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肉寻欢

他们的灵魂和梦想亲密无间。
个人囤文处,本质甘党。
头像两只可爱崽感谢好方@晨昏线。
墙头很多,称呼废肉/寻欢。
最近的目标是日更直到完结(flag

【周叶】故作寡言少语(68)

目录:点这里

 

周泽楷相比起来就没那么多想法了。他这时候看对方回复迅速,好歹波澜的情绪是平复了那么点儿,想了一下,觉得也行,反正一会儿说也不是不说,索性又选了半天,发了个困倦的默认表情,回头盯起了群里的发展。

屏幕那头的叶修是真的忙,他一面要应付黄少天,一面还要在游戏里指点人,所以也没功夫再多想自己刚刚说的那句话,一看人家回复了,立刻又忙起了手里的其他事。黄少天一头叫嚣的飞起要求PK,按照往常的惯例来说,他自然是不会接受的。

叶修瞄了一眼游戏里正在指导的几个角色,又看了看疯狂刷屏的黄少天,托着下巴想了一下,竟然破天荒地应了战。

“来啊来啊来啊!”

“来!”

一唱一和,没想到的是叶秋竟然和了。

群里的围观群众都傻了。周泽楷倒是愣了一下,又反应飞快,赶紧上了游戏,一面关注群里报出来的房间号和密码,跟在大部队后进了房间。

兴许是直觉作祟,又有那么点儿他对叶修的了解在,所以周泽楷进了房间看见赛场上是不认识的人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在观看名单找起了名字。果然,君莫笑的名字就在观看名单上摆着,不仅摆着,还特别坦然。

周泽楷也很淡定,又抬头看了一眼台上的人。

斩楼兰……他嘴里念叨了一下,反应了一会儿,立刻意识到这不就是最近要建立战队的那位么,一时间又有点摸不准叶秋要做些什么,想调出聊天框说几句,又觉得不是时候。

黄少天倒是果断,在群里骂完叶秋骗子后,立刻在众人怂恿之下,单挑了斩楼兰两场。两场完了,还没等到叶秋上场,又是几场和斩楼兰手下人的单挑。众人一边谴责黄少天禽兽,一边却都看的不亦乐乎。倒是黄少天一副非要跟叶秋本人PK的架势,对于众人一面倒的说法丝毫不见怯意,一场接一场地打,心里憋着一股气。

等叶修终于肯开着他的散人号慢悠悠地入了场,黄少天操控着自己手里的夜雨声烦,早不耐烦了。他怕叶秋中途跑路,所以等比赛刚一开始,立刻就抓准时机,率先出了手。

周泽楷本来屏幕前坐着正想倒杯水,看这两个人开战,干脆水也不接了,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观察起了比赛情况。

“叶神新号的武器挺有意思的。”他想起上回去开发部的时候听人说的话。

散人这个职业,还从来没有一个出现在职业赛场上的。不要说是赛场,一般玩家其实也玩的很少。

最开始听说君莫笑这个号是个散人的时候,周泽楷倒也没什么惊讶的。也是,叶秋从来不是什么按常理出牌的人,但实打实来说,这是他第一回现场看叶修的散人操作,比赛一开始,立刻那股郁闷劲儿也没了,聚精会神地看起了比赛。

谁都知道叶秋的战斗法师有多厉害,可关于君莫笑和君莫笑手上银武的资料却少的可怜。叶秋现在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就绝不是老老实实的退役,而且看最近传的消息,很有可能是会以新战队回归的。今天好不容易遇上黄少天单挑叶秋,围观群众有纯粹看热闹的,就有等着一探究竟,希望能收集点情报的。

黄少天打的起劲,嘴上也没落下。可奈何另一头的人稳坐如钟,一点动静没有,别说是黄少天都怀疑叶修没戴耳机,现场的其他人也都怀疑起来。

难不成叶秋还能放弃听觉判断?

看的人看的眼花缭乱,一个个心里也各自都有猜测。可话又说回来,黄少天的唠叨确实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要忍一整场比赛,确实不容易。

比赛打的激烈,君莫笑的武器简直秀翻了天,全职业的招数叶修信手拈来,黄少天打得开骂,旁边看的人讨论的时候也无一不表示:这玩意儿不好对付。

当然不好对付,叶秋什么时候好对付过?周泽楷更显得淡定了,他听着耳机里的讨论声很快回归沉寂,大家都等着看黄少天多试一点叶秋的本钱出来,他这头开始还能安安静静的看,看到后来,心跳也跟着快起来。

……手痒。

周泽楷那股劲儿也隐隐冒了出来。

“看来秋神真没戴耳机啊,这都能忍?”

“呃……应该是吧。”

黄少天嘴上喊,手上还刷着屏。能忍的也都是神了!

眼看众人还在这兴头上间或鼓励或者吐槽黄少天,周泽楷支着下巴听着讨论声,目光一闪,忽然抿了抿嘴,咳嗽了一声,忍了下笑。

在千钧一发之际,君莫笑突然开着伞盾,朝着杀的正起的剑客头上猛地罩了过去。黄少天嘴上喊的起劲,看似被气的够呛,喊完了,手上却毫不留情,果断一个操作,切出剑客的大招——幻影无形剑。

黄少天算好了!

有些人还傻傻地讨论这不是在送,可在场的明白人立刻就明白了。君莫笑现在的视角因为开了伞盾,看不见对手的动作,而一般情况下,选手还可以凭借声音来判断情况,但——叶秋没戴耳机啊!

在这样的情况下突然开了剑客的终极大招,黄少天那绝不是一时兴起想要上去送,而是早早看准了这一点,不,说不定是从比赛中途意识到这个事实开始,就在计算和策划怎么抓准这个漏洞。

联盟最出名的机会主义者,一般人往往只会把重点放在他的嘴炮上,而一旦在比赛中因为一些小失误中了招,才会突然想起黄少天的另一个名头,可想起来,也早就晚了。叶秋跟一般人不一样,当然不会出现小的失误,可谁能保证,又不会因为一次错误的场外决定输掉比赛呢。

难道这样就结束了?!

没反应过来的,通过刚刚聊了几句,也都迅速明白了黄少天的打算。

众人心头思绪万千,不知道是该为谁感叹。周泽楷这边屏幕上坐着,笑意却更明显了,甚至还微微摇了摇头。

“——”

说时迟,那时快。屏幕上的散人突然化成了一道影子,在盲目的视角中,闪身切到了剑客身后。

影分身!

……卧槽卧槽!

看的人都反应过来了:我靠,叶秋戴了耳机的啊!

在场的群众只有黄少天一个人还执意朝着面前的影分身捅了过去,哪里知道身后的君莫笑已经摆好了招式,就借着这样一个时机,一套连招上来,干净利落地把夜雨声烦解决了。

“……”

“唉……”

戏剧性的结尾。伴随着黄少天震耳欲聋的喊声,还有众人的感叹声,比赛画上了句号。正当众人笃定了叶秋一定是出其不意,忍了整场的噪音的时候,还是斩楼兰出来直接说了句,说是叶秋大神一早就让他把语音给禁掉了。

黄少天骤然得知这个消息,觉得自己要窒息了,然而窒息之下,也只能看着自己的剑客在众目睽睽之下倒了下去。

“……怎么有点无言以对的感觉。”一个弱弱的声音从群内语音响起来。

是啊,能不无语吗。

众人纷纷在内心附和,觉得这个声音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两个大神的对决,怎么还是因为一个场外因素分出的胜负?黄少天是算好了一尺,谁想得到人家叶秋想好了一丈呢。两个人跟斗法似的,倒是看得出来是多年的老对手了。

周泽楷看着一群人纷纷表示想跟叶秋挑战,本来也没想加入,后来想了一下,也跟着凑热闹似的,发了个邀请。奈何叶修似铜墙铁壁,谁再邀请都不肯了,直接一句散了,干脆果断地跑路。

周泽楷一看大家都撤了,也跟着下了游戏。他对着私聊界面等了半天,随便开了一个荣耀游戏直播看了两眼,将近十几分钟后,君莫笑那三个字才又开始闪了起来。

 

君莫笑:你怎么也跟着凑热闹

 

一上来就是这么句话。周泽楷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哦,指的他发的邀请那事儿,遂想了想,回复道。

 

一枪穿云:跟大部队……

 

叶修这有点哭笑不得,他刚刚回完黄少天一句拉黑,就直接隐身装死,这头就看见轮回队长的解释。他正想说你还跟什么大部队,结果又看见一句话跳了出来。

 

一枪穿云:也想跟你打

君莫笑:……

君莫笑:不了吧,看签名

 

周泽楷瞄了一眼。不约战,这挺眼熟。

一枪穿云:那等你空了打

君莫笑:忙着呢

一枪穿云:那你定

君莫笑:什么我定,不打不打

 

他俩就跟回到早些年刚认识的时候,周泽楷一根筋地约战。叶修有点纳闷,这年轻人怎么还越活越回去了?心里没辙,正要一句睡了下线匆匆跑路,屏幕上又是一句话。

 

一枪穿云:你

一枪穿云:一直听得见

 

叶修一看,哦,这又是说回那场比赛了。他人正要打出冤枉两个字,说斩楼兰不是都说禁了语音么,结果又反应过来,周泽楷这指的是他听得见游戏里的效果音,而不是听不听得见语音,又把打出来的话干脆给删了,另外敲了几个字。

 

君莫笑:这么敏锐,看的还是猜的?

一枪穿云:……都有

 

周泽楷比较坦诚。叶秋的散人他虽然没有见过,可看场上今天的表现,开盾瞬间的表现和闪避之间失去一秒视角的一招一式,绝不是没戴耳机,他那时只是隐隐的感觉,也有点猜测的意思在。等比赛出了结果,开始还以为叶秋是真的忍了一整场的垃圾话,后来一听斩楼兰的解释,干脆就笑了。

先斩后奏的作风,挺叶秋的风格。

 

君莫笑:厉害厉害

 

叶修很给面子地捧场,刚打完这几个字,看完比赛的陈果就从自己电脑前噌噌地跑了过来,强烈地想要表达一下自己的情绪。他也挺淡定,从善如流地关了跟周泽楷的聊天界面,陪着聊完了,陈果又跑去自己电脑前围观斩楼兰。再回头一看,一枪穿云又敲了好几句话。

最后一句有点意思。

 

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又来……

周泽楷指的是叶秋又先斩后奏,说下线就下线。

 

先斩后奏是要分人的,对别人那叫看热闹,对自己这挺不好受。可转念一想,叶秋这事儿干的还少吗?退役也是,回来也是,反正旁人是别想摸到半分他的心思。周泽楷面无表情地看了会儿界面,正想退出,却又看到消息发了过来。

 

君莫笑:没跑,最近忙

 

可能是因为打算重新开始,所以面对以前的挺多事儿,看起来的感觉也不一样了。忙还是忙,但不是带着无力的担子,也少了些生活里的繁杂事儿。虽然总还有人想找事儿,但心定了,人定了,就没有什么事是解决不了的。

叶修突然觉得,自己这股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耐心,分出来对周泽楷挺合适。

 
这倒提醒了周泽楷。他愣了愣,一想也是,外面到处都再说叶秋要建新战队吗,且不论这个说法靠谱不靠谱,叶秋肯定也是很多事情要忙的。再这么一想,那股刚才莫名其妙来的郁结也瞬间没了,反而觉得自己又有点陷入之前怪圈的意思,还自我检讨了一下。

不是这么个谈法。周泽楷闭闭眼,平复心绪,抬眼沉吟着敲下一句话。

 

一枪穿云:别太累

气氛骤然转换。

君莫笑:……

君莫笑:突然又这么善解人意

 

被叶修一贯破坏气氛习惯了,这话蹦出去,屏幕那头看着的反而还面不改色。

 

一枪穿云:一直这样

意思是他一直都这么善解人意,发完了,立刻接了一个脸红的表情,仿佛有点羞涩,又是谦虚。

 

叶修无语了:“……”

他纳闷啊,怎么觉得这个谁一段时间不见,脸皮还变厚了。



TBC

要到访轮回了…松口气先

评论(21)
热度(514)

© 割肉寻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