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肉寻欢

他们的灵魂和梦想亲密无间。
个人囤文处,本质甘党。
头像两只可爱崽感谢好方@晨昏线。
墙头很多,称呼废肉/寻欢。
最近的目标是日更直到完结(flag

【周叶】故作寡言少语(86)

目录:点这里

仿佛还嫌这阵沉默不够漫长,屏幕上又紧接着跳出来了一个问号的默认表情。叶修猛抽了一口烟缓了缓,才又慢慢打字。

君莫笑:……我靠不简单啊小同志

君莫笑:耍流氓还能耍的这么从容不迫的,啧啧啧,是小周吗?

一枪穿云:如假包换

一枪穿云:玫瑰花/

周泽楷面不改色敲出一句回复,看叶修又给发了个茫然的表情过来,知道自己这一招出其不意是奏效了,当即乘胜追击。

 

一枪穿云:你让人说真话的

一枪穿云:给睡吗?

君莫笑:……

屏幕那头的叶修咳嗽一声,明明房间里没有其他人,也显得有些心虚,震惊了一会儿,又迅速找回状态应对。

君莫笑:日后再说日后再说,年轻人急什么?

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日后?

紧随其后又是刚刚那个企鹅害羞飞吻的表情。

叶修飞速解读之后深意,又直起背,猛吸了一口烟,发了个无语的表情过去。向来是乖巧懂事优等生代表的轮回队长生猛起来,竟然还能这么面不改色讲荤段子?他越想越觉得这小孩儿这些年简直不是一般的进化了,以前是做事情带着冲劲儿,现在好不容易沉稳了许多吧,这怎么该沉稳的地方又猛上了。

君莫笑:恋爱啊朋友,谈的健康一点,健康一点

一枪穿云:呃

一枪穿云:生理健康也是健康

君莫笑:……

叶修终于掐灭了烟头,决定果断出手。

 

君莫笑:换个话题吧老哥,省略号打累了

一枪穿云:……也太生硬

 

周泽楷想了一下,没忍住,难得吐槽起了叶修这难得一手生硬的转移话题,脸上的笑意却渐渐压不住了。

 

君莫笑:谅解一下

君莫笑:我们还需要学习学习,多了解理论,才能实践动手嘛

一枪穿云:实践出真知

叶修把烟头丢进烟灰缸,正儿八经地坐直了背,脑子里转的飞快。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他的确是有点儿后悔今天晚上自己是不是没事儿找事儿,怎么就忘了还有老早之前那么一茬,周泽楷要是想怼回来,随时一提都能把他噎住。

但再转念一想,其实这事儿也算是情侣之间的情趣,人小孩儿年纪在那儿,正式上火易冲动的时候。联盟里一堆宅男终日与电脑为伍,除了轮回方明华那种早早结了婚的,估计大多数人的女朋友都是自家五姑娘。

说老实话,大家都是大男人,又关系特殊,谈这个是该放开点儿。叶修想到这里吧,又是一拍大腿,回复上了。

 

君莫笑:来,小周啊,咱们理性讨论一下

一枪穿云:你说

屏幕这头的周泽楷又窝回椅子上。

君莫笑:季后赛还忙着不是,等季后赛之后咱们再说?哥也不是不想聊这个,不过没什么经验,所以大概一时半会儿还得做做准备。

剖析的是挺理性,周泽楷笑了笑,在心里评价了一下,也默契十足反应很快,迅速抓住了重点。

一枪穿云:季后赛后?

君莫笑:咳,能不能看看别的话?我别的部分还自我剖析的挺认真啊,老脸都拉下来了

一枪穿云:你不老,你帅

君莫笑:哎哟,乖

 

周泽楷夸完人,又继续打字。

 

一枪穿云:那就季后赛后见

君莫笑:唉,怎么没多乖一会儿

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

对话框里噌噌蹭跳出三个省略号,别的什么话都没说,叶修这边瞧着,分明又读出了一点儿委屈的意思。兴欣队长又深深地吸了口气,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觉得自己这情况,简直跟家长看的娃长大了翅膀硬了管不住了的感觉一样,再又细想一下吧,就越觉得是这么个意思。

君莫笑:得,管不住你了,听你的行了吧

叶修终究是一个妥协,妥协完了,又琢磨着自己这怎么自从恋爱后,都有一点儿在私事上没法不让步的意思。

周泽楷看这句话看了一会儿,指尖又是一阵飞舞。

一枪穿云:打完比赛,就能见到你了

这头屏幕的光悠悠照着,叶修本来要起身接杯水,看到这句话又是一愣,心里的气球突然就杯扎了一阵,没了气,只软软地趴下来。

他几乎可以想象周泽楷是带着什么表情打出这句话的,耷拉着眼皮,微微抿着嘴,笑得很乖巧,又有点儿内敛,唇边隐隐凹下去一个梨涡,让人看了就挺想顺毛。

行为跟着心走,叶修果然没多想,顺着就顺毛了。

君莫笑:那决赛后我去见你呗

周泽楷一顿,心里也立刻软了。叶修说的轻轻巧巧一句话,意思却很显然,好像他这边进决赛压根不是什么问题,连信任都是藏在随便的一句话里。

一枪穿云:来,报销路费

君莫笑:我去,这还报销?哥没那么穷,见内人的钱还是有的

一枪穿云:呃

叶修猝不及防反调戏回来,周泽楷还没想好怎么反击,那头的人就立刻告别,说是下了下了,第二天是早班的飞机。

君莫笑:睡了啊太困了,梦里再见

这么一句话,又给小年轻心口多挖了一勺蜜,甜滋滋地渗进胸口。

一枪穿云:好,梦里见

连被窝里都沾染了一点甜意似的。

 

联盟的四强赛到决赛的过程,热度当然一如既往丝毫不减,只是叶修从B市回去就忙的脚不沾地,也没个正儿八经看比赛的时间,大多只能赛后看录像。先是回嘉世接了苏沐橙,又和陶轩见了个面,然后就是不断地跑来跑去拉赞助,连同陈果两个人是四处寻找愿意出资的金主。

其实回嘉世的那一趟,是比叶修想象中要平和的多了。

也不是说别的平和,而是他和陶轩之间梗了多年的恩恩怨怨,好像都连同那么几句话都消散了,既没有深仇大恨,也没有尴尬的说不出话,只是两边很平静地。当年他认识陶轩的时候,对方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荣耀大龄玩家,后来仿佛功成名就,摇身一变,成了联盟里著名的优秀商人代表,现在这次再见,却是两方都不知道是以什么身份了。

但叶修还是职业选手。

他曾经被驱逐出了自己一手建立起的战队,又好像不知道什么为跌倒,一步一步,带着一群小白慢慢走了回来,外面的人说他是亲手摧毁了嘉世,但叶修却压根没这个想法。

再一次到嘉世基地,生活了几年的地方,甚至连一草一木都还是原来熟悉的样子。走廊里连自动贩卖机的位置都没有挪动,叶修瞧着看着,心情是相当平静。

他平静地和陶轩对完话,又谈完了有关沐雨橙风的事,还带走了开发部的关榕飞。

在这里他也有过喘不过气的时候,仿佛连云层都压迫过来,压的肩膀都动不了一下,只能在灰色的走廊里慢慢行走。那时他觉得生活无处不泛着苦味,甜的会被化掉,酸的会被忘掉。只剩下苦。

在这里经历过夺冠的夜晚,也经历过不得不交出账号卡的时刻。他在这里刻下了很多东西,好像值得记忆的很多,值得怀念的也很多,应该忘掉的更多。

但都过去了,回头看不是他的作风。

追求的是胜利,能够代表胜利的,在自己看来,就只有冠军。

哪怕第二也依旧是失败者。

他是个纯粹炽热的竞技者,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个目标,哪怕燃烧着自己的职业生涯和竞技生命,耗费无穷无尽的精力也在所不惜。

因为有了永远高悬的梦想,所以才活的直白透彻,无可动摇。

叶修站在训练室里,认真时眼神犀利坦荡。

过了十年,这份认真时透出来的执意也没有变过。

……真的没有变过吗?

椅子上的陶轩瞧着有点恍然,他恨过这个人不懂什么叫利益,也讨厌过这个人自作主张,但也为这个人欢呼过。他们是曾是一起建立嘉世王朝的搭档,但现在却连多掺一丝感情,都显得疲惫了。

现在回头看,有些分歧是避免不了的,但要真的说起自己那时候对叶修的敌意,说不准还有一部分变了质的羡慕。

陶轩现在才看清楚,那就叫嫉妒。

他没有那样好的技术,年龄早就超过了打职业的要求,所以退居其后,做起了幕后工作者。叶修不愿意露面争取商业利益,那样是换他该多好?他能打出精彩的战术,能想出精妙的战术该多好?那就不用受制于人,能随心所欲,能受人追捧,能有钱可赚。

以为叶修落伍了,又有轮回成功的例子在前,所以狠心做下了一个又一个决定。

现实却狠抽了一个巴掌——不如说,叶修用最直接的方式狠抽了他一个巴掌。

到底是什么时候走歪了的?

陶轩这段时间不断地回想起他刚刚玩荣耀的时候,那时候什么杂念都没有,只想着能在游戏里风骚操作几把,自己的ID越响亮越好,游戏技术能越玩越好,后来有了职业联盟,他就想拿冠军,哪怕自己做不到,当个幕后工作者拿也是一样的。

现在才惊觉自己有些忘了点东西,但万事不可回头,意识到的时候,才会发现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两边的人说完话,叶修就提着苏沐橙的箱子,带着两个人离开了。临走前陶轩也没多说,反而也像平静了下来,和叶修握了手,道了句加油,像是如释重负一般,转身离去。

叶修知道自己不会回来了。

他把苏沐橙和关榕飞两个人前脚领回兴欣,后脚就跟陈果踏上了拉赞助的行程。

他们两个人四处奔波,很是花了一段时间,等兴欣这边敲定了几笔相对大头的赞助,联赛的结果也在不断的讨论声中尘埃落定。

轮回又赢了!

轮回卫冕成功!

霸图集齐四大天王,依旧不敌卫冕冠军!

周泽楷和他的轮回到底有多可怕?

无数听起来就极吸引眼球的标题在一夜之间发出。周泽楷带着队里的人出席新闻发布会,显然已经比上一年多了很多经验,众人都要显得老道许多。尤其是江波涛,经过一年的历练,他也逐渐适应了自己身为副队长和轮回发言人的模式。周泽楷话少,他自然而然也就承担了大多数接受采访的任务。

战胜了冠军大热门霸图,这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记者们也先是围绕着战术问了一些问题,之后等气氛轻松了些,才又有记者忽地提起了兴欣这茬。

两边一来二去问答了几句,问到最后,总结起来就是兴欣这赛季成功杀进联盟,下赛季好像还喊出了拿冠军的口号,问轮回这方面怎么看。

这问题一出,可不就把江波涛还真给难了一下。

难啊,怎么不难,要随便换一个新战队都要好答一些,但兴欣可不一样。

圈子里也有了苏沐橙已经自由转会加盟兴欣的消息流传,江波涛思考了几秒,最终还是给出了一个相对完美的回复,说是轮回会全力以赴击败对手,答的时候还瞄了一眼旁边坐着的轮回队长。周泽楷人安静的坐着,听见这边的回复,反而抿了抿嘴,似乎还挺赞同这个回复。

江波涛当即也放了心,应对起接下来的问题就更加的得心应手。

霸图的主场,却见证了史上第二只成功卫冕冠军的战队。

身为创造了这一成绩的团队成员,轮回众人开心之余,都觉得似乎又多了一层期待。

对于竞技选手而言,远没有比冠军来的更重要的东西。而无论多少此胜利,都无法改变每个选手内心的追求。因为机票是定在第二天,所以轮回只能选择先在Q市本地小小地庆祝了一番时,庆祝之时,就难免有意无意地提到了下一个目标。

没有人会嫌冠军多。曾经这是只连季后赛都是奢望的战队,现在却已经成功完成了两连冠,似乎更大的辉煌近在咫尺。

“补强!一定要补强!”

轮回老板喝的满脸通红,酒气熏天,拉了经理的手就是一阵猛拍,打了几个酒嗝。

“要花多少钱你说,你让开发部那边赶紧拟定一下装备要花的钱,还有商量一下有没有合适的引援对象!”

“随便花随便花!咱们队有钱,不会只拿这两个冠军!咱们要的是三连,四连,五连——”

闹腾的是经理哭笑不得,赶紧对着方明华使了个眼色,两个人立刻把人架到了沙发上躺着。

周泽楷人虽然没有喝酒,但也像是被工作人员的酒气感染到了似的,迷迷糊糊的,头有些发懵。

第二天回到S市还有更加盛大的庆祝等着他们,轮回一群宅男疯了一个晚上,虽然都没怎么沾酒,但一个个体力战五渣,现在显然都已经累瘫了,一个个都狂打呵欠,上了回酒店的出租车。

江波涛还算是其中最清醒的,他先是连同着周泽楷把几个晕的不行的塞进车里,最后才是正副队长和经理三个人上了一辆车,算是给队伍殿后。俩职业选手都戴了口罩帽子,遇上的司机话也不多,经理更是累的呵欠连连,整个车厢内只能听见广播里放的背景音乐。

周泽楷靠着窗户发了会儿呆,半晌才听见旁边的人开口。

“真不容易。”

江波涛是长出了口气说这句话的,说的时候话里还带着笑意。周泽楷回头看了一眼,又跟前座的经理略一对视,三个人也不知道就怎么被戳了笑点,都各自乐了起来。

“我是挺幸运,”经理难得推心置腹地开口,“老板还有雄心,咱们就不会仅仅只停留在这个成绩。干这行吧,我虽然打游戏没你们厉害,但理想可不比你们低。”

周泽楷支着下巴,听到这里,头又转了回去,眼神透着光。

“我想咱们队成为联盟第一,成为GOAT,当那个历史的独一无二,”经理笑了,接着酒意,连说话声都变得激昂了点儿,“要建立更有统治力的王朝,目标就不可能只是两连……呵呵,奋斗这么多年了,我这老年人也不怕你们俩笑话。”

江波涛听完这番话,也笑了:“怎么会笑话,我也一样——”他这句话没说完,反而是转过头,笑着看了周泽楷一眼。

轮回队长的眼神更凝成了一团火,这团火在黑夜里静静地烧着,透亮鲜红,泛着光。

半晌,才接着这句话对他们俩开口:“我也是。”

TBC

两个追光者

评论(23)
热度(430)

© 割肉寻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