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肉寻欢

他们的灵魂和梦想亲密无间。
个人囤文处,本质甘党。
头像两只可爱崽感谢好方@晨昏线。
墙头很多,称呼废肉/寻欢。
最近的目标是日更直到完结(flag

【周叶】故作寡言少语(83)

目录:点这里


轮回队长现在生气就不像还小的时候了,那时候随心所欲,行事直白,哪怕不说话,也大剌剌地摊在面上。他看了旁边的人一眼,压根没出声没说话,千言万语都在不言中,挺直了背,带着点儿寒意。

刘皓这边斜着坐着,开始还没觉得什么不对,倒是说完了要说的,被看的一怔,怔完了,就瞧见周泽楷整个人好像压根没听见似的,换了个姿势,慢慢地靠回了座位。他也不知道怎么了,旁边的人一句话没说,连个多余的手势都没有,自己就好像喉咙里骤然被塞了一团棉花一样,哽的发痒,可要说又说不出来。

这一个停顿,就把继续聊天谈话的时机给错过了,周泽楷眼睛一闭,好像两个人话题不过正常结束了一样,长长的出了口气,一个笑意没留。

刘皓一看这动静,也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有点儿开心的过了头,只是周泽楷这样子摆的,跟刚才相比要冷漠的太多。妈的,消息听完了就没价值了是吧,什么人啊,心里暗暗骂了句,面上也只能当没事人一样,揭过玩起了手机。

刘皓话说的不多,但透露出的信息就不止一点两点。

虽然说联盟也不算是什么辈分制度特别严苛的地方,但刚才旁边这人评论的架势,实在是叫人听得心里作哽。哪怕嘉世曾经的事周泽楷只是个局外人,也能从漫天飞的新闻和最终的结果里猜到什么。

最终被迫离队,那之前在队里时叶修的处境也不难想象。骤然被人撕开,他心里不舒服,好像突然被人划拉了一下,把自己记忆里那点儿回忆也挖了出来。无非是队内排挤的老一套,他自己也经历过,叶修的处境只会更难,难免更有了点儿复杂的情绪。

等坐到了会议桌上,周泽楷还觉得自己有点儿头重脚轻的,闷声不响地听其他人讨论,又闷声不响地剥橘子,咳嗽了两声。

会议室的大圆桌上摆了二十份报纸,议题也再明显不过。联盟主席说了一大堆语重心长的话,劝的是人,为的是联盟。让选手把放到游戏上的精力收回一部分,果不其然,第二个议题也正是刘皓在车上的时候透露的,让选手也别跟叶秋较劲了,甚至还一个个点名,各自开导了一番。

“他就是专业针对职业选手。”

旁边坐着的三零一度队长杨聪把话说完,周泽楷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众人的目光就纷纷投了过来。一桌子的人该发话的都发过话了,按照顺序这么一看,真没怎么说过话的还就他了。

这边人一抬头,才发现刘皓就在自己对面坐着,于是目光又略略偏了一下。刚才那是众人就着叶秋发了一番话,你要他就着叶秋发话?周泽楷想了一下,憋了好半天,憋出一个拖长了的嗯字,好像是在接着杨聪刚才的话。

好在其他人也不奇怪,本来轮回队长就这个个性,能多说一个字已经算是少见了。一个会议开的气氛也不怎么僵,就着叶秋这个议题讨论了半天,周泽楷小咳嗽声不断,迷迷糊糊地听了半天,等所有人就着喻文州的建议一拍板,好像要众人拾柴火焰高,联合起来对付叶修,他才又一个机灵,醒了几分。

刘皓煽风点火点了半天,一听众人这共识,那叫一个开心啊,嘴都要咧开了,被人抓个正着,才赶紧又压了下去。

高兴正常啊,他这不是跟叶秋里里外外结了不知道多少梁子了,这突然好像有了个反叶秋联盟,难道还不兴许他稍微心系旧队一下?

开完会,刘皓跟着雷霆经理两个人走在队伍最末,嘴上也没多把门的,径直就近八卦起来,把雷霆另一位听的那叫一个心慌,你说这哥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别说他一个选手了,就是自己在荣耀的从业工龄,也比不上今天的话题主角啊。对着人大前辈说三道四,哪怕听不见也不该这么说吧,何况你到咱们队还没多久,这么快就把自己当自己人自居的,没看其他队长对这事儿是谈完了就谈完了,压根没人提了吗……肖队以前在的时候可没干过这么不靠谱的事儿!

雷霆经理不想还好,一想一对比旧人,就有点儿难受了,想着就打算还是提醒两句。

“……可有他好受的了,一个人还想继续翻出花样?”

刘皓说的小声,颇有些得意在,还没漏出下一句,肩膀就忽然被人撞了一下,转头一看,哦,是轮回的,再又往会议室那边一看,见冯宪君也才出来,顿时心里又琢磨上了。

哦,估计又被留下来谈话了吧。刘皓脑筋一转,他也知道,轮回这些年成绩好,又有个花瓶在,商业来往自然多,不免心里微酸。

恰巧不小心撞过来的也是花瓶,他赶紧调整了一下表情,才要笑着打招呼,就见轮回队长好像迷迷糊糊抬头一瞧,好像有点犯晕,跟自己旁边的人点了个头,又径直走了,好像撞的是墙,也没多说话的必要。

轮回经理人一愣,赶忙也接了两个点头,寒暄了一下,说是小周好像今天身体不太舒服,雷霆经理也立刻表示理解,说是身体最重要,两边就算是略过。

等人走了,雷霆经理又慢慢往前去了。可刘皓没动,他是被惊的有点儿摸不着头脑。

周泽楷刚刚是回了一眼的。

只是可能那一眼扫过来的时间短了点儿,瞧见的只有被撞上去的自己。回的眼神可有点瘆人,木木的,不掺感情,也不带别的意思,只是冷的透心凉,像是瞧着一个不怎么喜欢的陌生人,连个字都懒得抛出来,所以才这么一笔带过,又像是瞧不惯,又像是打招呼的,难以界定。

刘皓刚刚是被惊的没作声了,现在缓了过来,难免就开始继续琢磨。可琢磨了半天,也没觉得自己跟周泽楷有什么仇,反倒是对方不给面子的不说话的时候居多吧。

……难不成是看错了?他越想越觉得不确定,毕竟轮回队长那一眼实在是跟流星似的,嗖地飞过了,就没有别的动静。

算了,今天心情好,在意烦人的人才是扫兴。这边想的痛痛快快,那边走回去的,一到酒店刚坐下,就被轮回经理连人带东西押到了床上,说是好好睡着,这边的出去买药。

窗户外面飘着雪,帘子没拉,周泽楷整个人歪在被窝里,觉得浑身发烫,瞧着雪花,怔怔地发呆。

他知道自己感冒估计加重了,却也不是什么都分辨不清楚。拿出手机闷声看了一会儿,又实在坐不住,调出聊天软件,敲了几句话。

俗话怎么说来着,人谈过恋爱,才会知道自己能有多脆弱。

周泽楷当然跟脆弱这个词挂不上钩,但大概是年纪轻轻,又是初恋,谈起来反倒有点校园恋爱的作风,琐事不想漏过分享,就连撒娇也是下意识的。

这跟适当示弱一个意思,大抵是要引起关注,获得关爱。

 

一枪穿云:感冒了。大哭/

 

对面一向是到了深夜才有空闲的时间,他心里一清二楚,发完就手机归位,没指着回复。

人放松下来,一阵放空,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又做起了奇奇怪怪的梦。一会儿是自己刚进入联盟的时候,整个队伍除了方明华,都是一副瞧不上自己的态度,哪怕自己不在意,也总有受到影响,心里不爽的时候;一会儿是在比赛场上,正打着人生的第一场正式比赛呢,屏幕上的一枪穿云却突然之间开口说话了,两把枪在手,直直地指着屏幕,说是你还是太嫩了点儿,比不上之前的队长。

正在各种纷杂难受的声音之下,有人朝自己扔了什么东西,怒喊着什么,又有人笑着,请了他一瓶饮料。还有在什么地方跟什么人道别,喊了一声谁的名字让他别走,心里难过的很,面上却没露一点动静,风起云涌只在肺腑。

最后才是梦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拉着他的手,靠在床沿,温和地说,不走不走,乖点儿就不难受了。

而且声音熟悉。

周泽楷想,谈恋爱可真好,还有人能陪着。

梦里他反倒理智的要命,还想起这话有点耳熟,好像是很久很久之前醉酒那回,在云里雾里间发昏听过的,硬是对上了号。他那时候尚且还不知道之后的故事,现在却在梦里躺着,想把那个人的名字叫出花来,最后在喉咙里滚了一圈又一圈,不知道怎么,好像连真正的时间都跑回了几年前,叫出来的名字都是叶秋。

……是叶修才对。

神智刚刚清醒,蹦出的第一句话是这个。

睡到一半,浑身暖意融融,好半天才听到什么地方砰地仿佛响了一声,再睁开眼,又是轮回经理提着两个塑料口袋,风尘仆仆地立在床前,正在收拾着烧热水。

“……小周醒了?正好正好,先把这药吃了再睡,免得拖久了。”

周泽楷乖乖巧巧,点了点头,慢慢坐了起来,又哑着嗓子道了谢。

“身体才是本钱,”轮回经理手上动作不停,又开玩笑道,“该休息就得休息,再怎么努力训练,要是得了小病,影响状态也不行……赶紧吃了这个,梦里也在打游戏呢?”

周泽楷一愣,吞下胶囊后摇了摇头,整个人慢吞吞的,浑身是汗。

房间里热水滚的咕噜咕噜,手上一个暖热的杯子递了过来,轮回经理盯着人把药吃完,一颗心放回了原处,才看了一眼床上晕乎着的,反应过来对方是摇了摇头,不禁又有点纳闷。

他是想借着对方的回答再多劝劝注意身体,谁想得到回答却不是意料中的。

没打游戏?那怎么说着梦话,嘴上还叫了几声叶秋?

越是想着,就没忍住,狐疑地多看了床上的人两眼。


TBC

评论(16)
热度(449)

© 割肉寻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