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肉寻欢

他们的灵魂和梦想亲密无间。
个人囤文处,本质甘党。
头像两只可爱崽感谢好方@晨昏线。
墙头很多,称呼废肉/寻欢。
最近的目标是日更直到完结(flag

【周叶】故作寡言少语(72)

目录:点这里

“咳咳……”

他这边咳嗽动静不大,但屋子里太过安静,一下把旁边歪头打瞌睡的人给惊醒了。魏琛睡眼惺忪地抓了半天东西,估计是想拿个什么玩意儿砸过来,可浑浑噩噩地摸了半天没摸到枕头,一睁眼,才意识到自己这还在训练室里坐着,脖子僵的发痛。

 屋子里没有开灯,只有几台屏幕的亮光。叶修捂着嘴咳嗽了几声,魏琛看清楚那边坐着的人,艰难地起身,又艰难地动了动脖子,扯着睡得发哑的嗓子开口。

 “……哎哟,大哥你要是感冒了就赶紧回去休息,咱们还没惨到要你带病上阵,珍爱革命本钱行不?”

 叶修没回话,摆摆手,一个眼神加一句解释,只说是呛了一下,你继续睡你的,随即又转过身面向屏幕,想了一下,才慢慢地敲字回复。

 

一枪穿云:?……好奇/

对方估计是等回复等了好久没等到,干脆又主动发了消息过来。这头坐着的把烟头掐灭,看了看读了读,也就删了没琢磨好就敲出来的几个字,简洁明了地回复。

君莫笑:在呢,刚呛着了

叶修没遮掩自己刚刚干什么去了,可也压根没提是因为对面的一句话导致的,只是极平常地解释了一句。周泽楷现在则是把握尺度是驾轻就熟,他看话说出去了,也不急着多问多纠缠,看消息蹦出来了,就顺着人家的话往下说。心照不宣之下,双方最后聊天的记录就定格在了晚安两个字上。叶修伸了个懒腰,想关掉聊天界面,鼠标已经放到了右上角,又顺眼一瞧之前的记录,干脆摇摇头,轻轻笑了一下,心里却很轻松。

这跟一两年前的感受完全不一样。不仅是所处的环境,身边的同伴,还有自己心里头存着的一些东西。有了新的开始,又有了靠谱的伙伴,干的活是比从前多了太多,但他也没觉得有什么苦的。

叶修压根不是伤春悲秋的人,骨子里洒脱,清算不是适合他的事,可如果要把从前的经历彻底从记忆里划拉开,又实在不是叶修本人的作风。毕竟是经历嘛,人能成长,托的就是各种各样的生活故事。现在的处境在外人眼里看起来糟糕透顶,但自己心里痛快安稳。有了目标,担心犹豫就压根不存在。再有些人上门找事也无非是小打小闹,生活故事在前,有经验就都能解决。在的地方同事队友齐心,他现在做事安排也从容有度,哪怕人还没凑够,也有足够的耐心和信心寻找和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叶修双手挂在椅背上,朝着天花板放了会儿空,略想了想,干脆又给包子和唐柔敲了消息过去,直接留了个时间,说是是明天游戏里一起跑几趟,留完了,又写了一会儿文档总结,等人终于有了点睡意,外面已经是彻底的凌晨深夜,连车子经过的划起的风声都没了。

黑透了,又太静了。叶修把打瞌睡的人给叫醒,两个人离开训练室,旁边的人晃晃悠悠的,他嫌弃了几句,却又伸手扶了一把,随即点了支烟,肩膀轻松下来,连呼吸都是松快的。

……能叫自己看着聊天记录轻松笑的出来的感觉,除了真的是空白感情史有了些苗头外,好像也拿不出其他什么说法。迷迷糊糊间,突然的自我剖析却挺到位,叶修闷头倒在床上,想完这些,连个停顿都没有,迅速地睡了过去。

 

筹备战队,耗费心神又消耗体力。饶是他们在陈果的带领下已经是精打细算,又通过和轮回的生意捞了一笔,但资金和经验资源各个方面都有相当大的漏洞需要去补。他这边领着几个未来队友忙的热火朝天,联盟却是彻彻底底的进入了夏休期,经过了一整个赛季的角逐,无论是选手还是工作人员,也终于算是有了个公休假。

嘉世和玄奇由于常规赛成绩位列最末两位即将出局,这事儿虽然大家心里都清楚,但真到了赛季结束要面对这个事实的时候,还真有挺多人有点恍惚:嘉世这支老牌劲旅难道就这么垮了?各方媒体粉丝议论纷纷,有客观评价的,有表示支持的,也有落井下石的。可谁也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夏休期的第一笔重磅转会,却正是出自这支看起来摇摇欲坠的老牌豪门之手!

雷霆队长肖时钦选择了加盟已经出局的嘉世战队!

许多人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肖时钦人是不是犯了傻,放着联赛不打去打挑战赛,而是果然豪门倒了也还是豪门,转会操作远远不是一些小战队比得上的!

作为嘉世老板,陶轩长年累月的和圈子里的各种人打交道,自然知道什么时候卡准时机宣布转会消息靠谱。眼见媒体的文章跟雪花似的发,嘉世粉丝们不断地留言讨论,他心里也挺满意,这么早宣布这个消息,要的不就是这个效果吗!

现在队伍上下是把宝压在了孙翔身上,而周泽楷的强势表现和如今显著的明星效应,更让他觉得自己当初的决定没有错。拿下挑战赛重回联盟?这在已经拥有了孙翔这个王牌的情况下,本身就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更何况他们还通过运作,成功得到了雷霆的队长,全明星级别的战术大师肖时钦呢?

陶轩把这些事情算的一清二楚,本来还觉得一年下来可能会流失不少粉丝,可再又想,只要回到联盟后就能以这样的阵容迎接联赛,也就没有刚刚接受出局消息时的愤怒和不甘了,甚至于心里还多了点儿难得的轻松——

眼下才是真真正正地从头开始!摆脱了叶秋的影子,也不用担负所谓的豪门压力,他要让所有人知道,嘉世就是有从头再来的资本!哪怕是出局了,照样还有全明星选手心甘情愿地为队伍效力!这么想着,陶轩一时间不仅不怎么难过,甚至还有点儿展望未来的飘飘然。

休赛期的第一笔交易这么早就爆了出来,还是这么爆炸性的交易,别说是媒体公众,选手们内部也都挺惊讶。不过周泽楷听说的时候没多大反应,他那时候正拎着行李箱,上上下下地跑着,忙着跟队友和工作人员辞别回家,在群里看到队友通报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只是愣了愣,没多想。

刚拿了冠军,轮回原本不怎么长的假期也给延长了一些。方明华跟他们所有人又不一样,早早就打了报告,说是今年要趁机跟家人老婆出国玩玩,走的时候没来得及打招呼,但在群里是连发了好几条留言,说是有什么需要帮忙买的带的尽管说。杜明当时立刻就发了个流泪的表情,说这就是已婚男士的底气啊,哪像自己回了家也过的跟在队里一样,除了家里的应酬就是游戏和训练呢。

周泽楷只是开着界面纯围观,骤然看见这句发言,还真是有点同感。

拿了冠军回了家,人还在兴头上,原本以为生活多多少少能有点儿不同,但事实上除了跑自己家跑的更勤快的几个表兄堂弟之外,好像基本上也没有什么不同。周母一句让他出去帮忙买菜买东西,他也就跟平时一样,背着包就去了,无非就是帽子口罩齐全,低调办事不露脸。那边周父拽着他一块儿练毛笔字,他也就老老实实地去文具店买了全套装备,爷俩白天有事儿没事儿就齐聚书房一块儿练。

唯一比较重要的变化,可能就是他终于开始学做菜了。

说句老实话,学做菜这事儿原本是没有被他提上议事日程的,归根结底,还是他表兄串门子时候启发的。表哥已婚妇男,除了荣耀上,哪方面都比他有经验,聊天的时候说是现在家里两个人工作都忙,还有了孩子要带,那就只能轮流做饭,不学两手还真不行,总不能自己挨饿,孩子也跟着挨饿吧。

周泽楷当时一听完,觉得在理,加上平时的生活实在跟在俱乐部没什么大的区别,立刻就动了心思。

用他表哥的话说,两个人过日子,互相分担才是正常的。他当年学车就是表哥怂恿了一句,那时候行动力十足,说干就干,现在又有了念头,又一想那个谁上回见面的时候一副没睡好没吃好的样子,立刻就从网上定了几本菜谱,乖乖巧巧地跟在周母屁股后面转悠了一周,低调学起了做饭。

周母刚开始听周泽楷的请求的时候,免不了有点惊讶,惊讶完了也全是欣慰,只当是孩子懂事听话。晚上出门散步的时候跟一群姐妹聊,就有点小炫耀又有点小感叹的意思,说是阿楷什么都好,懂事又乖巧,还主动学做饭,就是学的实在不怎么快,一道菜要学做几次。

结果才刚说完,人家家里孩子已婚的姐妹立刻就一针见血了,说是这学的快不快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儿子知道照顾人啊。会做饭,好娶老婆,到时候人家两个人日子过的和和美美,你不省事儿!

周母养儿二十几年,骤然听见儿媳妇三个字,心都多跳了几下,回去怎么看周泽楷怎么不对,不对完了,就只剩下儿子真开窍的乐呵劲儿了,天天笑眯眯的,任凭周父怎么问也不多说一句,一副这是我和儿子之间的秘密的架势。

TBC

评论(20)
热度(482)

© 割肉寻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