟的新人,横冲直撞,好像不知失败是什么一样,但现在却不行。

 

并不是多虑。就这一秒,他感觉天幕向他倾倒下来。

 

叶修闭了闭眼,低头从包里摸出打火机,燃了一支烟。

雨气夹杂着湿意袭来,路过门岗亭的时候借了把伞,叶修笑着道了谢,迈步朝外走了一会儿,心里经过那番波动,又是出奇的平静,似乎没有任何异常。

可他人刚刚出了嘉世大门,只不过抬头环视间,脚步却顿了下来。

视线里出现了一个人。

那个人靠着墙站着,鼻头冻的通红,背着包,打着伞,嘴巴一张一合,在他眼里像是慢动作,似乎在琢磨着该说什么,依旧顶着一张俊脸,透着些少年人才有的锋利。

……来的真巧。叶修是头一回这么想。



TBC


评论(34)
热度(597)

© 割肉寻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