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肉寻欢

他们的灵魂和梦想亲密无间。
个人囤文处,本质甘党。
头像两只可爱崽感谢好方@晨昏线。
墙头很多,称呼废肉/寻欢。
最近的目标是日更直到完结(flag

【周叶】晚星碎屑(完)

西幻魔法学校,扯淡向,真的很扯淡

 

 

他乡遇故知。

001

留学生的日子不好过。

 

周泽楷小时候出国早,当初花了多久的时间来适应饮食,现在就花了多久的时间来适应每天早上在一阵鸽子的扑腾声中安安稳稳地吃饭。鸽子在饭桌上扑腾来去,送信送报。他父母都在国内,又都是平凡人,他们学校管的不算严,带点高科技产物也没人在意,平时靠手机联系反倒要方便的多,所以行事作风跟其他的同学朋友一直不太一样。

 

他这头慢腾腾地抹着果酱,一叉子戳进火腿里,闷声不语,背也打得笔直,有条不紊,被人突然拍了一掌,餐具也不见有晃动的,只是眼神茫然了一下。

 

“周,一会儿我得先去看看玛丽,能不能第一节课帮我把书带过去一下——”

 

金发大个子凑过来小声念叨,乐得嘴角弯弯,眼睛里都放着光。

孟菲斯最近和隔壁班的女孩儿谈恋爱了,他作为室友,也没少被迫操心。大抵是西方人恋爱时都是热情火热的,最近孟菲斯逢人就搂搂抱抱自来熟,周泽楷跟他同住几年也适应的挺快,只是眼见一个去年还叫嚷着要靠魔法拯救世界的中二少年突然岁月静好,还是有些惊讶于爱情的魔力。

 

“——再不见她我就要死了,真无法想象之前我是怎么过来的。周,你就当救我一命,要是课开始了我还没到,就随便说几句。”

面前的人一把揽了过来,作要死不活状,年轻人手劲儿也没个度,拽着周泽楷就是一阵乱晃。

 

……不是也就隔了一个晚上没见么。周泽楷还没想明白,那边的人就干脆一本书丢了过来,说了句赶时间,人影立刻消失无踪。

 

周泽楷一句等等卡在嗓子眼,又低头一瞧旁边凳子上摆着的天文学课本,到底是眼神一敛,神色肃然着,施了个法把书本收进包里。

 

他原本是想提醒孟菲斯,天文学课今天来了新老师,再怎么都会点一次名的,可人跑的飞快,他也就只能把书收了,又从从容容地出了餐厅,绕回塔楼,在一圈又一圈的楼梯上慢慢地走。

 

学习天文学于魔法师而言,归根结底也就是占星这一个目的。占星这门学讲究的可实在太多,除了被记入史册上几位闻名的占星师,现今靠谱的占星师实在少的可怜,招摇撞骗的也不在少数,愿意相信这些的人也在逐渐减少,所以比起实战课或者魔药学,愿意在这门课上多花时间的学生实在不多——

毕竟就现下这样的情况来看,占星师出来,毕业也即失业了。

 

周泽楷算愿意学习的其中一个,他一向是班里的尖子生,从前是普通人的时候就是,现在也没什么不同,于他而言,也就是多了一门学科的区别。亚洲面孔在学校里实在太少,哪怕是在学校读到还差一年毕业了,他走到哪里,哪里也照样少不了目光。

 

天文学课和其他课不一样,要在学校最西边的塔楼上课。教室的天花板是天文学院的老师们花了心思布置出来的“星空”,依据着天文法典而建,至今已使用了几十年,是学校里出了名的风景传说地。

——能在塔楼教室里告白,就一定能成功。

这流言听着就有些不靠谱,可再不靠谱,也没少驱使着一个又一个勇敢的少男少女在宵禁后想尽办法闯进塔楼,哪怕是设了门禁咒,照样也有为爱天不怕地不怕的男孩女孩送上门。

 

当然,这些事跟周泽楷是没什么关系的。宵禁后,他更喜欢拿着书窝在床上慢慢地就着灯光翻看,或者是奋斗那一堆写不完的家庭作业,要他去做这些出格的事,机率极小。

 

天文学换了新老师,原先的老教授据说是身体不好,回家修养去了。这事儿院长早在一周之前就通知过,早被机灵的学生提上了日程,一个个都算准了第一节天文学课不能缺席。不过周泽楷估计孟菲斯也压根没记过这些消息,所以今天才跑的那么迅速,一副真爱至上的样子,全然忘了新老师来了,肯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点名。

 

塔楼的楼梯走了许久,还是只有他一个人的脚步声。鞋底和老旧的木头挤压出吱呀的声响,清早人本来少,像他这样习惯早到的人更少。台阶盘旋而上,绕着起起落落,等到了顶楼那扇木门前,周泽楷额前已经出了不少的汗。

 

他微微出了口气,缓了缓,才理了理袍子,轻轻推门走了进去。

 

有人说塔楼的星空,看多少次也会惊叹,也值得为了它忍连续两节让人昏昏欲睡的天文学课。

 

教室里自然没有一盏灯,灰暗的氛围下,仅靠头上那一片银河长带维持些许光亮。点点星光落下,地板缀上一层银白,他熟门熟路地摸到中间第二排坐下,可刚落座,立马就想起平日里跟自己形影不离的那位今天正面临逃课的风险,心里不禁犹豫了一下,人站起来就要往后面挪。

 

“……还有人到这么早?”

 

隐隐的吱呀声从门后传来,周泽楷身起到一半,就被后面的声音叫得僵住了,回头时只能看见黑暗里的一片侧影,长袍拖地,袖口坠着一圈银线,是学校里教授们惯常穿的。周泽楷只来得及瞥了一眼,看的分明,立刻明白过来。

 

这是新老师!

他下意识稳稳地坐了回去,端端正正的,坐了一两秒,才又嗖地站了起来。沉默寡言的性子到了这时候也得绞尽脑汁想怎么搭话,脑子转的飞速,结果等人走得近了,他要出口的一句话也始终没能说出来。

 

来人竟然是个年轻人,细瞧起来,模样跟学生甚至没什么两样,面露轻松,最关键的——是亚洲人面孔!眼角微微下垂,透着一点柔和,可周身气质却懒懒散散的,夹杂着一股自内而外的从容劲儿。

 

“八年级的学生?”

 

他这边坐着,教授站着。头顶上星河落下碎光,两个人都刚刚才看清彼此的样子。

这么骤然看见熟悉的相似面部轮廓,要反应过来还是要花点儿时间。过了一会儿,周泽楷点了点头,没出声,反倒是年轻的教授笑了,声音低低沉沉,哑哑的,震的人心颤。

 

“用功是好事,不用紧张。”

 

周泽楷也不知道忽然从哪儿来了点儿灵感,神色肃然,回他:“我没紧张。”

一字一顿,说的认认真真,偏生英俊的一张脸透不出一点儿波澜,稳重大方的,立刻就把来人逗笑了。

 

年轻的教授笑得不算温和,眉目里透着懒懒的意味,一伸手,手里的棍子一挥,头上的星幕就更亮了些。面前的人穿的看似学究做派,实际脚上却踏了一双近几年很是风靡了一阵的小皮靴子,踩在地面上的时候声音清脆,总跟平时听习惯了的老师走路声不太一样。

 

外面这时候才有了几声人声,有人陆陆续续推开了木门。周泽楷最后还是实现了预期的目标,又坐回了靠门的最后一排,在老师颇有些探究的目光中稳稳地翻着自己的书。

 

 

 

002

 

新来的叶教授真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反正就是——就是不一样!

 

叶修刚刚到学校没多久,还不知道自己的大名已经在学生中传了个遍。什么学校里第一个亚裔教授不说,还上课让他们不用带课本,从不讲历史,反倒喜欢聊些自己的经历,又说他带头违反校规,宵禁了还在外面游荡,压根不把巡逻的保卫巫师看在眼里,被天文学院的院长叫去谈了许久。

 

大概是传说流传的太多,想要一探究竟的勇士也不少,天文学课的出勤率比之以往,似乎要好了不少。

 

塔楼顶楼的教室没有灯,从前学生们记东西也是扎了堆地往“星空”下坐,运气不好的,就只能跟摸黑似的,一通乱写。以前老教授上课喜欢读课本,记性也不好,考虑的不够周全,当然顾及不到这些细节上,倒是叶教授一到,二话不说,先自己给教室里弄来了灯——

 

还不是普通的灯!是一盏一盏的萤火虫灯,装上去的时候也是魔法棒一挥,那些并排摆在地上的灯立刻就乖乖巧巧地飞到了对应的位置,又亮又好看,和教室的氛围也相衬极了。

 

“教授品味真好!”

 

孟菲斯看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从那以后,是见人就要唠叨几句。周泽楷在旁边听着,心里清楚的很。这家伙也不过是因为叶教授第一回点了你的名却没记下来,就觉得教授做什么都对。

 

他这边还在忙着翻看咒语课留下的作业,那头金发大个子说着说着,人又开始唉声叹气:“玛丽可喜欢那个灯了,让我也给她弄一盏,我可从哪儿给她弄……”

 

周泽楷又翻过一页,干脆回他:“买。”

 

“能买到当然好了,可叶教授又不肯透露哪里买的,说是秘密……”

 

孟菲斯说着说着,又开始为自己小女友的要求犯难。这边一起走着的瞧着他一副因爱无精打采的夸张模样,没忍住抿了抿嘴角。

 

魔法师的学校和他小时候读过的所有学校都不一样。

这里没有四季,如果可以,老师们就能让整个学校一直是宜人的春季,也是校长明确说过的——最适合学习的氛围。这些事一向是天文学院负责,周泽楷吃过晚饭,带着一打作业回了房间,做完就老老实实地爬了床,半夜睡到一半,只觉得浑身上下突然有些冷。

 

“周!下雪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学校下雪!”

他还没摸清楚原因,对床的人早就兴奋得跳了起来,把枕头往地上一扔,一个劲儿地往他这里喊。

 

周泽楷还睡意朦胧,被喊了也迷迷糊糊的,等窗户被孟菲斯那个傻小子全部大打开了,他才被一阵冷风彻底吹醒,立刻摸到衣柜边拿出了厚厚的袍子披上,穿好鞋往窗边走。

孟菲斯直接一脚爬上了桌子,掏出魔法棒,接了一手的雪,又立刻手忙脚乱地施了停止咒。一捧亮晶晶立刻就失去了化成水的可能,洁白地反射着屋里的烛光。

 

“你瞧!真的是雪,玛丽肯定很开心,她的家就在北方,还说等假期要跟我一起去……”

之前说的还挺正常,之后就又是恋爱中的少男,三句话离不开自己心爱的女孩儿,声音越说越小,后来就只剩下了傻乐。

 

周泽楷听的不太清楚,他上前关了一半的窗户,跟着坐在桌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外面一片苍茫,黑夜里,他能看见对面的楼也探出了不少的脑袋。学校里积起了一层厚厚的雪,时不时就有惊叹声顺着风的方向飘过来。今天没有星星,原本是阴沉的一天,只是现在有了一幕的雪,纷纷扬扬地飞着,像是什么生物的羽毛,很快就覆满了树顶。

 

周泽楷看了一会儿,入眼的白看久了,又觉得有些困,正想爬回温暖的被窝里,四下游离的眼睛却又忽然被西边的一道光吸引了过去。那是塔楼所在的方向。那束光很微弱,如果不是碰巧,指不定他也看不见,只是一闪,很快就失去了踪迹。

 

所有醒着的人都瞧着漫天的雪。周泽楷又想起入学手册上关于学校季节的那行字,心里念叨了几下天文学院,念着念着,不知怎么,就品出了不同的滋味。

总觉得又跟那位大名鼎鼎的年轻教授有关。

年轻人的直觉作祟,他想着最近的流言,瞎猜道。

 

003

 

天文学课总算自开学后第一次布置了作业。

 

叶教授总是随心所欲的,讲课也顺着自己,想到什么故事就能说上整节。下了课,大家都急匆匆往餐厅里赶,学校每年都要发的冬季长袍这时候总算有了用武之地,外面本来还有不少打雪仗的,只是前几天有些不安分的学生用魔法打出了些小问题,立刻就出了新的校规,被学校临时禁止了。

 

天寒地冻,塔楼外身也穿上了一层雪衣,周泽楷却没有急忙要走。

实战课的教授让他下午提前去帮忙布置教室,他琢磨了一下时间,干脆就留在塔楼教室里坐了会儿,打算先把不算太多的作业赶紧写完。

 

高年级的学生大都面临着几年后要离校的问题,就总有各科的老师惦记着要找人聊聊。他各科成绩优异,院长找他谈话时,似乎也有意想把他推荐到什么部门去。周泽楷闷声听了,还没给回复。实战课的教授老早就有意把他推荐到魔法执行部去,所以这回找他,估计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在。

 

“小周?”

 

教室和楼梯都空空荡荡的,这时候还能在这里叫他名字的老师,除了那位也没别人了。

周泽楷一顿,抬头间,果然看见穿着袍子的叶教授慢慢地走了过来,头上还顶了一顶厚厚的绒帽,走近了,立刻低头瞧了一眼他桌子上摆着的,摊开得整整齐齐的作业。

 

自从知道自己和他是来自东方同一块土地上的人,叶教授似乎就放弃了跟其他人一样喊他周,反倒是弄了个他从小就再熟悉不过的叫法。叫的时候声音低低的,胸腔里震出些许笑意。

 

叶教授一边套手套,一边吸气:“天可真冷。”

 

周泽楷抬头看了一眼,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作业,点了点头。

 

他才在这尴尬的沉默中写下了一个字,对面的人就有慢条斯理地发话。

 

“我的作业很多吗?”

“……不多。”周泽楷很坦率。

“想先做完。”

他这句话出口,叶教授倒是很赞许地点了点头。

 

几句话说完,之后好像又没话可说了。

 

班里的同学都说,叶教授真不像个教授,一点学究做派都没有,像个学生!周泽楷挺同意这一点,至少他就不敢在别的老师面前问出下面的话。

这个人是不是有什么让人有话直说的魔力。他下意识转了转笔,顶着叶修头上那顶绒绒的帽子,这款式在学生中正流行着。

 

“是叶教授,”外面天冷,周泽楷声音好像也透着冷意,“改的吗。”

 话没说清楚,听的人却懂了。

叶修一愣,心里有点讶异,讶异完了,立刻就大声笑了起来。

 

“哈哈哈,这都能猜中?你是第一个问我的学生。”笑的时候手套又被对面的人取了下来,丢到了桌上,露出好看修长的手指。

 

……毕竟会认认真真把入学手册熟读背诵下来的人也没几个,除了他是因为当时入学环境翻天覆地的变化而紧张的给自己找事做时干的。周泽楷想。

 

“是我没错。”叶修笑的时候也不显老师学究的架子,下垂的眼角弯弯的,十分的开朗。

 

周泽楷顿时就有些说不出话了。他立刻想到刚刚这教授还缩着脖子搓着手说天气冷,更有些哑然。

 

“再不换个天气,我怕你们都快忘了外面的冬天是怎么过的了。”

叶教授说的大大方方,很一副为了学生好的说辞。

 

是你自己觉得挺有趣吧。周泽楷心里还没想完,就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人把帽子摘下来往他头上一丢,头上那片星海和一个人立刻就在眼前消失了,只留下眼前一片朦朦胧胧的黑。他被这门一弄也不慌,伸手有条不紊地把帽子推上去,教授却已经走到了门边,只回头留下一个咧嘴的笑。

 

“送你了,聪明的小孩儿。”

 

004

 

天文学课说到底,还是要回归到占星上的。从前带他们的那个老教授据说年轻时也没少占出过正确的预言,可后来年纪大了,东西记不清,能力也比不上年轻的时候。

 

“叶教授您做过正确的预言吗!”

 

都还是小孩儿,好奇心上来了,问出冒犯的话也没没个度的。

周泽楷正翻着笔记本的手一顿,不仅仅是他,周围人都屏住了呼吸,安静乖巧的不行——问一个教授这种问题,说不准就是全班受罚!

 

叶修在台上站着,棍子才抬到一半,听见这话,竟然也没多诧异,不仅没有发作,反倒一挑眉,自信道:“那当然。”

 

想了想,又朝台下的学生们眨眨眼,接了一句:“就没有错过。”

 

“哇!”

“教授这么厉害呀……”

“吹牛吹的吧——这么厉害,那不得早就见报了。”

台下立刻开始小声议论起来,各种说法都有,周泽楷听着本来没什么想法,却发现台上的人的目光往他这里来了一下,两边目光一对上,也没有被发现的不适,还乐呵呵地笑了笑。

 

这个问题问出去,问出的后果就造成很多事情了。

 

偷偷摸摸找上门要叶修占卜的小孩儿自然不少,甚至还有些人抱着笔记本和相机上去采访,说是要为叶老师的占卜在学校的报纸专门划出一个板块。

 

“叶教授为我占卜了,说是我这次恋爱能谈到结婚!”

 

这不,孟菲斯偷偷摸摸在门禁前溜回来,一进屋子,第一句话就是拽着周泽楷兴奋地喊。

 

“他本来还不愿意为我看看的,后来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让他答应了。”

 

孟菲斯乐呵呵的,脸都笑红了,非揽着周泽楷坐下来聊天谈心:“教授人真好,开始不答应,一听说是恋爱方面的事,才说为了我的幸福愿意试试。”

 

“……”周泽楷还晕乎着,一听这话,立刻眼光就朝枕头边摆着的那顶帽子瞥了过去。

……这话说不定他跟无数个学生都说过了。他瞧着孟菲斯飞舞的金发,一句话也没说,只安安静静地听着。

 

叶教授的占星术成了一个公开的秘密。而秘密之所以是秘密,是试过了的都不再愿意多说,所以也就有些含糊不清起来。

 

这么过了几个月,冬天的日子大家开始还兴奋,后来也就开始有了抱怨。说是太冷了,都没办法在外面多呆久玩,可无论怎么抗议吧,学校给出的回应都是这正是学校希望大家锻炼自己的意志和品格,再过一段时间会改回去的。

说的多好听。

周泽楷对此没什么反应,他的作息一向规律,除了需要出门的时候多穿些衣服外,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倒是叶教授顺嘴问过几次为什么不戴帽子,问的多了,他也跟着养成了戴帽子的习惯。比不戴是要暖和一些。

冬天能把人闷坏。这句话不假,大家迫于天气规规矩矩了一段时间,就又开始有人要往学校周围的湖泊森林去。去的后果就是勇士进了医务室,还胡说八道的,说是学校附近有怪物,跟人差不多,用不着念咒语就能施法伤人,比学校里圈养的那些魔兽还可怕。

 

“你信吗?”

 

早餐的时候,鸽子翅膀扑腾来去。周泽楷在一阵吵嚷声中,朝对面的孟菲斯摇了摇头。

 

这就跟塔楼教室的传言一样,不靠谱。

 

005

 

桌子上摆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一张桌子,一边一个长袍拖着,一个轻轻松松,一个就不那么自在了。

叶修当然是那个轻松的。他在外面忙活了一夜,冻的手通红,这个时候看见热气了,只想往前面凑,一边哈气一边开口:“谢谢谢谢。”

结果手还没有伸过去,杯子就被对面的人一个术法,直接饶过他的头,飞到了后面。

 

“……事情都办完了,你什么时候走?”

校长拧着眉毛,一手端着杯子,空着的手摸了摸自己发白的胡子。

 

叶修立刻就不肯了,眼睛里写满了震惊:“连杯茶都不给我?我可忙活了几个月。”

 

他是带着任务进了天文学院的。

近几个月来,学校附近有稀有魔兽的出没,还有些可疑的人转悠,他追着已经跟了几个月的黑魔法师跟了过来,等进校许可就花了两个星期。学校变了天气,实则是为了拦住学生外出。

 

叶修抿抿嘴:“我可没做什么对不起学校的事情,今天人也都抓住了,过几天就回去。”

 

校长冷哼了一声:“赶紧走,你再呆下去,一帮小孩儿还不跟着你闹。”

 

说完,那个茶杯就对着叶修的鼻子撞了过来,他心中暗自咒骂一句,当即蹲下来一个闪身,掏出魔法棒稳稳当当地接了下来。

 

“您说的不对,我又没教坏他们,”叶修嘶了一声,美美地喝了口茶,暖意跟着延伸到四肢,让他舒服的直感叹,自己又找了张躺椅坐了下来,“再说,我读书时,占星课确实学的很好,不是还差点跟着您进了理论部嘛。”

校长看他这副懒样,也不多说了,只鼻子哼了一声,往自己的座位走。

 

他当时确实说过这些话,可叶修过了这么多年,其他的变了不少,唯独性格越变越不讨人喜欢,有时候吧,还能一句话让你气的发蒙。可没办法,对面大大咧咧歪着的人就是他教书这些年带出来的最优秀的学生之一,让人想教训几句吧,又舍不得。

 

这次安排叶修以老师的身份进入学校,他原先是不肯同意的,就是因为知道这人绝对不是什么安安分分的人,可执行部那边执意说这么低调安全,也只能咬着牙同意了。

 

“那又怎么样,你进了执行部,那帮老头子能放你有空继续研究天文?”

校长一贯和那帮喜欢打架的人不对盘,哪怕这时候提起来,也是有些不屑的。

叶修杯子一拍,瞅着校长花白的头发,笑了:“教授,这您可说错了,我一直没忘记您教的东西,常常偷偷练着呢。”

 

“练?给谁占星?”校长又哼了一声。

 

叶修又很坦然了,耸肩笑道:“我自己啊。”

 

006

 

塔楼的星幕变暗了些。

叶教授来的匆匆,走的时候也匆匆忙忙。老教授病好了要回来了,叶教授据说又有什么新的安排,要离开学校一段时间。

 

“我的天,叶教授要走,这事儿让大家知道了……”

孟菲斯抓狂地挠着头发,跟个鹦鹉似的不断地重复念叨。

这小子刚刚去教师办公室交了作业,回来就成了这个样子。周泽楷本来开始还没觉得有什么,听见这话心里一动,抬头的时候,瞧见孟菲斯那样子,更沉了几分。

 

“真的?”

 

“千真万确!”

 

孟菲斯嚷道:“我刚从帕克教授那里偷听——啊不是,我就站在门外,无意中听见的。”

 

周泽楷听完,最终还是一句话没说,又低头看起了自己的书。外面的雪似乎下的小了点儿,连风吹的树冠动静都变小了些。

 

孟菲斯在对面的床上滚来滚去地哀嚎着,他这头看似没有动静,书却许久没有再翻过一页。

这时候忽然有一阵风掠过,撞的老旧的窗户砰的一声作响。

周泽楷被惊的心狂跳一阵,没忍住拍胸口时,忽然想起了外面的雪就是那个人笑意盈盈地承认自己做的好事。

 

真是要走也不安稳。

 

007

 

叶修要走的消息很快就在学校里传了开。

 

这还是他自己在课上大大咧咧地说的,一点没有遮掩的意思,还甚至很大方地说大家有什么问题以前想问不敢问的问题,都可以课后来问。

 

“叶教授真的是单身!”

“叶教授读书的时候也被罚站过!”

“……”

 

学生们哭过了,难过过了,接着在学校里流传开的,就是各种各样的关于叶修这个人本身的消息。

 

最后一节天文学课的作业,周泽楷也难得没有回自己的房间再做。他看着墙上的萤火虫灯发了会儿呆,手上的笔写了几个字,陷入了沉思。他一沉思,整个世界就成了一个人的。结果还是叶修把他喊得惊醒过来,临到傍晚,外面又难得没有飘雪,余辉和天鹅绒似的夜幕交接,隐约能看到几颗星星。

 

“小周还不回去,舍不得教授?”

 

叶修挺自在,问话也不拐弯抹角,压根没觉得自己问的有什么不对:“其他人都问了问题,你怎么没来?”

 

周泽楷背打的笔直。叶修站在窗户那边,从他背后看去,就能看见天边的星星。

 

“没有……”意思是没有问题。周泽楷也是有话直说。

 

面前英俊的年轻人眉目里似乎都写着沉默寡言四个字,成熟稳重又挺倔。

叶修立刻笑了,叹了口气:“那你有什么要占卜的吗?他们也都问了。”

 

周泽楷想,我不信这些。

可他最后沉吟了一会儿,终于问:“你真的给他们都占卜了?”

 

叶修抿抿嘴,一手撑了桌子,挑眉道:“你猜?”

 

“没有。”周泽楷斩钉截铁地回。

 

叶修又笑:“小周,把手伸出来。”

 

周泽楷这段时间在为毕业后的选择发恼,这事儿他听实战课的帕克教授提过一句,又听说这学生执行部一定要抢到手,平时也对实战课很有兴趣,忽然就灵机一动。

 

周泽楷先是一愣,随后没有半点犹豫,把手伸了过去。

 

叶修握住手,慢慢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像一个循循善诱的长者。

手是冰冷的。这是周泽楷的第一反应,他自己一直在教室里坐着,手心滚烫火热,刚一接触到冰的,立刻头皮发麻。

教授的手长的十分好看,修长分明,捏着魔法棒时尤其好看。

 

叶修闭上了眼,嘴角带上了一丝笑:“我看见了——”

 

“我们会再见面的。”

塔楼的天花板是一片星空,是老师们用魔法做的,也有人很诗意且不靠谱地说,是晚星落下的碎屑,被人用魔法粘上去的。

 

而学校里有个传说,在这里告白,一定会成功。

周泽楷不相信。

 

008

 

“……所以你们就在执行部再见了?”

兰斯抱头哀嚎:“我们执行部的最佳搭档竟然是这么来的,叶,你可真是骗人的好手。”

 

面对小新人,叶修从不吝啬自己的安慰。他伸手拍了拍:“和别的部门抢人也是一门学问,你呆久了就知道了。”

 

“叶,你真的会占星?”兰斯勇敢地接受了现实,立刻又有了新的问题。

 

“他不会。”

 

叶修一句当然还没出口,脖子就忽然被一只手臂勾住了。叶修整个人一愣,回头一看,英俊的青年西装革履,头发乱的如同一个鸡窝,硬生生透出一点颓废美。

 

兰斯下意识喊了一声:“周!”

 

周泽楷点点头,目光又灼灼地烧了回来。

 

叶修这才调整好情绪,干干地笑了一下:“小周,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周泽楷点点头,冷着脸没说话。兰斯见情况反应很快,作为刚进部门的小新人,立刻就抓着自己的魔法棒溜了出去。

 

等最后一个人也离开了,周泽楷这下也不遮掩,直接用回母语开口。

“怎么说?”

 

他们两个人出去执行任务,寻找失踪的魔法学校学生,结果他被叶修安排去“色诱”黑魔法师也就算了,这个人竟然还中途跑了,直接一个招呼不打,硬闯进去把人给救了出来。

 

叶修额头一跳:“不怎么说……”

说到最后一个字,还是难得的心虚了。

 

你想过自己的安全吗?想过一个人有多危险吗?

这些话在周泽楷心里滚了几圈,最终还是一句话没说出来,直接站起了身,把头朝叶修肩膀靠了过去。

 

“……别再这样了。”不是千言万语。

年轻人的气息发烫,搔的耳朵发痒。明明两个人没有拥抱,只是互相依靠着,却烧的叶修心都跟着震了起来,随着心跳静静地蔓延到了每一寸皮肤。

落日的余辉透过窗户,悄悄地溜了进来,藏在两人之间。

 

009

 

凯特很烦躁。

她作为执行部为数不多的女部员,有的时候看事情,要透彻的多。可周围的人大多都是不那么敏感的直男,要想把事情说开了,也没地方。比如

 

——周和叶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在一起?

 

被分到一组执行任务,凯特坐在火车上瞧着对面互相依偎着打瞌睡的两位东方魔法师,终于没忍住叹了口气。个子高一点的先醒了过来,凯特浑身一顿,正要转开目光,却看见对方只是抿嘴笑了笑,一边伸手揽过人调整了一下姿势,一边朝她比了个小声的手势。

 

……果然还是很烦。

单身的凯特决定假装看风景。

 

010

 

叶修其实真的会占星,只是成功的次数不多,平时也只是瞎玩玩罢了。

 

最近成功的一次是在几年前潜入学校做老师之前,瞎占卜自己伴侣的时候,占出来是个不久的将来会遇见的男人。

可他不相信。

 

 

011

 

偷偷告诉你吧,塔楼的幕布真的是晚星落下的碎屑,碎屑画出小银河里,藏着能实现愿望的造梦汤。

 完

 

^O^写这个真的很扯淡的故事的时候一直在听古川p的coma white,推荐~

评论(38)
热度(1094)

© 割肉寻欢 | Powered by LOFTER