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肉寻欢

他们的灵魂和梦想亲密无间。
个人囤文处,本质甘党。
头像两只可爱崽感谢好方@晨昏线。
墙头很多,称呼废肉/寻欢。
最近的目标是日更直到完结(flag

【周叶】故作寡言少语(70)

目录:点这里

叶修和轮回经理都是明白人,你说一句,我说一句,互相试探,又互相摊牌,反正是能绕的路子都绕了,能说的话都说了,中间轮回队长副队长都回去训练了,一直折腾到晚上都没结果,最终双方还是定了明天再详谈。

其实说是详谈,叶修心里也清楚,这么重要的资源,轮回经理如果要想买断,那势必是要开高价,可一旦要开高价就不是他一个人能做得了主的,肯定得回去管理层,老板那儿讨论一通,所以虽然眼看着事情拖到了第二天,叶修也并不是太急,一边往轮回大门外走,人挺轻松,心里还琢磨着要去哪里吃点饭。

人走到一半,果不其然被截住了。

他走的晚,轮回正巧完成一天惯例的训练,周泽楷又正巧领着大部队往餐厅的方向去。两边都是半路遇上,这头轮回众人一看,哦!今天来的大八卦还没走,不仅没走,一听似乎连饭都没来得及吃,当即都很上道地邀请叶修同去餐厅。

“外面这时间找吃的也不方便,”江波涛反应最快,说的也很在理,“叶神要不就别麻烦了,跟我们一起吧。”

轮回副队长向来做事妥帖,叶修还没多做表示,跟在后面的队员们一个个都劝上了。毕竟今天叶秋来的时候就挺热闹,何况最近又有那么多跟眼前这人的热闹,本身还是传说级的大前辈,顺手帮个忙也没什么不好,兴许还能坐下来聊几句,听听幕后故事。

今天那个被惊的摔了杯子的小队员这时候也积极上了,笑嘻嘻地跟在江波涛身后直道:“就是,出去吃多麻烦啊,叶秋前辈一起啊!”

反倒是周泽楷,这个时候只化成一尊负责聆听的雕塑,沉默地站在旁边,一句话也不劝,叶修眼光一撇,结果小年轻只露出个温和的笑,两方对视之下,仿佛没什么要说的,十分地善解人意,随他决定的样子。叶修见状,干脆一挑眉,扭过来就对江波涛点了点头,道了句那就麻烦了。

确实也是这个道理,他没手机,对S市不算特别熟,酒店又就在轮回附近,再因为吃东西特意出去转几遭也挺费事儿。

一群人三三两两地往餐厅去,走廊里的灯打的极亮,一路上除了他们,几乎再没遇见什么人。

轮回俱乐部叶修不是第一次来,但餐厅却是实打实的第一次去。

可能是因为队伍里一众上下都是南方人,口味都不是很重,所以夜宵也一般都做的偏淡,当然,也在一定程度上有防止队员在季后赛这个节骨眼上乱吃东西闹毛病的意思。

早些年也算是饭友,叶修当然知道周泽楷其实对辣骨子里有那么点儿执着——不能吃但又想吃,所以这时候还看了几眼轮回队长的动向。他看一堆人都径直往面食窗口过去,自己也干脆跟着排在后面,端了一碗牛肉面,一杯热茶,刚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没多久,对面就过来了两个人。

这不意外。

他抬头,周泽楷手里是一碗清汤馄饨,另一杯加冰可乐。江波涛跟自己一样,面配茶,两方都很友好地挪了挪位置,点点头,就是打招呼了,坐下开吃也都比较有默契,互不干扰,偶尔瞎聊。

有叶秋这么个话题人物在,其实轮回其他人坐的离靠窗这桌都没有多远。杜明非拽着吴启和方明华占据了后面一张桌子的有利地形,一面吃自己的,余光也没少往前面瞟。唯一比较坐得住的方明华这时候还在琢磨叶秋今天来有什么事儿,他专心吃自己的,心里也没着落,今天他好多次都看见技能部的人在部门和经理办公室之间跑来跑去的,可一个个神色紧张,偏偏问也问不出来,只说大概明天就有结果了。

什么结果?叶秋这来的莫非还带了什么东西?

……不过抛开这些,小周好像跟嘉世的人关系挺好。他抬头看前面一桌和睦和谐的氛围,略略回忆了一下,也算不是特别健忘,立刻还想到几年前自己猜测的自家队长和嘉世女神的八卦,当即又反应过来,对了,叶秋现在不是嘉世的人了!

他当时一直盘算着人苏妹子和自家队长能成,可几年下来了,要不是今天看到叶秋,自己也早忘了这事儿。但如果要是当年真有点什么,那这么仔细看起来,小周和叶神关系不是应该挺微妙的?

方明华一想,忽然就觉得有点苗头。前几年周泽楷出差好几次,回回碰上嘉世了,一问好像都是三个人在吃饭。吃饭不就是在来往?人人都知道苏妹子是常年跟在叶神身边的,自己当时还说挖墙角呢,那再见面……

眼看着越想越不对,方明华作为已婚人士到底是沉稳老成的,迅速把思绪拉了回来。要是自己想岔了,兴许他俩一点事儿没有呢?

作为队里资历最老的几个队员之一,他沉稳就沉稳在,哪怕八卦也是整一个脑内活动,一点痕迹不露,吃饭的手稳的不行。可旁边的杜明和吴启就不一样了,作为这时还比较新的新人,他们的话题就没离开过君莫笑三个字,心里都还挂念着黄少天之前和叶秋对决的录像,聊着聊着,还有点跃跃欲试的意思,想说现在去跟叶神拉拉关系来一局有没有戏。

重压之下,八卦反而就成了缓解压力的方式之一。

三个人的桌子,江波涛把聊天时机把控的极好,既不让人尴尬,又不显得生疏。周泽楷认认真真地坐在旁边,听他们天南海北地聊,甚至还谈了几句S市房价,自己倒是一句话也不说。

吃过这顿饭,一群人出了餐厅,周泽楷扫了一眼墙上的钟,又难得揽活,说是把叶秋送去门口。

就几步路,用得着送吗?叶修这句话没出口,没想到,反而是江波涛率先点点头,说是好,连个拒绝的余地都先给弄没了。

一般情况下,其实送人都是江波涛干的活,能说会道,做事有度,待人当然没什么错的地方可挑。可轮回副队长看人看的清楚啊,他在周泽楷身边看了一两年,也知道这俩人关系不错,常有来往,人家朋友之间互相往来,所以这时候也不会上去讨没趣,反而是立即接话,领着一堆队员回去了。

这边江波涛带着人走了没几步,方明华就从队伍后面杀了上来,揽着他偷偷摸摸地问,叶神和队长没什么不对吧?江波涛也挺茫然,能有什么不对?可惜方明华话本来就问的含糊不清,一听这个,心里悬着的石头放了下来,当即闭口不谈了,说是自己的一点小误会,以为他俩不熟所以有点担心,随便问问,说完立刻开溜,压根没留给江波涛继续琢磨的机会。

和轮回大部队道了别,周泽楷和叶修两个人在走廊里慢慢悠悠地走,谁也不说话,一直走到一楼走廊尽头,双方才不约而同地朝着同一个方向看了一眼。

“这么久了还没换?”

“……能用。”

他们俩继续走,话里指的是摆在走廊尽头的自动贩卖机。刚才一顿,都有点往事恍然的味道。距离刚认识都过了这么久了?只不过都不说出口,各自什么意思,都不清楚,都没发问,肩并肩,老实走自己的路。

五月还没到夏日最热的时候,稍微还有点凉风。

轮回大门前是一块空地,一半划作了停车场,一小做了绿化,剩下的就是平日里散步的大路。他们俩走在大路上,沿途踩着路灯投下的影子,只能听见大门外车辆来来往往,划破的风声拖的极长。

“季后赛快到了吧。”

叶修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就说了句废话。

但周泽楷也明知作不知,点点头,嗯了一声。

“势头挺好,”叶修终于开口,“好好干,要不然……”

说到一半,又停了,没继续。周泽楷脑子里却下意识补完了,按照对方的说话风格,八九不离十会是说他回来了其他人就没机会了。明明话只说到了一半,周泽楷却笑了,笑意浅浅,黑夜里看不分明。

哪怕是欲言又止,或者是操作失误不小心说出口,叶秋也终于露了点儿底,外面各种流言传来传去,他要回联盟这事儿众说纷纭,再次有了联系这么久,周泽楷是第一次听见这么句话——这么句板上钉钉的话。

“……冠军是我们的。”

叶修哦了一声,挑眉,不接话。

周泽楷想了一下,又补充:“你回来后也是。”

叶修也笑了,啧啧道:“年轻人可不要盲目自信。”

周泽楷听到这话,也没忍住,憋了几年想说的话终于抖了出来:“你也没大多少……”

指的叶秋老年轻人年轻人的叫,实际上压根没大到哪儿去,两个隔了几岁的差距,听互相之间说的话还以为差了一辈。

叶修挺坦然,摆摆手一派云淡风轻,说的还特别像样:“容易做傻事儿的才叫年轻人,属于你们的权利。”

周泽楷颇无语地看了看他,也不争了,由得他喊。

大门就在眼前,两个人原本并排着走,快到门口的时候,旁边的人好像是无意,又好像是算好了,略略加快了几步。周泽楷侧目看了几眼,一开始还没想明白,后来一结合叶秋刚刚那句话,立刻就懂了,懂完了,无语劲儿也消失的一干二净,看前面那个人的背影笑了开。

“……我不干什么。”

那傻事不就是指的今天他们俩办公室那一出。叶修走那两步,离保安室不远,就在灯下,外面还偶尔有行人路过。

叶修有点诧异的转头过来,面上一点没有被看破的不对,自然的很,一副我没听清楚的样子,问,你不干什么?

周泽楷也懒得跟他周旋了,认认真真,直接道:“不拉,不亲,不抱。”

跟背书一样,十分的认命和诚恳,想了想还觉得指的可能不太清楚,又重复了一次,加了个字。

“你。”

寡言少话的轮回队长,哪怕到了这个时候说点其实是有些尴尬的事,也是简短直接,直奔主题的。

叶修站在原地,被这个直球打得措手不及,咳嗽了一声,刚想解释点什么,忽然又觉得他们俩现在这关系不太好解释,再要摆出几年前的理由来,别说骗不过眼前人,他自己说出来也心虚。

恋爱没谈过,但暧昧这种事情,一般人初次接触,大都其实能感受到。兴许是现在少了太多的东西,有很多没体验过的感觉骤然被摊在了台面上,叶修是个明白人,自己也能摸到自己心里那点想法。

周泽楷对他来说,的确是个特别的人,而且可能如果花点时间仔细清算一下,也不仅仅只是特别。

以前就摸到点苗头,只是那时是熬在苦粥里,现在苦粥没了,可还有一堆的事情等着去做。

还不是时候。有些话不到时机说,那也只能变得话少沉默,装作不知,用一个盒子装着,到时候才能打开。

默契回来了,就成了心照不宣的沉默。

“等你回来了,再说。”

对面的人想了一下,又觉得不对,把最后两个字一改:“……再算。”

再来算清楚他们俩之前的事。

周泽楷站在灯下,眼睛微眯。今天刚刚见面,叶秋那引人注目的黑眼圈就没逃过自己的注意。人被宽宽大大的衣服裹着,看起来体型没什么变化,可脸色不太好,都是职业选手,一瞧就能猜个大概——多半就是吃饭作息不怎么规律导致的。

要从头重新开始,听起来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可这个人把它做的像是生活里的日常,只在身体上能看出一点痕迹,心理素质强大的不像样。没有一刻停下来,没有机会,没有时间,而且他的人也好像时刻在说,我不想停下来。

周泽楷抿了抿嘴:“……不送你了,回去还练。”季后赛在即,回去还得加练。

他说了这么长的句子,叶修只是点了点头,摆摆手,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快回去练去,你人出来也是麻烦。”

这话也算没说错,周泽楷现在算是联盟里曝光度最高的几个选手之一,不仅是看荣耀的认识,大众里的认知度也相当不错,要是贸贸然出门,说不准还要惹出什么事。叶修说话说的直白,兴许也有指代小年轻喜欢搞事的本质。

结果谁知道周泽楷没有反驳,反而是歪着头瞧了瞧叶修,上下一打量,才又说:“确实是麻烦。”

光从他那个眼神就知道,这个麻烦的指向又被换了个人。

叶修干脆从善如流:“都麻烦都麻烦,快回去吧,我也回去睡去。”

……可那俗话怎么说来着,麻烦才能凑成堆呢。这句话在周泽楷嗓子眼里滚了几圈,最后变成一声嗯,两人在灯下,都是潇洒的一转身就走了,谁也没回头多看两眼,谁的内心起了波澜,那都是自己清楚明白不过的。

在等一个尘埃落定的时机。


TBC

距离秀恩爱终于只差几步了……

评论(24)
热度(506)

© 割肉寻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