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肉寻欢

执笔寻欢说梦人。

【李泽言X你】与其和李总城市漫步,不如活在梦里(完)

沉迷游戏后的第三篇老李了,这篇是婚前故事(。)

个人完结短篇目录:点这里

 

 

你发现你自己喜欢李泽言。

 

001

 

你做噩梦了。

 

按照常理来说,其实做噩梦应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当这个噩梦跟你老板有关系的时候,就显得很不简单了。

你老板,华锐的扛把子,黄金王老五,英俊多金,一表人才,除了喜欢怼你,说你白痴幼稚以外,可以说完全没什么别的缺点。

你在梦里还是那个为了投资奔波的你,他也还是那个办公桌后稳坐如钟,表情淡淡的他。

不一样的是,你分明是带着一如既往忐忑的心进的办公室,脑子里是昨天记了一晚上的汇报,等你好不容易在不断的冷气中说明完了,你老板点了点头,突然从桌子下面拿出了一个袋子。

是一个纸袋子,里面装着什么不得而知。

你也愣神地看他看了半天,没反应过来。李泽言皱了皱眉,看着你,食指蜷起来,敲了敲桌子,下巴点了点。

“给你的。”

声音低低的,没什么起伏。

你再三确认了一番,确定李泽言确实表情没什么别的意思后,终于胆子大着,往前挪了几步,把袋子拿了过来。

袋子并不沉,你小心翼翼地打开,往里面瞄了一眼,里面的东西挺明显,是布丁。

你反应了一下,还有点傻不啦叽,就听见对面的人又慢慢地发话。

“还没傻的话,就把东西收了。”

 

梦里的李泽言依旧正儿八经,说话时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精英范儿,看你的眼神也是一如既往,像看着一块土豆。

你看着梦里的你一个激动,忽然就抱着袋子,冲着桌子后面的人,热泪盈眶地喊了一声——

 

谢谢你,爸!

 

“——哎哟!”

一切就在那一瞬间戛然而止。

 

你一个翻身,从床上跌了下去。

梦醒十分,你心跳的飞快,背后冰冰凉凉,还忍不住望着天花板地想,这也太刺激了!

 

002

 

还好是梦,这是你当时的第一个反应。

 

事实上,就算这不是梦,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作为一个有钱且帅气,有名且低调的成功企业家,网友们也没少调侃李泽言,喊老公的喊老公,喊爸爸的喊爸爸。

但是这句爸是出自梦里的你之口。

你对自己可能有所谓的超能力这件事还是有一定认知的,尤其是在你梦见被人袭击,就真的被人袭击之后,这个梦就显得越发诡异了。

 

苍天可鉴,你和李泽言除了纯洁的工作伙伴,甲方乙方的关系,平时也就是偶尔会在城市各个角落里偶遇的关系。

多么正直!

 

你怎么会喊他爸呢!

 

你可是在刚认识他没多久,看着他的朋友圈就恨不得面对面怼过去的。

这事儿你想了很久没想明白,但好在你是个大忙人,想不通的事情,也没多的时间去考虑。

繁忙的工作和学习任务很快就填满了你的生活,当然,在这些生活安排里,李泽言的存在还挺显眼的。

你需要按时给他汇报工作,自然就要定期见到他。除开拍节目做采访拍视频,闲暇的时候你就在市内走走,又会时不时碰到他。有时候是支使你去买咖啡,有时候是做点新品,让你尝试尝试。

李泽言有一手好厨艺,第一次知道这个事儿的时候,你挺震惊的,但震惊完了,也就渐渐习惯了。

 

这人果然除了喜欢怼人,有点儿口是心非以外,是真的没什么不好。

再一次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是你赶着去看流星雨,却被人一个电话叫去华锐干正事儿,正事儿干完了之后,又被提溜到公园看流星的时候。

流星过的太快了,你小时候就这么想。

而你又是一个很贪心的人,既想看,又想许愿。可惜人一心不能二用,常常只能做一个选择。

这倒也没什么,你很擅长自己给自己灌鸡汤,你想,人生也是这样,常常只能往一个方向走,做过了选择,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但你忘记了,李泽言是一个超能力工作者。

在他眼里看来,你想一心二用,实在是太简单了。

 

那一瞬间,你看到过往的行人停了下来,蝉鸣声也静止了。天地成了一方幕布,笼罩着一块小小的舞台,舞台上只有你们两个人。

你好像连呼吸都忘了,可李泽言几乎没耗什么心力,就把流星留在了你的眼里。

 

“许吧。”

你旁边的人西装革履,高岭之花,神色淡淡,似乎是笑了一下。

在那一刻,你听到自己的心噗通一声,好像跌进了哪个池塘,爬都爬不起来了。

 

 

003

 

完蛋了,这下打脸了。

你想,这世界上难道就有你这种喜欢上赶着找怼的人吗。

还真有。

这个自问自答玩完,你就像是开了窍一样,看李泽言做任何事都带上了滤镜。

而且从那一天起,你觉得自己是中了毒。

 

这个人成熟稳重,做事可靠,不喜欢张扬,却乐于助人。

“等等,别的也都还行……乐于助人?”

安娜张大了眼睛看着你,一脸怀疑。

你也愣了一下,仔细回想刚刚说过的话,想完了,连自己的都茫然了。

 

李泽言乐于助人?

你想起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毫不留情的拒绝,又想起每一通电话里,有时候淡淡的冷哼。

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投资者,甲方大爷会乐于助人?

安娜当时问的一脸纠结,当晚你回了家,整个人埋在床上,想,这叫个什么事儿。

 

可是李泽言确实也帮了你很多忙啊。送你签名摄影集,指点你改报告,一步一步耐心地引导你进步。

“……”

你想的太入神,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这次的梦里什么都没有,你就在一片空白里走啊走,一直走到白天,走到人清醒过来,脖子落枕,疼的发麻。

 

……他是乐于助你。

你望着天花板,迷迷糊糊的,灵光一闪,突然就想的通透了。

 

 

004

 

你再一次确认了,自己的确是喜欢李泽言的。

认识到这个事实之后,你面对他不仅不紧张,甚至还有一点点的无力。

 

怎么看这都比梦里叫他爸的状况还要刺激。

你几乎想象不到自己到底要怎么告白才能成功,或者说,先别提成功不成功的,能不能对着那张高岭之花的脸开口坦白,这都是比登天还要困难的事情。

你忙完了一天的拍摄任务,躲在咖啡厅里思考人生。

前几天天气骤然转冷,你没来得及加衣服,这几天都昏昏沉沉的,今天跑了一天,这时候在咖啡厅里坐着,果然中招了。

 

“唉……”

你听到自己浓重的鼻音,好在身上备了足够的餐巾纸,也不算太急。

 

“大白天唉声叹气,傻不傻。”

“傻。”你拖着沙哑的嗓子,老老实实地承认了。承认完了,才意识到情况不对,赶紧转过头去,看了来人一眼。

 

李泽言出现的时候,手里拎着一个塑料口袋,皱着眉看着你,看你看过去了,随即眉头一松,把你对面的椅子一拉,坐了下来。

“吃药。”

他说的言简意赅,跟梦里一样,屈起食指,轻轻敲了敲桌子。左手把塑料口袋递过来,右手招呼服务生过来,要了一杯白开水。

“你是白痴吗,生病了还喝冷饮。”

你听到这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

李泽言认认真真地看着你,明明表情不讨人喜欢,可话说的每一句,都在往里的心窝里戳。

 

他做事情讲求效率,甚至连现在都是这样。既不说是怎么知道你生病的,也不说自己买药的过程,只是淡淡地坐在你对面,干脆利落地发话。

吃药。

既稳重又温柔,就是有点喜欢得理不饶人。也不是纯粹的让你依靠,只是慢慢地走,慢慢地引导着人,偶尔伸出手教你一把,唯独看不下去的,或者你实在一个人支撑不了,比如生病的时候,才会这样的直接。

 

难怪网友喜欢叫他爸爸呢,这是真爸爸。

你从桌子上抬起头,朝他笑了一下,坚定地喝了水,吃了药,似乎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什么。

 

最后的记忆是你面前的人脸色一黑,你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人在车上坐着,缩成一团。

 

 

005

 

魏谦看着你,唉声叹气。

你见魏谦的次数,没有几十也有十几了,可还是头一回看见这个人唉声叹气,看着你似乎一切尽在不言中,难以言喻的表情。

 

“……大哥,你能不能有话直说啊。”

魏谦摇摇头,摇完了,又忽然点点头,看着你,似乎是做了十足的准备,才开口问话。

 

“你……是怎么看总裁的啊?”

 

006

 

你是怎么看总裁的?

你尊敬他,你喜欢他,想和他困觉。

 

这话能直说吗?

当然不能!

你想,这话还得留在表白的时候说呢,所以当时的你想了想,说了好人两个字,发了张好人卡,结果得到的却是魏谦更加明显的长吁短叹,说是,唉,可怜。

 

可怜?谁可怜了?你吗?

你茫茫然地准备汇报工作,再一次茫茫然地进了李泽言办公室。

甲方大人的脸色比平时似乎还要冷峻一些,只是看着你,还是像看着一块土豆。

 

你喜欢他,他却只觉得你是一块土豆。

你心里莫名其妙有点酸酸的,酸完了,又很快回归女强人状态,正式工作。

这么一工作就是几个小时过去了,外面日头也到了正午,你看着李泽言平稳的神情,知道这是过关的意思,于是一下子心里松快了。

 

“那今天我就先走了。”

你很认真地回他,看着李泽言的眼睛,那双眼睛浓似墨色,看不清在想什么。你带着自己的东西正要出门,走到一半,忽然后面有了动静。

 

“……你过来。”

你听到李泽言发话,身为一个喜欢他的乙方,你自然乖乖过去了。

李泽言走过来,跟你的距离越来越近,最后近的面对面,你呼吸都难免有点紧张了,好半天,才被对方伸手,揉了揉脑袋——相当直男式,毫不讲究的那种。

 

“……我不是你爸。”

“???”

你傻了。

 

 

007

 

你又做梦了。

这次的梦里,你生活的很平静,很幸福,偶尔还跟你家那位做做网上流传的送命题一千道,就这么平静地生活了几十年,生活到生命的尽头的时候,你家那位却忽然动了什么手脚,你知道自己明明是垂死边缘的人了,可就是合不上眼睛。

医生没有来过,护士也没有来过。一切都是静止的。

 

这个梦里你没有说过话,你家那位也没有,你甚至不知道你家那位是谁,只知道你全心全意地信赖他。

 

“……别幼稚了你,多大岁数了还滥用超能力,送我走吧。”

梦的最后,你听到你对你家那位这样说,然后你终于眼前慢慢清晰,看清了病床前那个人的眼。

 

008

 

你决定去和李泽言告白。

 

成功不成功都无所谓了,梦里的你并不难过,你只是觉得你家那位什么话都不说,只是笔直地坐着,也让人难过。

 

“喂。”

你拨通了手里的电话,很想见到他。

 

他果然是一个好人,但是这不是好人卡,因为你特别喜欢他。

你想,过不成梦里的生活也无所谓,只要说出口了,就算是成功了。

 

 

009

 

事后你对李泽言谈起了那个梦。

说梦里你俩甜甜蜜蜜,浓情蜜意,李泽言根本不骂你,还说你是小姑娘。

 

“……梦里什么都有,那你不妨一直梦下去。”

李先生嗤之以鼻,看你的神色,脸上就挂着幼稚两个字。

 

“我不。”

你想,好不容易告白成功了,做梦多亏啊。

 

而且,和李泽言真正在一起的每时每刻,明明都比梦还要美好。

评论(25)
热度(1745)

© 割肉寻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