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肉寻欢

他们的灵魂和梦想亲密无间。
个人囤文处,本质甘党,繁忙期自我鞭策ing。

【周叶】故作寡言少语(1)

大概是小周吐槽视角的故事,是从他刚在轮回开始。

目录:点这里




周泽楷是真的觉得烦了。

 他几分钟前还好好地坐在理发店里,端端正正的,不带一丝波动的,下一秒就被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的人给带到了外面车上坐着。

外面天儿热,车里冷气开的足,身上的汗意也跟着蒸腾,前面副座上的人絮絮叨叨,驾驶座上的人又闷着不说话,他瞧着外面一个个穿着凉爽的行人,闷神就发起了呆。

 “说了多少次了,希望你为了队伍忍忍,忍忍……”

 副座上的人说的很内敛,语气也很温和,周泽楷从鼻子里嗯了一声,也没什么不情愿,只是前头的人是看了又看,气叹了又叹。

姓周的帅哥高冷,不言语,打游戏技术高,没什么不好的。周泽楷倒也不是没听过这些话,他隔着玻璃,外头的人一个赛一个的穿得少,女孩儿一溜漂亮的马尾短发,男的就短袖短裤,一溜平头,一个个的,跟敞开了放飞似的。

 

他连个平头都剃不了。

周泽楷闷声不响的,在心里默默地啐了一声。

 

姓周的帅哥高冷,不言语,其实是他懒得跟人多说,也懒得跟俱乐部的谁说。他小时候逃课去打游戏,临考试头了才抱头复习,成绩也能考的不错,现下被拔到轮回一线队了,原是以为用不着什么大的改变,却连个剃头的机会都被剥夺了。

 新苗子出头不容易。

 俱乐部让他留长发,叫他平日多注意形象,周泽楷开始还觉得扯淡呢,这打游戏还要在意形象的,后来跟人谈了,也觉得能为俱乐部做点事儿不错。

前些日子入队,拍了些定妆照,管理人员看着满意,别说,他也看着满意,就是这头长发,自己怎么弄怎么别扭。几缕头发飘在眼前,跟家里养的猫身上的毛似的,搔的眼皮发痒就不说了,天一热,就整个头跟被人用塑料袋套住了似的。

 周泽楷从小到大,学校管束的规矩,除了打游戏这条他是一条没破,现在才知道人老师有多明白事理了。

这夏天不剃平头,简直是不人道。

他脑子里这么想着,车子一停,身上就不对劲了,可偏偏面上又懒得露出什么表情,人就对着外头的点点头,沉默了好半天,也不知道从哪里捞出个黑色的夹子,把眼前这几缕给别上了,又掏出个橡皮筋,把后面的碎发扎了起来。

 这一套动作熟练的,显然是被逼着练好了,不然就以周泽楷的性子,还真懒得去磨。

他人在后面走着,前面人就继续絮絮叨叨跟他说话。

还真别说,周泽楷这人眼睛长的好,尤其是眉目,总是带着点什么摸不透的气势。真要这么直接的盯着谁了吧,很容易就会给人一种他在认真听你讲话的错觉。

 见他时不时抬头看看自己,还点点头,嗯几声,前面的倒是放心了。

 几缕碎发一别一扎,更把这人整张脸露在了外面。前面的也在心里嘀咕,生的是真的好看,在宅男扎堆的圈子里,可不就是个宝贝吗,难怪老板看重呢。

 等上了楼,跟俱乐部其他的管理人员打了照面,周泽楷把人送走了,当即是把身上披着的外套脱了下来,系在腰间,露出里面已经打湿的白T恤。

其他队员还没进训练室,他想了想,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便琢磨着又从屋子里退了出去,往一楼走廊那边去,想买杯喝的。

 轮回的基地向阳,刺眼的光顺着走廊投下来,周泽楷背挺的笔直,一路上看着没做什么,实际是想尽办法绕着阳光走。等他终于一步一步踩着阴凉的影子到了走廊尽头,往裤兜里摸出零钱想买瓶水,却发现早有人捷足先登地蹲在了自动贩卖机面前,抓着个脑袋好像在嘀咕什么。

周泽楷眼睛一眯,顿了。人倒是没见过。

那人对着贩卖机捣鼓了半天,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朝他这边望了过来,上下一扫,看他系在腰间的队服,笑了。

“哎哟,是轮回的小兄弟?”

 周泽楷一听就明白了,本来倒是想点头笑一笑的,一扫站起来那人的架势,又忽然有点笑不出来了。

 白T恤短裤透气的球鞋。还有剪的极短的头发,一副凉快模样,眉毛还略挑着,懒懒地瞧着他。

 周泽楷觉得脖子被汗沁得湿湿的,嘴巴一抿,不想出声了。

TBC

评论(33)
热度(1426)

© 割肉寻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