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肉寻欢

他们的灵魂和梦想亲密无间。
个人囤文处,本质甘党。
头像两只可爱崽感谢好方@晨昏线。
墙头很多,称呼废肉/寻欢。
最近的目标是日更直到完结(flag

【周叶】幻想流亡二十小时(完)

末日星际,人口锐减,人类在宇宙中流亡无家可归的设定,毫无科学依据

深夜60分(240分)产物,爆字数的下场

个人周叶完结短篇目录:点这里

 

 

“别怕。”

 

001

 

叶修回忆起的第一件事是抽烟。

 

虽然这事儿怎么听怎么扯淡,但叶修脑子空空在医院里睡了一个多月,回忆起的第一件事确实是违反医院规定的。

他穿着病号服大剌剌地躲天台抽烟的时候,差点没把来探病的方锐气个半死,好在本来身体是好的差不多了,才没造成什么别的问题。医生护士连同战友一起来拖人,最后还是拖的很成功的。

“还真就想不明白了,你烟哪儿来的啊,”方锐一边往叶修床头摆水果,一边白了正慢吞吞地往床上倒的人一眼,“没囤货了吧?”

叶修歪着头,眯眯眼睛想了一下,整个人呈现一个睡美人侧躺支头懒散状,拖着嗓子开口:“没了没了,骗你是狗。”

后果狗不狗不知道,但烟瘾发作真的挺要命的。

这个自称叫方锐的人大概是一周之前开始来医院探望他的,严格意义上讲,他是叶修醒来后见到的第一个来探病的人,也是一见面就开始吹牛逼的人。

“我姓方,你战友,你失忆前喊我哥的那种。”

说这话的时候人咧着一口大白牙,手上拎着一大袋水果,叶修当时人才刚醒,愣是懵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骗谁呢,叶修也挺淡定,他也不管人家说的是真是假,上下瞄了对方一圈,道,确实瞧着比我老,这话一出口,对面的人表情立刻就丰富了不少,纠结了好半天,最终才眉头一展,又继续跟他说话。

叶修知道自己失忆了。坦白来讲,这种一醒来脑袋空空,见谁都从脑子里扒拉不出东西的状态,真的有些难受。倒也没有书上或者电视剧里演的,什么一回忆就头晕目眩心绞痛,只是单纯的一片空白,不记得自己之前是干什么的,也不记得自己认识些什么人,不过好在他观察力一向不错,又从医生护士那儿得知自己是重伤入院的,反正琢磨着琢磨着,大概也就猜到自己是干嘛的了。

至少得是忙着打架的吧,不然怎么能伤的据说抬在架子上就剩一口气,守了几天几夜才给续了命。

叶修这人也挺实在,他看人姓方的小子说是什么战友,也不含糊,立刻就问难不成自己以前还真是负责打仗的,结果当时窝一边角落里削水果的既没说是,也没说不是,纠结了好半天,才给他憋出一句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啊,没骗你,”方锐摊开手,一副自我剖白的架势,“咱俩不是一个部队的,你还早我几届毕业。”

哦,那确实麻烦了。叶修仔细回忆了一下这些日子嫌的发慌,天天窝床上看的新闻,大概也知道军队是个什么纪律。

新闻里说的什么病毒丧尸资源之类的,他听的头痛,但听的久了,总也能顺着理出一点什么痕迹。至少今天这个什么联盟和那个什么组织开战,那边一个和平谈判搁置,这些时不时发生的大事件,都挺刺激人的。

好在他空白着脑子在医院里迷迷糊糊了这么久,总算还记起了老伙伴之一。

——烟,真是可喜可贺。

要克服这种第一时间记起来的本能,对任何人来说都不容易。叶修本来也没觉得这玩意儿有多害人,但当他在记起的第二天夜里因为手里没烟,心里痒痒而坐立不安,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时候,他终于知道自己回忆起的这玩意儿有多害人了。

“是,你以前是一个烟民,常年烟不离手的那种,”方锐跟他摆着手解释,“但老哥你也得看看情况,身体自个儿不照看,难道还指望其他人天天盯着你?”

叶修想了想,这话说的挺有道理,可这话有道理了不过半日,他就没扛住烟瘾,一个人又晃晃悠悠着去了天台。

算了算了,狗就狗吧。

抽上烟的那一瞬间,叶修想的很舒坦,赛过活神仙。

晚风徐徐,天上挂着的星星无数,看起来藏着许多秘密,只有一颗人类还算熟悉。丧尸连同无数灾难爆发的若干年前,一小撮人逃离了地球,却没想到自己成了最后一丝烛火,又是这一小撮人生活在漂浮着的人工卫星上,顽强地持续着探索和研究,终于在近些年,想回到故土。

回到故土。

叶修这些天是天天听着新闻入睡,怎么着也对自己的境况有了点了解。但他压根不认识天上哪些亮点到底哪个是哪个,也探究不出来老祖宗们到底是从哪颗逃出来的。缕缕的烟气飘着,他极慢地品味着,觉得心里很轻松。

记不得东西其实也没什么不好,毫无烦恼,哪怕丢进人堆里也活的像是与世隔绝。

 

叶修一贯是随遇而安的本性,现在也是这样,难得一见有什么慌乱的时候。

 

002

 

他是真的不太慌,至少叶修本人是这么觉得的。

 

“你最近,常常去天台?”

医生翻了一页纸,面色挺沉重。

叶修就在对面大大咧咧地坐着,点了点头。

医生又歪了歪头,很一言难尽地看他:“你想死?”

叶修噗的一声,喝进去的一口茶差点呛到:“张医生,你怎么会这么想?”

医生顿了一下,忽然抬头看了他一眼。

“不少人没了记忆就觉得失去了生活的意义,不是没有先例,”医生皱了皱眉毛,显得很纠结,伸手拍了拍叶修的手背,“你不会的。”

这个你不会的说的很巧妙,既有暗示的意思,又有斩钉截铁的意思在。叶修挑了挑眉,没说话,想了半天,才说是烟还没抽够,哥怎么会想不开。结果没把医生给气个半死,但显然也挺有说服力。

要去探究失去的记忆,对任何人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回忆起自己是个烟民的前一天,叶修已经忘记自己到底是怎么抽丝剥茧摸到本质的了。这段时间方锐来的很勤,要协助他回复记忆的意向也很明白。

他到底之前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嘛……很重要。”

叶修歪头想了半天,突然正儿八经地看了过去:“我很直,不好意思啊。”

方锐立刻就炸了:“谁跟你说这个了?我的意思是,你对很多人来说很重要,所以赶紧的给我想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flag立的太高,从说完这句话的那天起,叶修就接到了陆陆续续其他人来探病。

有男的,有女的,不过他一个没印象,也挺怕遇见那种上来就掉眼泪的。结果好么,第一个来的女的,眼泪是含着了,结果行动也很直接,把他藏的烟全都给收走了,收完了一滴眼泪没掉,说是还会再来,第二个来的男的,上来就是一通批评,说他是人胆子太大,干什么都不想想后果,又说是等他回来了再决斗,吵吵闹闹的,反正一个个都不按套路,把叶修搞的头痛。

你是被救回来的,被人从救生舱里。还在太空里飘了好几个小时,才被人家路过的载客飞船给救了下来。

好在探病的日子过到第七天,总算还来了个那么靠谱的人。

叶修巴在床上有一下没一下地看新闻啃苹果,得知了这个重要的消息还愣了一下,探病的又笑了一下,问他感觉怎么样,叶修挥了挥手,说是感觉良好,没大毛病。

然后方锐就又来了。

这次他来是身负使命,又有准备,手上拎着一个密封的袋子,郑重其事地把东西交了过来。

“这什么?”叶修试图翻个身。

方锐冷冷地笑了一下,把床上的人一刨,从枕头下面搜出一包烟:“你看了不就知道了。”

叶修皱着眉,很痛苦:“看不了了,心绞痛。”

方锐伸手就把那个烟盒揉成一团,一边丢进垃圾桶一边开口:“那我去给你叫医生。”

叶修整个人作垂死状,说是没了特效药,医生来了也没用。瞎扯淡的说法是一套一套的,方锐眼不见心不烦,东西带到了就立刻开溜。

叶修随手把档案袋往床头抽屉里一放,在烟瘾折磨的痛苦中,叹息着打开了电视,试图打发时间。

 

电视里正巧放着这些日子以来不断连载的纪录片,叫什么蓝色的故乡,说的是当年末日病毒爆发,老祖宗怎么通过努力奋斗从地球上跑出来的事,加上对各个人造卫星联盟的介绍,最后再一句总结陈词,说是回归计划有了重大进展,联盟组织之间已经达成了资源战争暂时停止的协议,反正最后配的解说词很是慷慨激昂,哪怕他这个闷头闷脑什么都不知道的愣头青听着,也觉得有那么点儿意思。

蔚蓝的星球泛着淡淡的光,交错的纹路和纵贯的绿色相间,光芒溶解在深蓝之间,像是要把人吸进去,偏偏又被罩上了一层玻璃,谁也靠近不了。

是挺漂亮的。

这个特写在片尾持续了足足有一分钟,叶修整个人仰着躺着,百无聊赖地看了许久,看了久了,忽然胸口一跳,像被人突然推了一下似的,连呼吸都顿了一秒。

他好像看过这个。

不是在屏幕上,也不是在电视里。而是极近,极近地见过。

 

令人窒息的蓝色扑面而来,在安静到可怕的空间里仿佛要把人吞噬,身边的人不出声,他自己也不想说话,于是干脆抿嘴笑了笑,从包里翻出记录仪,说是怎么着也得继续任务,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要不要一起。

“……万一还能留下个纪念呢,怎么着也算得上英雄了吧。”

然后旁边的人就笑了,说,好。

 

 

003

 

叶修晕了。

 

这个晕就是正儿八经字面意义上的晕,两眼一黑,脑子发懵,瞧着电视屏幕就倒了过去,连个睡的意思都谈不上。再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天已经黑透了。自己手被扎的发麻,抬头一看,才发现是又吊着第一次睁开眼就瞧见的营养液袋子,头重脚轻,爬都爬不起来。

这感觉有点似曾相识。叶修迷迷糊糊地瞧着天花板,终于琢磨出了个所以然。

他刚刚想起自己以前是个资深烟民的时候,也是这么个感觉。

重击之下的豁然开朗,这大概就是失忆患者的灵光一闪了。虽然人动弹不了,但脑子却是渐渐清醒了。

老祖宗们逃出来的故乡原来还有这么个效果?

他条理是越发清晰了,清晰地理出来,最后在昏昏沉沉的状态中得出的结论,大概就是自己估摸着以前是在天上飘的,回味之时难免多咂摸了几下,等第二天意识到记忆里大概还有第二个人的时候,他才赶紧借了笔和纸,大概记了一下。

“我以前是不是天上混的?”

等见完医生回来,叶修再见到方锐的时候,问出的问题就有点直指核心的意思了。

当然,从方锐的角度来看,这话压根就是废话。这年头只要是军队的,谁没干过几架,谁干架不是在天上混着?

心里这么想,但高兴还是高兴的。

“你资料我不是都给你了吗,”方锐一比划,“你部队里特批的,还没看?”

叶修沉默了,沉默完了,才想起被自己塞到抽屉里的袋子。

方锐一走,他倒也没急着看袋子里的东西,反倒是叫住了负责照看自己的护士小姑娘,想了半天,诚恳发问。

“我是一个人入的院?”

小姑娘想也没想,头点的飞起,点完了,又挺热情地跟他说了说当时的情况,说是谁看都是生死关头,医生说是还是要看求生意志,连夸了叶修好几句,说是不是一般人。

叶修哭笑不得,说,谢谢。

等他再多寻思了那么几天,一下子感觉也找到了,翻起自己的资料竟然也能看的津津有味。

要是这几张纸上的资料靠谱,他失忆之前不仅是个天上飘的,还是个常年秘密在天上飘的,执行的任务据说都是什么机密中的机密,压根不是一般人能干的活。

我挺厉害的嘛。叶修看的投入,跟翻别人的故事一样,一面感叹也没落下。

白纸黑字,记录的都是他数次任务的出勤情况,距离现在最近的一次写了大概一两行字,他对着琢磨了一会儿,还是觉得摸不到什么回忆。

“回归计划,单独执行任务失败,现正在恢复中。”

写的简简单单,压根是没有详情。可叶修琢磨到一半,越想越觉得这写的不是在扯淡吗。

要么就是他脑子有问题,要么就是这玩意儿压根不靠谱。

他想起来的最后一点记忆,分明身边就还跟着个人,这人虽然他还想不起来也摸不着吧,但怎么从定义上来看,都应该能叫得上一声战友。

“你这拿来的东西靠谱么?”

推敲不出来结果的情况之下,就成了对方锐的怀疑。方锐举着双手,觉得巨冤,说是将军特批给你的资料,还能有错?

叶修又狐疑地盯着方锐看了半天,到头来还是偷偷晚上拎着一包顺来的烟,到天台赛过活神仙去。

不知道自己以前是干什么的还好,看多了东西,再抬头的时候,心境就没那么平静了。

人家新闻上天天播报的东西,还跟自己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他一会儿想起那些纸张上记录的东西。叶修想,他以前可真是个大忙人,一面要忙着研究,一面还要秘密冲在最前线,时不时的去执行任务。各大组织之间因为资源而起的争斗不断,他却游离在战场之外,时刻研究着解决办法。

军校毕业,然后进了军队,之后又因为专业进了隶属研究所,最后成了秘密回归计划的牵头人之一。

要彻底地解决各大卫星之间的争斗,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归。

故乡里有着人类所需要的全部资源,长久的岁月里,他一直在试图研究地球的变化。最近的一次是与地球亲密接触的时候,差点丢掉了自己的性命,眼下看结果,性命是没丢,记忆是全都丢了。

 

听着是挺崇高。

叶修还是脑袋空空,把文字又过了一遍,看着天空,看了又看,盯了又盯,觉得眼睛都疼了,才慢悠悠抽完一支烟,又溜回了病房,爬回床上睡觉。

 

然后他做了一个梦。

 

004

 

“这东西就是你基站里全部的资源了,”叶修笑眯眯地打理着东西,压根没有一点临到绝境的紧张感,“你说够咱们两个人坚持多久?”

青年抿了抿嘴,想了好一会儿,才又抬头回他:“一天。”

叶修乐了,说你还挺理智,都不慌啊?

青年没反应,只是抓了抓头发,又慢慢地看了他一眼,眼神挺会说话。叶修揣测了一下,大概就是你都不慌,我慌个什么。

“也是,这里说到底还是你的地盘嘛,”叶修飘在空中,没有重力,只能艰难地拍了拍青年的肩,“还要仰仗你照顾了。”

青年到底是没忍住,瞧了过来,眼神直白又坦荡,慢慢开口。

“其实不到二十个小时。”

说着,指了指头顶的氧气计量表,偏偏显得从容不迫,哪怕是个叶修两个人对着飘着,也一点没有濒临绝境的意识。

叶修听的淡定,在空中又翻了个身,朝基站的窗户靠了过去。

这里离地球极近,至少从他研究室记录的各种情报里来看,还没有比这个未知观测站离地球更近的。他是有任务在身,驾着观测飞船绕着轨道运行,本来飞船出了故障,他甚至都做好准备打算要不要写点什么的时候,竟然又被人救了。

只可惜,显然救命恩人也不太走运,至少这个未知观测站从他来了以后,也是一副与卫星失去联系的架势,静静地飘着,相比起飞船来说,显然除了面积大了点儿,资源多了些,压根没有任何优势所在。

这小年轻大可不用救他的。要是没他,这独自一个人等待救援的时间至少能加倍,怎么说生存几率也要增加不少。

眼前是蔚蓝的星球,像被一个未知的玻璃罩子罩着,上面似乎依旧肆虐着病毒,为丧尸所占领,人类久违涉足,看的时候也难免有了点儿未知的情绪。

人工卫星上是没有季节的,植物的培养也是大多采用了能采用的科技手段,叶修从来没有体会过春夏秋冬,自然也说不出点儿什么高深莫测的。他从学校毕了业,进入军队,从一开始的志愿就不在战场上,志在研究,有好的身手也是没用。进入研究所,开始是好奇的天性使然,想去探究宇宙的秘密,到后来知道的多了,反而连想法都变了。

“你不过来看?”

叶修转头,挥了挥手,一身轻松。

青年抿了抿嘴,没说话。

窗户那边的人反倒像是读懂了他要说的话,笑了:“你整天在仪器上看,反而很少这么直接去看吧?哥觉得这么看漂亮多了。”

青年蹲了好一会儿,半天才朝着他这边,慢慢地飘了过来。

叶修压根不知道对方的名字,所以叫的时候也省略了称呼。宣扬着地球回归计划的人很多,他是联盟里最早投入研究的一批人之一,也是最早提出可能性的一批人。

从根本上解决战争这一伟大的宏愿目标他也不能说是没有,只是后来接触的多了,反而对地球本身产生了更多的兴趣。

可能性如今就摆在眼前,狭小的一方窗户,他和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面对面飘着,都只是安静沉默地瞧着窗户外面,很有可能是生命中最后的一段时间。

“是真的挺好看。”

 

叶修抬手,指了指手指下面的一片蓝色。满眼的星空里,仿佛只有这一点,比他们要巨大的多的一点,仿佛只要看着,铺天盖地袭来的就不是绝望感,反而带着一点说不清楚的好奇。

研究人员的本性。

一块窗户,靠着两个生死未知的人,可偏偏在平常地说这话。

青年沉默了许久,看了看窗外,又转过头看了看他,忽然极浅地抿起嘴,笑了笑,映着的背景就是巨大的地球特写,藏着点儿什么。

叶修听到自己心跳顿了那么一下,当然也可能只是绝境中,难免生出的一点同病相怜感。

 

“我叫叶修,”他乐了,决定跟这个同病相怜的小年轻搭话,“你叫什么名字?”

 

005

 

梦这个东西实在玄妙。

 

天光放亮,叶修从恍惚间找回意识,瞪了好一会儿天花板,才又慢悠悠地坐起身,一巴掌拍过去,按了墙上那个按钮。

“我感觉自己恢复正常了。”

医生闻讯找来谈话,叶修整个人还是倒在椅子上,很悠闲地比划。

“……说人话。”

“我想起来了,”叶修乐呵呵的,敲了敲桌子,“所以张佳乐同志,你这总能回去干正事儿了吧?”

张医生一个愕然,嘴上没把住,当即就是卧槽一声。

 

一个梦,叶修的确是想起来了很多东西,比如以前学过的知识,做过的实验,搞过的研究,认识的人。张佳乐是他还在军校念书时候的学弟,就低那么一届,学医的,毕业后进的同一个部队隶属医院。

“我知道你在这儿是有任务,”叶修也不在意是不是有人听,“有人想知道我的情况,现在你也算是完成任务了?”

张佳乐开始还有点惊讶,听见这话,反而是陷入了沉默。

“你就是这点儿招人恨,”张医生忽然放下了手里的笔,挺纳闷,“总比其他人想得多。”

叶修也笑:“没事儿,换我我也会做这样的选择。”

 

执行秘密的观测任务,最后却是乘着敌对组织的救生舱被救了回来,上面的人不可能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些年联盟和对方组织一向关系敏感,又各自分管最大的人工卫星群,掌握着大多数存活人类的命运,光是为了资源就干了不少架,何况两方领导人的观念也不太一样,余下这拨人在太空里流亡了多少年,两边就互掐了多少年。

为了弄清楚情况,作出的让步是不少,先是让他的熟人过来照看,又找来以前熟悉的人来探病,最后还带来了本来属于军队机密的个人档案。将军是用心良苦,对他也算是信任,但该有的怀疑也没少。

“你到底是怎么回来的?”张佳乐犹豫了好半天,才又琢磨着开口。

叶修扫了一眼窗外的一片空白,医院的院子挺大,可惜四处都被特殊材料笼罩,这样才能抵挡强烈的太阳光。

叶修想了想,笑了一下:“遇上了救命恩人,飘回来的呗。”

 

他没说谎,的确是飘回来的。叶修坐在床上,盯着新闻又看了一天。

可他想不起救命恩人的名字。

 

006

 

叶修的解决手段是决定开始写日记。

他的日记从在医院着手最后的康复开始,持续到开始恢复研究工作也没有停。

 

这实在是种很奇妙的感觉,明明脑子里有东西,却还是要不断地去探寻过去的事寻求刺激。他甚至想起了,自己的确是以根除战争这种一看就不切实际的志愿,在满腔的热情驱使之下,选择违背家里意愿进入的军校。

少年人的热情,一烧就是十几年。到后来他倒也明白了,哪怕回归地球这计划的确成功执行了,争斗也不可能停止,只是哪怕是暂时的宁静,也比成天为着一丁点资源争斗,要来的太多。这算是有些不切实际的理想。

不过用叶修的话来说,无非就是他上过前线,见过战友受伤,所以做起梦来,难免就胆子大了些。

这些天他也逐步地想起了一些有关最后那次任务的事情,上面的人要他写报告回去,也写的迷迷糊糊,将军咬牙切齿了许久,也拿他没什么办法,反倒是两个人谈了一次话,好像算是揭过了。

 

“……救命恩人应该长的挺好看。”

叶修说这话的时候,连苏沐橙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

“男的,男的。”叶修举手投降。

这些研究所的朋友们挺有意思,自己啥都不知道的时候一个比一个温柔,回来后好像是要算总账,一向跟着他的苏沐橙都像是在抗议他执行任务不要命一样,说话时刻带着点儿埋怨。

是很好看的。

晚上他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迷迷糊糊地找感觉,感觉着感觉着,就觉得感觉对了。

 

时隔几个月,他终于又开始做梦。

 

007

 

“……我姓周。”

青年终于回答他,眼睛笑的时候弯成新月,比刚见面的时候要柔和的多。

“小周?”

叶修从善如流,青年点点头,看叶修一个转身要飘过头了,伸手极轻地扶了一把。

小周长的很好看,叶修倒是从自己被救的时候就知道了。高鼻梁大眼睛薄嘴唇,每一样都是帅哥标配,侧面看过去轮廓简直跟雕塑没两样,深邃锋利,但笑起来就温柔不少。

“反正就这么二十个小时了,”叶修问,“你想做什么?”

小周想了想,垂着眼睛,好半天又抬头。

 

“继续。”

小周话挺少的,叶修挑了挑眉,虽然他俩是没见面多久,但这话他却准确地捕捉到了真意。

继续观测任务。

这个基站不在联盟的资料库里,那多半就是其他什么组织建立的,观测人员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只剩这小年轻一个,但这基地显然也是因为故障跟外界失联,失去了营养供给。

“这么巧,”叶修忽然转身,从自己带进来的东西翻出一个记录仪,“我也一个想法。”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要不要一起。”

小周瞧着他身上宇航服的军队标志看了许久,却笑着果断点了点头。

 

叶修不是瞎子,当然看得出来他是被敌对组织的人救下来的。但俗话怎么说来着,相逢一笑泯恩仇。他想老祖宗这话没说错,至少在这种生死边缘的情况下,总有些仇恨恩怨是可以放下的。

何况他和这初次见面的小周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你多大了?”叶修一只手扶好记录仪,另一只手拿出电子显示屏,慢慢地靠着写东西。

小周也没犹豫,报上了自己的年龄,叶修一听,笑了,说你还得叫我一声哥。

他们俩有一下没一下的谈话,仿佛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了相识相知的任务,越往后聊了,就越聊的宽泛。一会儿又问平时的兴趣爱好,两个研究狂魔也挺直白,都说是兴趣也是工作,聊得越远,反而越发现合拍。

叶修是起话题的那一个,对方虽然话少,但说的也不落下。

“当时想的挺直白,”叶修笑着跟他扒自己的黑历史,“觉得要是资源够用了,就不用打仗了呗。小孩子嘛,想的太简单,从此就上了这条贼船,开始研究这个了。”

说到这个的时候,他点了点窗外的蓝色。因为缺少燃烧补给,基站已经随着轨道开始漫无目的的漂浮,小周在对面认认真真的听着,一边听一遍继续手里的工作,话说的简短,但意思是都到位了。

小周听完,眼睛却又亮了亮,透着热度:“我也是。”

 

叶修啊了一声,有点没反应过来,就看见对方苦恼了一下,当即拿了记录表,在上面一遍写一边说了起来。

小周父亲是在战场上丧命的,母亲是研究员,却不是研究回归计划方向的。小孩子想的简单,不想要母亲也丧命,也难免就想到不要打仗这一出上。

“我们一样。”小周笑了的越多,看他的眼神就越亮。

叶修承认这小孩儿长的不是一般的好看,这头瞧着,就更感叹上了。

 

聊着聊着,才知道这基地是轮到换值期,其他研究人员都回去了,唯独小周留了下来,谁想得到留下来就撞了大运,遇见了陨石撞击。叶修哪怕是听着,也没忍住,揉了揉小孩儿的头发。

最后还剩十个小时的时候,他们决定穿上宇航服。基站一会儿就会彻底失去燃料,他们两个人平分了一切资源,收拾好了记录下来的资料,即将进入最后的救生舱。救生舱里除了仅有的氧气什么都没有,人只能随着漂浮,跟随最后的一点希望。

叶修整个人套的严严实实,看窗外的景色,哪怕地动山摇间,也很是平静。

“挺神奇的,”叶修像是在跟他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这么个境地能认识跟自己志同道合的人,还蛮有意思。”

“小周,你怕吗?”

小周认认真真地听,又认认真真地回答:“我怕。”

他一边说,一边显得有点害羞,连耳根都红了:“……没撒谎。”

叶修愣了那么一秒,忽然就飘了过来,把对方一把抱住了。

 

“其实哥也挺怕,”他隔着一个保护罩,慢慢地说,“不过打肿脸充胖子嘛,我年龄上还算是比你大。”

 

“说好听一点儿,为漂亮的东西献身,也算是值得的。”

脑子里是最后两个人一起看的地球。

既神秘,又带着人类渴求的美丽,映在眼睛里,蓝绿交错,仿佛能看见书上写的山川河流,草木花鸟,春秋冬夏。

 

“别怕。”

叶修说完,隔了那么一秒,觉得自己被人紧紧揽住了。

 

008

 

人之所以会觉得自己幼稚天真,大多数情况下,是身边的人不太理解。

距离叶修想起那个叫小周的小孩儿,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这一个月里发生了很多大事,比如回归协议的签订,自己带回的资源投入到了研发中,观测资料显示地球原有的丧尸已经进入最后的腐化阶段,一切不是没有可能的。

叶修一直不相信命运,哪怕是跟救命恩人绝境下的相识,他也觉得是人能力导致的必然结果。

他和小周很像。因为相似选择了一样的路,又因为被人觉得天真幼稚,所以否定过自己的选择。

心动有时候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谈不上什么一见钟情,但特殊的人是找到了,八卦的人是照八卦不误的。

 

“还没找到你传说中的救命恩人啊。”第一个赶来的就是方锐。

方锐当时是肩负着上面给的任务来的,一面要照顾好友,一面又要监视好友,好不容易熬过去吧,经过几次推心置腹的谈话,人也才渐渐从愧疚中走了出来。

叶修头都没抬一下,他忙活了整整一周,作为回归计划在联盟这边的牵头人之一,四处跑外交场合,这时候整个人巴在床上,累的半死不活,话都不想说。

“去去去,”他现在累是累的,但当年在军校里就很有名的嘴皮子却照旧能说会道,谈判桌上不落下风,这时候也当然依旧,“你要不一边儿忙自己的?在这儿耽误时间不是浪费联盟资源。”

方锐当即翻了个白眼:“你还真是什么情况都知道怎么气人,之前没记忆的时候也挺能说。”

叶修一摆手,翻身挑了挑眉:“谁自称我哥的?”

方锐又被噎住,投降完立刻溜了。

 

009

 

人工卫星隶属回归计划的共同研究所宣布成立的那一天,叶修又才偷偷摸摸驾着研究所专属飞船,记录完数据溜了回来。

回来的时候正巧听说来了新人,一边被批评,说是当了头儿就得有头儿的样子,不必亲力亲为,一边又被人塞了资料,仔细叮嘱,说是知道人家这来的人跟你们联盟不对付,但大局为重,你用不着顾虑研究所以外的人。

叶修人其实压根不在意这些,他忙着把记录下的数据赶紧带回去,连嘴上也是应付的。

地球上的丧尸腐化正在加速,要是按照研究下去,估计几年之内就能真正执行迁移计划了。

 

“新人的资料给你了,记得看啊!”对方叮嘱的苦口婆心,他点头点的应付了事,脚上的步子也没停。

到了门口,更是没忍住,直接几步开始跑了起来。

叶修咳嗽了几声,他的研究室门口杵着一个人,远远看过去不太熟悉,再近了几步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

 

他反应速度一向很快,翻起资料也是最先抓住重点,看了名字。

 

“……周泽楷?”

站在研究室门口的人侧脸仿若雕塑,深邃好看。

隔了许久,叶修才半眯着眼,手里拿着资料,慢慢开口。

 

新人转过身,眼睛朝他弯了弯,笑了,喊:“叶修?”

 

010

 

其实后来回头再想的时候,他们俩的确是足够走运了。

周泽楷也不愧跟他是一个思路,一个想法,人家醒过来没失忆,但却养成了写信的习惯。哪怕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跟自己一样走运,也没停下来过。

叶修接到信的那天,也刚巧是纠结了差不多一周,狠下心决定拼一把决要去表白,结果谁想得到表白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一大摞信砸的头晕眼花。

后续措施是,叶修交出了自己的日记。

 

周泽楷反倒是仗着身高,抱着人,没多看日记,明明年龄小些,这时候却霸道的多。

他俩发展其实也够慢了,三年了才表明心迹,研究室已经开始尝试平民迁移计划了,这头才一拍即合似的,用方锐的话来说,就是你俩这爱情长跑,跑的其他人都累了,还没完呢。

两个人把话摊开说了,就难免要坦白的多。这头年龄小的难得话多了些,说是醒过来不敢找他,怕他运气没自己这么好,当即就被叶修一把掐住了脸,揉了又揉,说是会不会说话。

“那就是为了理想献身了呗,你这不是多想么,咱俩都又聪明又帅的,不可能那么倒霉,”叶修挑眉,“怕?”

周泽楷笑了,把头埋在他的脖子间,亲了一下:“你在的话,我不怕。”

 


溜了溜了,深夜60分玩脱了好困,一鼓作气写完想写的梗好爽……

评论(23)
热度(771)

© 割肉寻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