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肉寻欢

他们的灵魂和梦想亲密无间。
个人囤文处,本质甘党。
头像两只可爱崽感谢好方@晨昏线。
墙头很多,称呼废肉/寻欢。
最近的目标是日更直到完结(flag

【周叶】故作寡言少语(15)


周泽楷在台上站着,周围的一片喧闹声压根像是没影响到他,像是立在水墨画里,依旧显得安安静静。

剪头发是出自于他自己的意志,一半是早有此意,一半也确实有寻求改变的意思。

叶秋不会上台,这谁都知道,所以接下来主持人的问题,周泽楷也只是继续嗯啊哦了几下,等终于了结了,慢吞吞地往挑战席位走。

不会上台,听却是听得到的。

一枪穿云的账号卡躺在他的手上,周泽楷又出了一口气。

在正式进入联盟之前,他那时在训练营算出类拔萃,在游戏里也能简简单单地卷起风云,一人作战的实力超群,谁看了都觉得惊艳。但缺点依旧是客观实际地存在着,战斗经验的不足,战术的单调空白,以及队友有时的不配合,这些都是现实围绕在身边的烦恼。

和一枪穿云的联系越发紧密,以前换过的不少账号卡都没有带给他这么鲜明的感受,现在却是觉得越来越清楚,尤其是张益玮曾经说过的话,两个字忽地就跳上了心头。

战友。

对于这场挑战赛的结果,周泽楷倒是心态平和,甚至觉得可以预见。

轮回开赛初期的势头差点就麻痹了自己,而现在他心里却比谁都清楚,唯有不断地跟站在金字塔顶尖的人对战,才能继续深入挖掘自己的不足。

屏幕上一杆银枪破云而出,卷起一道火红的闪光,携着风雨欲来之势,光影斜斜的立着,没有动作,也让现场的观众屏息凝视。

“年轻人就是执着。”

旁边的信息框敲出一行字,下面的看客一个个心里嘀咕,这叶神也是,新秀挑战都还不忘垃圾话呢!

一枪穿云的双枪微抬,周泽楷没有再进一步操作,反而双手一动,回了句话。

“试试。”

叶修看了一眼,心中一动,顿时想起了周泽楷那句不试试不知道,忍不住笑了一下。

“试就试吧,别哭着回去就行。”

现场观众一看这句话,立刻一片哗然。叶神还是那个叶神!光用语言就能刺激的人心神波动!

观众配合地切了一声,一场可以预见的大战即将爆发,台下的都已经坐不住了,两边的选手却一个比一个镇定。

叶修镇定是因为算准了输不了,周泽楷镇定却是存着要挖掘自己缺点的心思。

两边都带着极好的状态,解说也怀着激动的心情。到底是全明星,总归还是轻松为上,所以解说和主持人这时候也多半是以一种粉丝的口吻来给大家直播现场情况。

“对上了!”

“哎呀,这个地方叶神真是算的太准了,不过周队也挺牛!”

“偷袭!斗神一叶之秋的偷袭,这个速度太快了!”

“进攻路线被卡住了,哎哟这有点儿……”

“终于正面对上了……诶怎么一叶之秋又跑了,不对,一枪穿云也收手了!”

“不约而同的分手,这是怎么回事……”

“——哦不对不对,是住手分开。”

一连串的解说都很显功底,轻松活泼的语气也很到位,本来大家的重点都凝聚在屏幕上,只是最后一句一出,百花的观众也无语了。

分手,能这么省略吗!让人误解!如果不知道的在场馆外面听到,说不定还以为里面在演集体大型电视剧呢。

说时迟那时快,下面的还在吵嚷,这边周泽楷鼠标一划,神枪手就携着一道火舌,极快地对着斗神冲了过去!

叶修眼睛微眯,抬手便是一招起式,两道不同的光划做流星般的速度,在半空中对上。

只可惜新秀挑战赛没有常规的技术统计,如果这时屏幕上给出两人的APM数据特写,一定会让不少人就惊呼卧槽!可即便如此,场面的绚丽和激烈已经让很多观众目瞪口呆了,甚至连一些职业选手,也都感叹称奇。

却邪划破最后一道天光,杆身一甩,在漫天的弹雨中仿若蛟龙,龙尾再一摆,只交错间,就击中了那个已经尽力往旁边移位的神枪手。

周泽楷手上一松,皱着的眉头也一动,等两方都落了地,旁边信息框又跳出一行字。

“说好了的,可别哭啊。”

……这又是什么时候说好的。周泽楷无语,收拾了外套,打算安安静静退场。

轮回这次虽然只来了他一个人,但关注这场比赛的,却显然不止周泽楷一个。

上到轮回老板经理,下到轮回自家的队员,全明星给了他们普通选手一个假期,方明华却还是尽职尽责地,一从家里安排的相亲逃脱出来,就赶紧回家开了电脑。

周泽楷输了。

方明华叹了口气,姜终归还是老的辣,只希望小周别被打击了信心。他这边想着,那边手机的信息又跳了一下,低头看了便是卧槽一声,赶紧忙着回复妹子的消息去了。

周泽楷回了座位,人也没闲着。新秀挑战赛又连着战了好几场,他认认真真地看了许久,又觉得有些没意思,便干脆又拿出手机,有一下没一下地玩着消消乐打发时间。

全明星的第一天,以电竞之家为首的许多官方,非官方媒体都是显而易见地瞄准了重点。

强势新人对上第一人的面对面对战,不论是从场外舆论,还是场内表现,报道都能发他个好几十篇,显然是为这一届全明星开了个好头。

来到外地的选手都被安排回了酒店,叶修本来也想安安静静地坐会儿,可无奈一帮人老是试图敲动他的门,想来决个战什么的,他痛苦了老半天,最终还是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叶修决定跑路。

他打算找个当地的网吧坐会儿,等差不多人消停了,再偷摸溜回来。

说干就干,行动力不拿出来也得拿出来。心里打定了注意,叶修便飞速从床上起身,利落地穿好了外套,戴好了帽子,等东西带的差不多了,就通过猫眼,瞄准时机大摇大摆地出了房间门。

闪身走过走廊,他在电梯前等了一会儿,听到面前叮的一声响,正要抬步往里面走,结果谁想到外面的人也匆匆忙忙要外走,两人一晃眼,差点就撞了上去。

“哎哟……”

叶修一个感叹词出口,刚抬头,就看见面前一个相当熟悉的面孔瞧着他,本来是一转眼,一对上了,俩人目光就黏住了。

这难道还结下孽缘了?

他心里无奈,面上却道:“小周从外面回来了?”

算是相当简单正常的寒暄。

谁知道,这边周泽楷一听,手上还挂着个电话呢,看到叶修,人也愣了一下,点点头,也不多说话,闪身就走了,速度像后面有人在追似的。

叶修这下又被搞懵了。他俩就算见面就喜欢怼两句,也没跟仇人似的,见面就要跑吧。

真是摸不透性子。叶修感叹了一句,继续懒懒散散地往外撤,转身就把事情忘了个一干二净。

那头周泽楷步子迈的飞快,方明华的电话打的突然,时间却持续了挺久。

他闪身进了自己房间,长长地出了口气,又把因为出席记者招待会穿好的西装往床上一丢,这才继续把手机拿了起来。

“喂,小周出电梯了?”

周泽楷闷声:“嗯。”

电梯里信号不好,现在出了,就能继续正题了。方明华一听,继续开始就自己这几天的相亲经历,切实生动形象地展开,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就为了旁敲侧击一下上次心里猜测的事。

挑战叶神是一回事,这谈恋爱,也是另一回大事。

他本来还为周泽楷又输了一次心里有些难受,结果回完妹子的短信,他也像是立刻打开了八卦的神经,隐隐地操心起来。

全明星,苏妹子不是也在?

可是就他们队长这情况,要是一上来说的太直白,说不准还就被怎么“嗯”一声打发了。

所以基于上述原因,方明华整个通话过程中,语气和话题都显得甚至是近乎刻意的平淡,却带着一点知心哥哥的味道。

“你相亲去了?”

结果没想到,他这边难得厚着脸皮动之以情了好半天,周泽楷才几棍子被敲出一句话,一出声,却是个带问号的。

方明华心里吐血,但是一听相亲这茬,耳根子就又热了:“去,去了……”

这语气,典型的电竞宅男情窦初开的样子,他家里人估计也是千寻万找的,这才找到了一个熟人想要撮合的姑娘,说是人不错,也能理解搞电竞的,自己还打游戏。

这不防着还真不行,方明华心惊,说好的感情讲座,怎么是他被倒打一耙。

他想的明白了,又开始继续刚才的话题:“咳……不扯别的了,小周,我刚才以队里前辈身份问你的问题还没回答呢,什么来着……你有觉得特别的人没有?”

特别?

周泽楷其实还没上楼的时候,一听这个问题,就立刻明白了方明华的意思。

毕竟坦白一点,像他这样长相出挑,性格温和,寡言少语的男生,从小到大也没少被追过。只是他实在是没兴趣,到后来打算走上荣耀职业的道路,更是没了时间。

可关键,恰恰也就在这儿!

方明华问的模棱两可,只问他有没有觉得特别的人,并不说是心动啊还是喜欢之类的,这范围就放的着实大了些。

特别?实力超群算不算特别?让他破天荒地生气丢狠话算不算特别?

偏偏就巧了,周泽楷被他一问,脑子中还真的就跳出了一个名字。

人的第一反应,有的时候就算是会错了意,也是可怕的。

他这边纠结的要命,偏偏方明华那头还以为他没听懂,继续道:“哎呀,就是说白了,觉得跟你身边周围的人都不一样……”

周泽楷平生第一次,是真真切切的第一次,很想简单粗暴地把对方的嘴堵上。

这话越说,越有点偏了,压根不像是方明华最开始打的主意的意思。方明华意思是想问他有没有心动的人,那个名字原本只是相当扯淡地一闪而过,现在却经过对方的解释,又定住了。

方明华在他上电梯前问的那个问题,又在现在做了补充说明。

叶修刚刚戴着帽子,穿的比在场馆里见面的时候休闲的多,头发还翘着几根,显得轻松又坦然,整个人嫩了不少。

他自己比叶修要高上那么点儿,刚刚那个人差点结结实实地撞了过来,简直就如同言情剧女主角投怀送抱,而且偏巧还在最不该的那个时机。

那个名字一闪而过的时机。

周泽楷当时差点就呼吸一窒,只想赶紧从那情节中跳脱出来,行动也比往常迅速了好几倍。

“你觉得他就是跟其他人——呃,就是联盟里别人,我们这些队友啊,经理啊,都不一样。”

“……”

周泽楷贫乏的语言能力这时候竟然显露出了优点,他明明已经满脑子都是那个在屏幕上想要吞噬一切,又肆意张扬的斗神,嘴上却没漏一点风声。

那人当然是跟其他人不一样,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充满的矛盾的意思,有的时候都能气的他丢下一句狠话,丢完了,自己偏偏还堵的够呛。

看着懒懒散散,一到了赛场上,又像浑身带着杀意似的,隔着屏幕也觉得带着难以言喻的复杂感,连垃圾话都不能消除半分。

这可不是方明华话里想要旁敲侧击出的“特别”。

但对方三言两语,话带偏了,也没指明性别。周泽楷也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想到什么父母,亲人,这时候脑子里,自然没别的人选。

饶是周泽楷自己知道是会错了意,浑身还有些无力。

一想到他还走在酒店大堂里时,因为方明华提问跳出的那个名字,在上楼后就撞见了,他就觉得心里难得的一声卧槽。就如同烟花爆竹的响声,本来是正常的一次会错意,却轻而易举地炸的一团乱麻。

周泽楷忽然摸了一下自己的耳朵,终于忍住了刚才想封住对方嘴巴的冲动,若无其事地开口:“有。”

方明华被这一打断,只傻呆呆地回了个语气词:“……啊?”

周泽楷:“跟,联盟别人都不一样。”

他一面说,打的想法是赶紧把思绪拉回正道。不一样?当然不一样了,这得是用尽所有的办法也想要击倒的对手,也是想聊天的时候,能切实占上一次优势的谈话对象。

方明华心里那个激动啊,但是还是继续知心哥哥模式:“有!有就好啊!小周,抓紧机会啊,你现在觉得她特别,以后说不准就喜……”

周泽楷沿着床边坐了下来。

那边方明华本来想说喜欢两个字,心里头又是一阵庆幸,早知道就直说了,搞那么忐忑,把自己说的都差点绕进去。

“哎呀,特别就先特别,我们慢慢来。”

方明华显得很老道,自以为贴心地鼓励着,没想到小周看着是少话,心里却很清楚嘛。

周泽楷听着慢慢两个字,整个人身形顿了一秒,脑子里又是刚刚叶修像卡准时机的一撞,心中噗的动了一下,像有一尾鱼灵动轻快地扫过,痒痒的,又仿佛毫无存在感。只这一动,他又相当迅速地把自己思绪拖了回来,继续顺着对方的话题嗯哦啊。

 “……我开电脑了。”

他一边动作,一边从床上站了起来。



TBC


评论(26)
热度(622)

© 割肉寻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